失落的缴款【06】 · 匍匐,碎屑与放手一搏

1922年10月27日, 下城南区,科曾街22号
20:23:23 <守秘人> 你们循着指示,来到了杰克居住的公寓,以此了结你们所欠下的人情
20:24:13 <守秘人> 可你们出师不利,刚进入侧门时,便遭遇了公寓管理员的恐怖袭击,并在恍惚间,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幻觉
20:24:46 <守秘人> 你们没时间担忧自己的精神状况,毕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锤子的人情或许比这些神神叨叨的玩意更加骇人
20:25:34 <守秘人> 现在,希尔站在唯一一扇没有打开的门前,而那扇门,现在自己打开了
20:26:25 <莉莉莉娅希尔> “邪门”莉莉莉娅后退两步,左右移动,窥伺着门内的情况
20:26:34 <亚当·阿德米林德> “卧室里只有像是壁画一样的怪东西,你们发现了什么吗”亚当从卧室出来问希尔和肯
20:27:00 <守秘人> 门内的色调一片暗红,侧耳倾听,希尔仿佛听到了水滴的声音
20:27:01 <肯·特纳> “……?”肯指指桌上的驾照
20:27:10 <伊古拉·博金> 跟在亚当后面四处瞎瞅
20:27:21 <莉莉莉娅希尔> “这门,刚才,就和那什么一样,突然就打开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不是我用钥匙打开的”
20:28:00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也是肯?那刚才那个女人喊的应该就是他了”
20:28:27 <肯·特纳> “嗯哼……”肯对于自己与一具恶心的尸体同名有些不乐意
20:28:28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去看看希尔那边的门
20:28:45 <伊古拉·博金> “开了?那进去看看?”
20:29:02 <莉莉莉娅希尔> “她为什么喊着一个尸体的名字来袭击你?”
20:29:06 <守秘人> 亚当来到了门前,你没有感受到希尔所说的诡异,你只看到了手把上的血手印和微微张开的小小缝隙
20:29:47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透过缝隙看看门后的情况
20:30:17 <伊古拉·博金> 同样看向那扇门,用手指蹭蹭血手印看看是湿的还是干的
20:30:43 <守秘人> 亚当和希尔一样探头望去,你的视线范围内只有红色
20:30:52 <莉莉莉娅希尔> “事已至此”莉莉莉娅直接推开门
20:30:55 <守秘人> 博金用手蹭了蹭手印,什么都没有蹭掉
20:31:14 <守秘人> 推开门后,希尔注意到,这件房间的地面空无一物,暗红色的光线布满整个房间
20:31:30 <守秘人> 打开门的正对面,是一扇红色的实木门。除此以外,“嘀嗒”的落水声不断地回响在你们的耳边。
20:31:39 <肯·特纳> “鬼知道她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肯点亮打火机,在后面探头探脑
20:31:59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只带了打火机,咱们还有别的照明设备吗”
20:32:02 <守秘人> 肯左顾右盼,没有注意到什么值得留意的东西
20:32:07 <守秘人> 接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猛然一抬头,然后,他就理解了这一切
20:32:13 <守秘人> 这间房间是上下颠倒的。一个倒着的台灯紧紧粘在“天花板”上,顶端向下指着“地板”
20:32:17 <莉莉莉娅希尔> 打开门之后就一条走廊,这边是我们,对面是门?
20:32:33 <守秘人> 在台灯上方的是坐在扶手椅上的一名男子,他稳稳地坐在他的椅子上,但好像与这房间颠倒的重力对抗似得,一股鲜血从男人的喉咙里向下滴落到你们面前,看起来,那喉咙被利器完全切开了
20:33:37 <肯·特纳> “这地方怎么回事???”肯战术后仰
20:33:50 <肯·特纳> 那个男人眼熟吗
20:33:55 <伊古拉·博金> “在这鬼地方还是谨慎一点..”博金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面前的男人打断了
20:34:43 <亚当·阿德米林德> “见鬼,这都是什么事”
20:35:23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打量一下她的衣服,以及其他的柔性物品,这个人究竟是被颠倒着绑在哪里的还是真的是违反了重力“坐”在那里
20:35:56 <守秘人> 答案是后者,或者说,布置现场的人丧心病狂到用胶水一类的东西粘好了一切
20:36:44 <守秘人> 肯在脑海里拼命回忆那个男人的有关信息,但你完全想不起来他是谁
20:36:55 <肯·特纳> “真他妈恶心!”肯骂骂咧咧地走进房间,去开对面的门
20:37:05 <莉莉莉娅希尔> “恶..看上去是一个什么变态的杰作..把他拆下来确认一下身份,万一他就是杰克呢”莉莉莉娅蹦跶了两下,试图去触碰那个人
20:37:30 <伊古拉·博金> “也许是本来住在这里的人”
20:37:46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来帮忙吧”亚当把餐厅的椅子拉来垫脚,试试把人拉下来
20:37:52 <守秘人> 那个男人所在的位置非常的高,希尔怎么蹦跳也够不到那个倒霉蛋
20:38:14 <守秘人> 但亚当拖来了一个椅子,进行了垫脚,希尔勉强够到了那个男人
20:38:36 <守秘人> 当希尔触碰到那个男人的一瞬,他就好像是解除了禁锢一般,直直地砸在了希尔身上
20:38:59 <伊古拉·博金> “小心点呃,看来不用小心了”
20:39:07 <守秘人> 而在另一边,肯试图推门,但门似乎异常沉重
20:39:13 <莉莉莉娅希尔> “说实话,我不信一个穿着白西装的人愿意来这种地方和一个贼友好交流,要么是他骗了我们,要么是杰克骗了他,不然就是..噫呀啊!”
