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缴款【05】 · 信仰,微笑与恶意四伏

1922年10月27日清晨,法山区,东大学路114号
20:06:28 <守秘人> 昨晚是个难熬的夜晚,不止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心理因素,你们睡得不甚踏实
20:07:19 <守秘人> 你们几乎是浑身酸痛地起床,然后依照解散时的约定,前往了法山区东大学路
20:08:25 <守秘人> 在东大学路上,你们四人于街角汇合,然后在不远处,似乎就伫立着一个教堂——它的名字叫做“希望教会”
20:09:16 <肯·特纳> 肯把撬棍塞回后腰挂在皮带上:“……”
20:09:30 <莉莉莉娅希尔> 虽然本来想坐电车来,但是考虑到方便的问题,莉莉莉娅还是决定骑自行车
20:10:08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下车,感到气氛有些凝重
20:10:41 <伊古拉·博金> 伸个懒腰“早上好啊~~~(哈欠)”
20:10:50 <肯·特纳> “我们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来着?”肯小声比比
20:11:14 <亚当·阿德米林德> “史密斯吧,如果我没记错”
20:11:24 <伊古拉·博金> “嗯,史密斯”
20:12:13 <莉莉莉娅希尔> “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昨天晚上去油膏那里干了什么呢”莉莉莉娅掏出枪指着肯,然后在手中旋转一圈,让手柄朝向肯的方向“锁着保险呢”
20:12:22 <肯·特纳> “我们得把他从教堂里请出来,”肯想了想,“如果我在教堂里打人被发现了,那今晚我就没地方住了……”
20:12:50 <肯·特纳> “啊……?”肯张了张嘴,下意识接过枪,“你修好了?”
20:13:13 <伊古拉·博金> “哎呀,没啥事,我们就和斯本友好交流了一下,而且他用行动表示愿意支持我们”
20:13:16 <莉莉莉娅希尔> “小菜一碟,枪械这种东西和钟表锁芯比起来简直称得上是粗狂”
20:13:40 <莉莉莉娅希尔> “那他为什么一开始没帮助你们”
20:13:40 <肯·特纳> “你说,如果我在教堂外面用枪把那个史密斯的腿打断,上帝会发现吗?”肯摆弄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左轮手枪的保险开关
20:14:11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猜不会”
20:14:42 <伊古拉·博金> “上帝?你不如担心找不到年糕杰克锤子会把你的腿打断”
20:16:02 <肯·特纳> 肯朝亚当点点头,充满了信心,然后看向希尔:“因为我把油膏的善意挖掘出来了。”
20:17:07 <莉莉莉娅希尔> “很难想象你有这种能力”莉莉莉娅一脸狐疑“不过,结果是好的那就是好的”
20:17:52 <肯·特纳> 肯点点头,把手枪塞进夹克口袋里:“我们进去找那个史密斯吗?”
20:18:05 <莉莉莉娅希尔> “我不觉得直接对他动武有什么好处,总觉得和教会的人结下梁子不是什么好选择”
20:18:07 <伊古拉·博金> 站在教堂门口四处张望“进去吧,在外面站着也不是个事”
20:18:31 <莉莉莉娅希尔> “先去看看他是哪路神仙”
20:18:48 <守秘人> 希望教会位于一座乔治亚风格联排式住宅之中,在建筑外,画着一幅标语:希望教会—罪人们!上前拥抱希望吧!
20:18:55 <守秘人> 标语旁边是一个巨大的标识,而在前门旁边是一个A型写字板,上面记下了每日祈祷会的时间为早上10点,中午12点,以及下午6点。
20:19:05 <肯·特纳> 肯看着希尔眨了眨眼,便又放慢了脚步让伙伴们走在前面
20:19:15 <守秘人> 教会的前门是关闭的,显然只有到点了才会开放,但建筑的侧面同样有一个门,上面用吊牌写着“非祈祷会时间请敲门咨询”
20:20:21 <伊古拉·博金> 博金上前敲门“咚咚咚”
20:20:22 <莉莉莉娅希尔> “我们不会又来早了吧,我第一次知道教会也是有营业时间的”
20:20:36 <伊古拉·博金> “这不写着嘛,敲门咨询”
20:21:33 <莉莉莉娅希尔> “这是我第一次来教会”莉莉莉娅挠挠头
20:21:46 <肯·特纳> “我也是。”肯挠挠头
20:21:50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也第一次来”
20:22:00 <亚当·阿德米林德> “说起来教堂可以抽烟吗”亚当问问肯
20:22:09 <肯·特纳> “我怎么知道?”