20:39:35 <亚当·阿德米林德> 总之先翻找一下这个人的身上,看看有没有和他身份有关的东西
20:40:15 <伊古拉·博金> 见两位忙于尸体,博金转头去帮肯推门
20:40:20 <守秘人> 亚当收获了一个钱包,打开一看,男人的名字叫做维克托,是一名医生,其他的证件似乎也在表明他应该是个三好市民
20:40:43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人好像是个医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20:41:17 <守秘人> 见肯有些吃力,博金走了过来,试图帮忙
20:41:30 <莉莉莉娅希尔> “是个倒霉蛋”看着自己一身的血迹,觉得自己不太好招摇过市了“我也是”
20:41:48 <守秘人> 众人拾柴火焰高,你们两人一起发力,终究将门推开了
20:41:57 <守秘人> 打开门,在门的那一边只有漆黑一片。不管是地板、天花板、墙以及里面的内容物,你们都无法看清
20:42:05 <守秘人> 奇怪的笛声从房间正下方不断传来,但肯和博金感到莫名的熟悉
20:42:13 <守秘人> 负责推门的你两一个踉跄,似乎就要跌入这无边的黑暗
20:42:22 <肯·特纳> “靠,这公寓楼怎么回事?”
20:42:52 <伊古拉·博金> .ra敏捷
20:42:52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们都是倒霉蛋,这件事太邪门了”
20:42:52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敏捷检定结果是!D100=80/70 诶嘿,失败了!
20:42:57 <肯·特纳> .ra敏捷
20:42:58 <SCP-682> 特纳的敏捷检定结果是!D100=41/45 噢吼,居然成功了!
20:44:06 <守秘人> 肯并没有更进一步,他重心下沉,深吸一口气,在门口将将停住脚步
20:44:15 <亚当·阿德米林德> “你们那没事吧”亚当看向博金和肯那边
20:44:16 <守秘人> 不幸的是,博金并没有稳住自己的身形,伴随着笛声变得欢快又病态,队友眼中的博金几乎在一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20:44:29 <守秘人> 亚当刚好目击到博金消失前那无助的身影
20:44:58 <亚当·阿德米林德> “草,这是什么情况”
20:45:08 <肯·特纳> “???”肯为什么觉得笛声熟悉?
20:45:14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搓起打火机照照这个房间
20:45:24 <莉莉莉娅希尔> “什么什么情况?”莉莉莉娅不明所以
20:45:32 <守秘人> 肯不知道,肯说不上来,但这种感觉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20:45:47 <守秘人> 亚当将打火机伸进房间,但光芒仿佛被吞噬了一样
20:46:55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个房间是怎么回事”亚当收起打火机,蹲下摸摸里面房间的地板,看看能不能摸到博金
20:47:27 <守秘人> 亚当伸手摸去,但房间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地板的概念,那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一般
20:47:29 <莉莉莉娅希尔> “嗯?伊古拉呢?”莉莉莉娅后知后觉
20:47:53 <守秘人> 随着你手的深入,你感到一股恶寒,笛声再度响起,门内的黑暗似乎要喷涌而出
20:48:44 <莉莉莉娅希尔> “这又是什么东西”莉莉莉娅也凑过去扶着门框看看里面
20:48:44 <亚当·阿德米林德> “小心点,这个房间不知道有多深”
20:48:50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没摸到地板”
20:49:11 <守秘人> 你们三人都站在了门边,不紧不慢地商量着对策
20:49:42 <守秘人> 你们视线所及只有无尽的黑暗,接着,随着一声亢奋的高音,黑暗吞噬了你们三人
20:50:15 <守秘人> 博金在黑暗中下落、下落、下落
20:50:21 <守秘人> 时间在此时丧失了意义,因为博金无法通过周围完全的漆黑来辨别自己的状态
20:50:57 <守秘人> 博金看见了自己的母亲
20:51:06 <守秘人> 博金看到了那个该死的嫖客父亲
20:51:23 <守秘人> 博金看到了收留你的老鸨
20:51:40 <守秘人> 博金还看见了锤子那张该死的脸
20:52:05 <守秘人> 然后,那些东西都消失了
20:52:12 <守秘人> 不知何时,博金已经坐在了两扇漆黑的木门前,而周围的笛声也早已停止
20:53:04 <守秘人> 博金sc 1d6/1d10
20:54:02 <伊古拉·博金> .sc1d6/1d10
20:54:03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San Check:
20:54:03 <SCP-682> 1D100=38/45 成功
20:54:03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San值减少1D6=1点,当前剩余44点
20:55:35 <守秘人> 博金的脑海中回响着许多声音,但你在仓促中觅得了一处遮蔽,你的心神没有到过大的冲击
20:56:29 <守秘人> 而在另一边,被黑暗吞噬的三人,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哒”,光明重新回到了你们身边
20:56:44 <守秘人> 你们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正常的公寓套间的阁楼中,而亚当发现,这正是自己在阿卡姆的家
20:57:02 <守秘人> 但紧接着,你们听到一阵响亮的吮吸和吧唧声,这声音从一楼的主客厅的旁边一个房间里传来,如果亚当没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是自己的卧室。
20:57:37 <亚当·阿德米林德> “草,怎么回家来了”
20:58:03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眨眨眼,没说话,她脑海中的疑惑太多了,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20:58:04 <亚当·阿德米林德> “你们还好吧”问问肯和希尔
20:58:50 <肯·特纳> “我,不好。”
20:59:06 <肯·特纳> 肯懵得不行:“这是哪???”
20:59:26 <亚当·阿德米林德> “如果我没看错,这里应该是我家”
20:59:48 <亚当·阿德米林德> “然后我的卧室里正在发出声音”
21:00:05 <莉莉莉娅希尔> “你的卧室里有什么?一群妓女和嫖客么?”
21:00:35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也在想现在是什么在里面”
21:01:00 <肯·特纳> “靠,管他呢!”肯掏出撬棍握在手里
21:01:37 <亚当·阿德米林德> “那走,看看去”
21:01:48 <肯·特纳> 肯去开门
21:01:51 <莉莉莉娅希尔> “肯手枪能借我再用一阵吗,你似乎不太喜欢用那玩意”
21:02:10 <肯·特纳> “喔,好啊。”肯把左轮递给希尔
21:02:22 <守秘人> 你们来到了亚当的卧室门前,你们听见声音变得愈来愈大,“砰!砰!砰”,那就像某种巨大的东西撞击在墙面上一般
21:02:32 <守秘人> 当肯推门进入后,碰撞声便戛然而止,但作为代替传来的,是一阵阵难闻的腐烂恶臭味
21:02:46 <亚当·阿德米林德> .ra体质
21:02:47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体质检定结果是!D100=88/55 诶嘿,失败了!
21:02:49 <莉莉莉娅希尔> .ra con
21:02:51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con检定结果是!D100=44/65 噢吼,居然成功了!
21:03:08 <肯·特纳> .ra con
21:03:09 <SCP-682> 特纳的con检定结果是!D100=96/80 诶嘿,失败了!
21:03:23 <守秘人> 希尔拼了命地克制住了自己呕吐的欲望,而肯和亚当则没那么好运,接二连三的诡异事件让你们难以忍受,开始拼了命地呕吐
21:03:46 <守秘人> 卧室里的痕迹,看上去就好像某人用锤子或者棒球棒敲打了墙面一般,整个房间的水泥墙上满是裂缝以及破洞
21:03:50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什么味儿,我房间都要腌入味了,yue
21:04:14 <肯·特纳> “呕!!!!”肯捞起衣襟擦擦嘴,“操!”