20:22:17 <守秘人> 博金敲响了侧门,不久后,随着一串脚步声的靠近,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身着纯黑西装的中年男性,你们透过侧门看进去,明亮的屋内还有5位同样打扮的人看着你们的方向。
20:22:27 <守秘人> “您好,现在是非祈祷会时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么”黑衣男性看着博金礼貌地询问
20:23:49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偷偷瞄两眼房间内
20:24:33 <伊古拉·博金> “我们在找一位,嗯史密斯,史密斯先生在吗”
20:25:20 <守秘人> 屋内的陈设似乎只是简单的生活用品,亚当开始好奇这六个人坐在屋内不会无聊吗?
20:25:39 <守秘人> 黑衣男性摇了摇头“抱歉,史密斯先生并不在,但他会在随后的祈祷会来引导大家”
20:26:59 <伊古拉·博金> “啊,史密斯先生不在啊.”侧头看一眼外面教会正常几点开门
20:27:40 <莉莉莉娅希尔>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路上拦住他,还剩了把他请出来的功夫”莉莉莉娅把声音压得很低
20:28:01 <肯·特纳> “太对了。”肯舔舔嘴唇
20:28:29 <肯·特纳> “那个,史密斯长什么样的?也和你们穿得一样吗?”肯在几个脑袋后面发问
20:28:35 <守秘人> 每日祈祷会的时间为早上10点,博金再次确认了一下
20:29:33 <守秘人> “史密斯先生一般会身着白色西装,胡须非常整齐,还会带一个礼帽”
20:30:09 <肯·特纳> “多谢了,愿上帝保佑你们——”肯挥挥手
20:30:54 <莉莉莉娅希尔> “听起来像个厨子”莉莉莉娅环视周围人的穿着,如果史密斯出现在街上会不会很突兀,我能一眼认出他来么
20:30:55 <守秘人> “诸位先生似乎找史密斯先生有事,你们不参加一下我们的祈祷会活动吗?”
20:31:00 <伊古拉·博金> “看来我们来早了,可以让我们进去等史密斯先生吗,顺便的话,我想了解一下我们的”
20:31:04 <伊古拉·博金> 教会*
20:31:37 <守秘人> 早上的街道上虽然有些行人,但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人想必是不需要任何功夫就能认出来的——除非自己故意走神
20:31:38 <肯·特纳> “我昨晚跟主约过了,这次就算了。”肯耸耸肩,准备去路口蹲人
20:32:04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也不留了吧”
20:32:17 <莉莉莉娅希尔> 周围有公共交通么,他有没有可能下了交通工具立刻就能进入教堂
20:33:01 <守秘人> 没有
20:34:04 <守秘人> “那祝愿诸位先生好运”黑衣男性冲你们鞠了个躬,关上了侧门
20:34:50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和肯一起去外面蹲人
20:35:16 <伊古拉·博金> “我们真的要在外面蹲上两个小时?!”博金回头看向其他人,同时保证自己的声音不会太大,避免里面的人听见
20:35:21 <莉莉莉娅希尔> “该找人了,10点之前,我猜他会从侧门进去,我们可以在周围找找”莉莉莉娅摸了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
20:35:46 <莉莉莉娅希尔> “除此之外,这两个小时你还打算干什么”
20:35:50 <肯·特纳> “你们在里面等嘛,我能搞定。”肯卷些烟草抽
20:38:39 <伊古拉·博金> “嗯有人愿意陪我一起进去和他们扯皮吗,说不定还能混上一杯热咖啡”
20:39:18 <亚当·阿德米林德> “我倒是对教会没什么兴趣,在外面更自在些”亚当也给自己点上根烟
20:39:42 <亚当·阿德米林德> “他们几个人蹲一个小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觉得怪怪的”
20:40:07 <肯·特纳> “谁在乎呢,反正锤子找的不是他们。”
20:40:23 <肯·特纳> “抓了人绑去锤子那儿就完事儿了。”
20:40:42 <伊古拉·博金> “算了,蹲人吧,简单解决事情最好”