21:04:42 <莉莉莉娅希尔> “呕我的肚子里已经没东西了,饶了我吧”莉莉莉娅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但又不得不用自己的嘴呼吸,她的鼻子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21:05:33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也没得罪谁啊,怎么把我房间砸成这样”
21:06:38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拿枪壮胆,捂着鼻子走进房间,打量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
21:06:56 <肯·特纳> “什么东西味道这么恶心!!”肯后退两步,不想再靠近房间
21:07:34 <守秘人> 希尔独自走进房间,你无法想象是什么东西在屋内肆虐才会造成这样的破坏
21:07:43 <守秘人> 而且有些痕迹……就好像……
21:07:51 <守秘人> 是从墙外砸来
21:08:10 <守秘人> 一瞬间,希尔的猜想得到了印证
21:08:17 <守秘人> 离你最近的墙发出一声爆鸣,接着,水泥飞散,墙上出现了一个头一般大小的巨大凹痕
21:08:18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走进门透过破洞看看外面
21:08:49 <守秘人> 吮吸和吧唧声又重新回来了,并且就好像那里存在着某种东西正要试图摧毁公寓的墙壁一般
21:08:53 <守秘人> 石膏、装饰以及家具都在那个东西的击打下碎裂开来,碎片在房间内肆虐,锋利又危险
21:09:09 <莉莉莉娅希尔> “操!操操操操操,基督耶稣神圣的屎”莉莉莉娅赶紧退出这个房间
21:09:16 <守秘人> 亚当不管不顾,探头望向破洞
21:09:28 <守秘人> 你听见那吮吸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大。然后,墙壁彻底破裂了,凶手也显出了他的样貌。
21:09:42 <守秘人> 那是一团物质,灰色和黑色构成了他的主色,球状的身躯的外围延展出了许多粗壮的触手
21:10:17 <守秘人> 但比起那团物质本身,物质半透明的身躯后的背景更令你们感到畏惧——那是银河,无知如亚当也知道,那正是遥远的星河才会有的模样
21:10:25 <守秘人> 亚当sc1/1d4
21:10:41 <亚当·阿德米林德> .sc1/1d4
21:10:41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San Check:
21:10:41 <SCP-682> 1D100=46/60 成功
21:10:41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21:11:07 <守秘人> 亚当的精神因为呕吐尚不清醒,那是你的最后一道防护
21:11:25 <守秘人> 现在,这团物质朝你们匍匐而来
21:12:23 <亚当·阿德米林德> “焯,博金做的饭来袭击我们了,我就知道那个蜘蛛不是好东西”
21:13:18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从房间里迅速跑出来
21:13:36 <莉莉莉娅希尔> “他难道把城东菜市场的蔬菜全糟蹋了么?”先不管亚当说的话的合理性,莉莉莉娅只是想吐槽一下,她举起手枪向那团东西开一枪
21:13:49 <肯·特纳> “我靠!这么恶心!”肯想逃,看看有没有出路
21:14:10 <亚当·阿德米林德> .rp
21:14:11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掷出了…… P=12[惩罚骰:6]=62!
21:15:34 <守秘人> 亚当于碎屑的风暴中飞奔逃离,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灵活过,转瞬间,他就出现在了卧室门外
21:16:14 <守秘人> 希尔扣下扳机,一发子弹“命中”了那团物质,但它的表面只是泛起水波一样的涟漪,匍匐速度丝毫不减
21:16:48 <守秘人> 肯在慌忙中左顾右盼,你们是在一楼的卧室……一楼最大的出路……就是大门!
21:16:51 <莉莉莉娅希尔> “这玩意油盐不进啊!”莉莉莉娅回头寻找有没有能跑路的地方
21:16:56 <肯·特纳> “跑啊!!”
21:17:18 <亚当·阿德米林德> “别管它了,食物能怎么杀死,难道吃掉它吗,快跑吧”
21:17:42 <莉莉莉娅希尔> 幸亏穿的是平底鞋,莉莉莉娅拔腿就跑,跟在肯后面
21:18:40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一边跑一边想着下次一定不让博金做饭了
21:19:10 <守秘人> 你们逃命似的奔向了大门,怪物挥舞他的身体,朝你们击出墙壁剥离产生的碎片
21:19:15 <莉莉莉娅希尔> “我家厨房不会也有这玩意吧”且不论亚当说的话的合理性,莉莉莉娅只是想吐槽
21:19:21 <肯·特纳> .ra闪避
21:19:22 <SCP-682> 特纳的闪避检定结果是!D100=50/22 诶嘿,失败了!
21:19:26 <莉莉莉娅希尔> .ra闪避
21:19:27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闪避检定结果是!D100=75/25 诶嘿,失败了!
21:19:47 <亚当·阿德米林德> .rap闪避
21:19:48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闪避检定结果是!P=99[惩罚骰:5]=99/32 诶嘿…大失败,这可是你自己骰的,跟本大爷没有关系!
21:19:48 <SCP-682> 682与KP勾肩搭背,愉悦地晃着尾巴
21:20:03 <守秘人> .r 2#d4
21:20:04 <SCP-682> 守秘人掷骰2次: D4=1, 1
21:20:19 <守秘人> .r 2d4
21:20:20 <SCP-682> 守秘人掷出了…… 2D4=4+1=5!
21:20:48 <守秘人> 你们三人只顾亡命飞奔,没有精力去躲避背后袭来的攻击
21:21:27 <肯·特纳> (好乐)
21:21:32 <守秘人> 肯的小腿和希尔的胳膊传来一阵灼烧,想必是挂了点彩
21:22:10 <守秘人> 而亚当的后背则是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有人用闷棍给你一击重击,你一个踉跄,但好在没有跌倒在地
21:22:21 <守秘人> 肯和希尔失去1HP,亚当失去5HP
21:22:31 <肯·特纳> “好烫的汤!!”
21:22:34 <亚当·阿德米林德> “焯”
21:23:07 <守秘人> 亚当着冲击的余威,推开了大门,在你们推开门的时候,房间四周的墙壁开始扭曲,熟悉的笛声响起,然后墙壁冲着你们坍塌
21:23:30 <守秘人> 你们护头躲避,但你们并没有感受到被砸中的感觉,接着,你们睁眼的时候,面前是两扇黑漆漆的大门,和一个坐在地上沉默的背影,那正是不久前坠落的博金
21:23:53 <亚当·阿德米林德> “博金?”
21:24:37 <莉莉莉娅希尔> “嘶”莉莉莉娅看看自己的胳膊
21:25:28 <伊古拉·博金> “啊?嗯我在妈妈”博金还沉浸在幻象中
21:25:30 <守秘人> 希尔的胳膊上面有一个骇人的伤口,鲜血从中渗出
21:27:37 <守秘人> 肯感到鞋子被浸湿,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边已有不少鲜红的液体
21:28:07 <肯·特纳> “别婆婆妈妈了,这地方不对劲。”肯友好地给博金屁股一脚,然后盯着自己渗血的脚瞳孔地震,“啊啊啊啊啊!!!”
21:28:29 <守秘人> 亚当于恐惧中回过神来,后背的剧痛让你直接跪倒在地,难受不堪
21:30:06 <亚当·阿德米林德> “嘶,刚才那下来真的啊”亚当扶着自己的腰
21:30:33 <肯·特纳> “快走快走,这地方邪门。”肯快步去开门
21:30:54 <肯·特纳> 男左女右,肯开左边的
21:30:55 <伊古拉·博金> 被踹了一脚向前扑倒“我靠”
21:31:03 <莉莉莉娅希尔> “实在是离谱,赶快从这个鬼地方离开,你这个懒屁股”莉莉莉娅看看四周“这俩门是啥”
21:31:23 <守秘人> 当肯接近这两扇门时,左边的门显露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它似乎就是你们恐惧感的来源
21:31:26 <守秘人> 而右边的门则显得稀松平常,而且没有上锁,上面挂着一个歪斜的门牌——杰克,非礼勿扰
21:31:33 <守秘人> 当肯触摸左边那扇门的时候,一阵突然的震耳欲聋的笛声从门内爆发出来
21:31:51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边写着杰克”
21:32:10 <肯·特纳> “……喔?”肯眨眨眼,转而去开杰克的门
21:32:11 <伊古拉·博金> 回头看是谁踢的,却发现队友“你们怎么在这?你们不会也下来了吧,卧槽”
21:32:15 <莉莉莉娅希尔> “我看见了,杰克,那个家伙看来不是什么一般人”莉莉莉娅不顾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往那个门走去
21:32:38 <守秘人> 你们打开了右边的门,满是灰尘和灼烧气息的空气冲向你们的鼻子,但索性,你们没有看到什么比前几个房间更恐怖的东西
21:32:46 <守秘人> 这个房间的墙壁倾斜向奇怪的角度,天花板也歪斜过来到其中一边离地只有一米高。在木制的地板上你们看见一滩人形轮廓的灰烬,就好像是被烧成了灰一般。
21:33:16 <守秘人> 在一面墙上,你们看到有另一个人形的灰烬。在你们面前的走廊里有两扇门,其中一扇通向左侧,而另一扇在这间房间的远端
21:33:18 <伊古拉·博金> 博金一时处理不了目前的情况,但本能还是让他跟上了他的队友们,同时扯自己一把,看看疼不疼
21:33:55 <莉莉莉娅希尔> .ra聆听
21:33:56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聆听检定结果是!D100=46/20 诶嘿,失败了!
21:34:02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也不知道,刚才突然回到我家,然后我们被,嗯,一个怪物袭击了”
21:34:16 <守秘人> 博金痛的咳嗽了两声,看来这次的梦境非常逼真
21:34:27 <守秘人> 你们几人可以听见模糊不清却尖锐的笛声在一个节拍上起起伏伏,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一百名疯狂的音乐家正在演奏一首奇异的乐曲
21:34:36 <守秘人> 希尔还感受到,尽管与笛声混在在一起,但你还是可以隐约听见一名男子的哭声,他似乎正在寻求帮助
21:35:15 <亚当·阿德米林德> “又是这个笛声”
21:35:22 <莉莉莉娅希尔> “我听到人类的声音了”莉莉莉娅皱皱眉头“但是我听不出来他在哪”
21:35:51 <肯·特纳> 肯小心翼翼地往希尔那边去
21:36:28 <肯·特纳> .ra聆听
21:36:29 <SCP-682> 特纳的聆听检定结果是!D100=70/60 诶嘿,失败了!
21:36:38 <莉莉莉娅希尔> “反正我们无处可去”莉莉莉亚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门那里,尝试一下开门
21:36:59 <守秘人> 肯试图支起耳朵,但你只能听见背后博金的咳嗽声
21:37:00 <亚当·阿德米林德> “开门看看吧,总能知道的”
21:37:07 <伊古拉·博金> 摸摸自己的手枪,将它拿在手上,“哭声,这鬼地方,除了我们还会有别人?”
21:37:14 <守秘人> 希尔来到了通向左侧的门前,门上刻着大量的黑色球体,遍布着数不清的刀痕和棕黄色的液体,他们仿佛就在你的眼前旋转、分离然后再次组合为一体。
21:37:18 <守秘人> 这样的律动不断地持续着,仿佛这个门有生命一般,然后,一股浪潮向你的脑门奔涌而来
21:37:26 <守秘人> 希尔sc1/1d10
21:37:33 <莉莉莉娅希尔> .sc1/1d10
21:37:33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 Check:
21:37:33 <SCP-682> 1D100=66/66 成功
21:37:33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65点
21:38:14 <守秘人> 希尔已经麻木了,字面意思上那种,她只是挥了挥手,摇了摇脑袋,就打散了脑海中的不适
21:38:26 <莉莉莉娅希尔> 看看另一个门,那个门有什么特征么

21:39:01 <守秘人> 那个门似乎是你们进到房间以来,见到的最正常的门
21:39:42 <莉莉莉娅希尔> “还是这边吧”莉莉莉娅缩了缩脖子,朝走廊尽头的门走去
21:39:46 <莉莉莉娅希尔> 试试开门
21:39:56 <伊古拉·博金> .ra聆听
21:39:57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聆听检定结果是!D100=39/60 噢吼,居然成功了!
21:39:59 <守秘人> 房间远端的门没有上锁
21:40:00 <肯·特纳> 肯提溜着撬棍跟在后面
21:40:08 <莉莉莉娅希尔> 开门!
21:40:15 <守秘人> 随着你们慢慢靠近,博金听到那个男人的哭泣声就从门内传来
21:40:25 <守秘人> 当你们打开这扇门,你们看见了一名瘦小的男人,他屈膝缩成一个球状,躲在卫生间中。墙砖上布满暗红色的干涸液体,在大片的白色上留下了道道暗红色的印子
21:40:36 <守秘人> 这名男子的声音上下起伏,时不时地发出两声笑声,然后他哭泣着,嘴里不断念叨着,“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21:40:38 <守秘人> 显而易见的,一把古旧的匕首以及一些文件正被男子紧紧抓在手中
21:40:52 <守秘人> 希尔留意到这名男子身上的双手手腕都被割了开来,并且现在血液持续地从伤口中流出来,
21:40:54 <守秘人> 他无助地看着自己不断流出的血液,然后,他看向你们,急促地说道,“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能停下它!杀了我!救救我!”
21:41:57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观察一下这个人对我们开门有反应吗
21:42:06 <莉莉莉娅希尔> “先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莉莉莉娅立刻就举起了枪
21:42:23 <伊古拉·博金> 缓缓咽一口唾沫,看向面前这个男人,他是年糕杰克吗
21:42:26 <守秘人> 这个人看见你们开门,自然是看向了你们的方向,他的求救显然也是对你们所说
21:43:03 <守秘人> “我不能,我不能!杀了我!对,用你手里的枪!杀了我!”那个男人冲你们喊叫着
21:43:50 <守秘人> 博金疯狂思考,然后你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你并不认识杰克
21:44:06 <莉莉莉娅希尔> “一个疯子”莉莉莉娅端着枪靠近这个人
21:44:18 <莉莉莉娅希尔> 他有有攻击性的动作么
21:44:59 <肯·特纳> 那肯去认一认人
21:44:59 <守秘人> 这个男人见希尔靠近,眼神中流露出希望,他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动作
21:45:1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试试能不能拿走他的刀子
21:45:26 <守秘人> 肯上前观瞧,这副落魄样倒是勾起了肯的一些回忆——这个人应该就是杰克没错
21:45:55 <肯·特纳> “就是他。”肯嘟囔一声,去拽杰克的手臂,“跟我们走一趟,锤子在找你。”
21:46:28 <守秘人> “啊啊啊!!!!疼!!啊啊啊!”希尔试图从男人手中夺走刀子,但刀子就好像是被黏在了他的手上一般,你根本夺不下来
21:46:42 <守秘人> 而在肯试图搀扶杰克的时候,你听见了什么动静
21:46:44 <伊古拉·博金> 拿枪指着面前这个男人“要不要把手打断再带走,看起来他像是嗑药磕疯了,拿把刀我们不太好控制他”
21:46:56 <守秘人> 在你们身后的门那里,传来了一些噪音
21:47:14 <守秘人> 那是亚当、肯和希尔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21:47:1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不顾他的叫喊,用力扯着刀子
21:47:20 <守秘人> 那团无形之物匍匐的响声
21:47:25 <亚当·阿德米林德> “草草草,那个东西来了”
21:47:31 <莉莉莉娅希尔> “操,那玩意,快让这家伙闭嘴”
21:47:3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转身去关门
21:47:47 <伊古拉·博金> “嗯?!啥?”博金一脸懵逼的看向其他人
21:47:50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右手拿着枪左手拿出自己的打火机
21:47:58 <守秘人> 希尔继续奋力扯刀子,但刀子依旧没有松脱的痕迹
21:48:03 <亚当·阿德米林德> “就是我们之前遇到的怪物”
21:48:07 <莉莉莉娅希尔> 这房间里除了走廊以外还有别的出口么
21:48:08 <肯·特纳> 肯用撬棍在杰克的脑袋上比划比划,准备找个角度把他敲晕
21:48:22 <守秘人> 希尔想了想,答案是没有
21:48:32 <守秘人> 如果背后确实有个怪物进来,那你们无路可退
21:48:51 <守秘人> 虽然杰克一直在挣扎,但肯很快就找好了角度
21:49:05 <莉莉莉娅希尔> 总之先把门关上,如果能从门底部或者别的地方找到偷窥的缝隙就更好了
21:49:08 <肯·特纳> “睡吧傻逼。”肯扬起手给他来一下
21:49:47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找找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堵住门的东西
21:50:01 <守秘人> 希尔在关上门前往走道里撇了一眼,你能看到你们来时的那扇门正发出悲鸣,似乎阻挡不久——想来这扇门也只是权宜之计
21:50:39 <守秘人> 肯手起棍落,你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作为回应,杰克的脑壳似乎凹陷下去了一部分,但他的哀嚎依旧没有停止
21:50:45 <莉莉莉娅希尔> “我觉得这门挡不住他,我们必须要想点别的”莉莉莉娅看向了走廊中间的那扇门“我去看看”
21:50:47 <守秘人> “杀了我!杀了我!”
21:51:02 <肯·特纳> “不是,这他妈……!”肯瞳孔地震,“这人有问题!”
21:51:24 <肯·特纳> 说着肯一把夺过亚当手里的枪,把枪管塞进杰克的嘴里
21:51:42 <守秘人> 希尔离开了房间,走到了那扇诡异的门前,来时那扇门似乎即将抵挡不住冲击
21:52:00 <伊古拉·博金> 能不能从手里把他抓住的文件取出来
21:52:18 <莉莉莉娅希尔> “赶紧给我个奇迹,求求了”莉莉莉娅贴在门上,努力拧动门把手,试试打开门看看
21:52:19 <守秘人> 亚当似乎找到了一些家具,但那些东西,只是能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罢了
21:52:54 <守秘人> 在无视了重重警告后,希尔还是毅然决然地推开了这扇大门
21:52:59 <守秘人> 然后,你看到了它,并立刻关上了门
21:53:11 <守秘人> 它是你的知识
21:53:12 <伊古拉·博金> “肯,开枪吧,杀了他”
21:53:17 <守秘人> 它是你的混沌
21:53:20 <守秘人> 它是你的书店
21:53:31 <守秘人> 它也是你未曾想过的校园生活
21:53:32 <肯·特纳> 如果还来得及的话,肯把弹匣清空
21:53:35 <守秘人> 它看着你,你毫无意义,所以你变成了它
21:53:42 <守秘人> 你就是宇宙的中心,你因杂乱的笛声而狂喜,笛声因你而欢呼
21:53:48 <守秘人> 笛声重组成了你的名字,你的名字,那是什么?
21:53:53 <亚当·阿德米林德> “他死了还有他偷的东西可以拿去给锤子交差”
21:53:55 <守秘人> 笛声告诉了你,它告诉了你,阿撒托斯,阿撒托斯!
21:54:06 <守秘人> 希尔sc 1d10/1d100
21:54:37 <莉莉莉娅希尔> .sc 1d10/1d100
21:54:38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 Check:
21:54:38 <SCP-682> 1D100=6/65 成功
21:54:38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值减少1D10=1点,当前剩余64点
21:55:10 <守秘人> 希尔只是摇了摇头,嗯,一切都是幻觉而已
21:55:20 <守秘人> 但你的清醒需要时间
21:55:47 <守秘人> 来时的那扇门在这短暂的空隙里,破碎了
21:56:08 <守秘人> 无形之物破门而入,正在逐渐吞噬着走廊
21:56:47 <莉莉莉娅希尔> “去他娘的狗屎狗屁奇迹”莉莉莉娅转身向三个人的方向跑去
21:56:54 <守秘人> 博金夺走了杰克手里的卷轴,捡起了杰克身边散落的文件,显然,它们是大卫教授的手稿,手稿上面画着一些奇特的图案,数不清的疑问句和问好组成了笔记的大部分
21:57:05 <守秘人> 卷轴被杰克死死握住,导致其大部分地方都染上了血迹,卷轴本身是用一种你们完全无法理解的语言写成的,你隐约记得,这应该是希腊文
21:57:18 <守秘人> 在手稿旁边有一大段话被圈了起来,并被注明是“不可翻译的费解之言”
21:57:22 <守秘人> “F’istorumettarelgelis monad kondor
21:57:22 <守秘人> P’htagnaiaim’lkunda
21:57:22 <守秘人> ettavoris yon vombisaiai
21:57:22 <守秘人> Aklosi’azastatoroth
21:57:22 <守秘人> aiaiy’lgnhufinitie mortis ai
21:57:22 <守秘人> f ’thagnaikondor mortis idiai
21:57:58 <伊古拉·博金> “草,看不懂”
21:58:05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去掰他手里的匕首
21:58:08 <守秘人> 在博金极速扫视这些文件的时候,你听到了那巨大的破门声,看来现在时间紧急
21:59:40 <守秘人> 肯紧闭双眼,扣下扳机
21:59:43 <肯·特纳> (开了)
21:59:49 <守秘人> “砰!”的一声枪响过后,男人的哀求并未停下“救救我!救救我!我很痛苦!他在流过我!杀了我!”
21:59:51 <伊古拉·博金> 肯·特纳
22:00:47 <亚当·阿德米林德> “那个匕首好像可以伤害到他”
22:01:37 <守秘人> 希尔跑进了房间,你正好看见肯的开枪对杰克没造成任何影响
22:01:43 <伊古拉·博金> “他他是死了吗?我感觉我们的身后非常不妙”
22:01:53 <守秘人> 门外的声音渐渐逼近
22:02:02 <莉莉莉娅希尔> “有什么发现么?”莉莉莉娅关上最后的一扇门
22:02:13 <守秘人> 它随时都有可能破门而入
22:02:18 <伊古拉·博金> “妈的,不管了,肯,把他的手直接掰断,用这刀子给他来一下”
22:04:00 <守秘人> 亚当觉得是希尔的力气不够,他决定自己试一试
22:04:14 <守秘人> 但一番努力后,匕首还是没有动弹
22:04:26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快速浏览一遍
22:04:30 <肯·特纳> 肯握住杰克持刀的手,扭转他的关节把刀扎进他的脖子
22:04:31 <守秘人> “救救我!它要来了!她要来了!”
22:04:41 <莉莉莉娅希尔> “不是,怎么救你啊?”
22:05:50 <莉莉莉娅希尔> 那段希腊语,莉莉莉娅有可能认识或者读出来么
22:06:00 <守秘人> 费解之言不是希腊语
22:06:17 <莉莉莉娅希尔> (Um那莉莉莉娅有可能认识或者读出来么)
22:06:24 <守秘人> (可以读
22:06:32 <守秘人> 希尔试图理解手稿,但手稿只是翻译,翻译的内容也只是一场无名的祭祀,一种打开某种通道的方式,除了费解之言外,你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22:07:12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从头到尾快速读着卷轴,顺口就把那一串费解之言也读出来了
22:07:30 <守秘人> 肯用匕首扎向杰克的脖子,杰克的哀嚎转瞬间变为了咕噜噜的呜咽,但他看起来依旧痛苦
22:08:53 <守秘人> 希尔快速地吟诵着手稿的内容,门外的匍匐声也愈来愈近,你无比紧张,所以当你念到那段费解之言的时候,原本在笛声衬托下,你的声音几不可闻。
22:09:46 <守秘人> 但一股意识击中了你,你面前的字母如此清晰,他的发音镌刻在你的脑海中,你几乎是自动地,读了下去
22:10:05 <守秘人> 随着你的吟诵,笛声变得高亢,但你的声音却也显得愈发浑厚
22:10:13 <守秘人> 甚至在你吟诵进行到一半时,它完全盖过了笛声
22:10:22 <守秘人> “f ’thagnaikondor mortis idiai!”
22:10:36 <守秘人> 随着最后一声吟诵落下,你的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回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听不见杰克的哀鸣,也听不见笛声了
22:10:45 <守秘人> 声音越来越大,它渐渐变得具象化,像一个膨胀的光球,渐渐地包围了你们所有人
22:11:15 <守秘人> 你们中的某个人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你们的意识渐渐模糊,在希尔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你似乎听见了四声咕噜,虽然你听不真切,但你还是意会到了它的意思——“谢谢你们”
22:11:18 <守秘人> ——结团——

失落的缴款【06】 · 匍匐,碎屑与放手一搏

https://blog.dominoh.com/830b5416.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2-04-09

更新于

2022-07-27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