20:41:17 <莉莉莉娅希尔> “等吧,我猜他应该不会踩着十点到的”莉莉莉娅推着自行车,尽可能和其他人分散走开以扩大检索范围
20:42:56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找到一处距离教堂和其他人远近适中的地方,寄希望于那个神棍不需要自己出手就能抓住
20:43:44 <守秘人> 希尔骑着单车在距离教堂和其他人远近适中的地方四处转悠,而远处的三人蹲在街角,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20:44:49 <守秘人> 时间来到了九点半,你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你的视线内
20:44:59 <守秘人> 他正前往教堂的方向
20:45:19 <莉莉莉娅希尔> “太糟糕了,简直是太糟糕了”莉莉莉娅赶紧回头看看那三个人有没有注意到
20:46:09 <守秘人> 那三个人就在教堂旁边的一个街角,如果那个白色身影的目的地是教堂,那这三个人一定不会错过他
20:46:34 <莉莉莉娅希尔> 朝那三个人挥挥手,有回应么
20:46:38 <伊古拉·博金> “我说,等会人来了,直接打晕带走吧”
20:46:52 <伊古拉·博金> “还是友好交流一番再带走”
20:47:00 <守秘人> 蹲在街角聊天的三人看到希尔挥挥手
20:47:12 <亚当·阿德米林德> “快些带走挺好的”
20:47:15 <肯·特纳> “不要那么暴力嘛,”肯嚼烟叶,“跟他好好说说,他一定不介意和我们去见见锤子的——喔,她在搞什么?
20:51:06 <亚当·阿德米林德> “有可能是看到人了?”
20:51:19 <肯·特纳> 于是肯望向街角
20:52:11 <守秘人> 肯极目远眺,眯起了眼睛,似乎看到了远处的一个小白点
20:52:42 <肯·特纳> “总算是等到了……嘿!”肯喊一声,小跑着往白西装男那边去,“先生,劳驾!看在上帝的份上——”
20:52:48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过去看看吧”
20:53:22 <莉莉莉娅希尔> 看到三个人也注意到了,莉莉莉娅便也向那个神棍靠上去
20:53:35 <守秘人> 肯奔向那个身影,似乎是听见了你的喊叫,他慢慢地朝你们的方向走来
20:54:05 <守秘人> 随着你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你们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20:54:16 <守秘人> 他的黑色头发梳成了大背头发型,一撇铅笔细的唇须,以及下巴上有着修剪过的胡须。
20:54:25 <守秘人> 他穿着一套整洁的白色西装,稍稍有些苍白的面色使他锐利的蓝色眼睛在他的面容上分外显眼。
20:54:37 <伊古拉·博金> “肯的迷惑性还是挺强的,我要是史密斯我估计会认为肯是个忠诚的信徒”
20:54:47 <伊古拉·博金> 对一旁的亚当说道
20:54:54 <肯·特纳> “你是史密斯,the传教士?”肯停在男人面前,上下打量打量他
20:55:26 <守秘人> “哇哦,先生,您需要我为您提供什么帮助”这个男人冲你微微鞠躬“我正是雅各·史密斯”
20:55:42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则从他身后悄咪咪地贴上去
20:55:45 <亚当·阿德米林德> “希望吧”亚当对博金说
20:56:18 <守秘人> “这位女士,我的后背有什么脏东西吗?”雅阁转头看向希尔“如果有的话,还请您帮我拍下来”
20:56:20 <肯·特纳> “太好了,我等你好久了。”肯亲热地勾住他的肩膀,然后右手的枪管抵在他的腰间,“我老板想和你谈一谈,你一定不会介意的,对不对?”
20:57:19 <守秘人> “当然,当然,我一向热衷于救赎所有迷途的羔羊”雅阁的语气没有一丝慌乱“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能知道您老板的名字吗?”
20:58:00 <伊古拉·博金> “我们等会再跟上他们吧,万一有尾巴就不好玩了”对亚当说道
20:58:18 <莉莉莉娅希尔> “喔,没事,我只是……”莉莉莉娅快速摸一遍他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如果能不被他察觉就更好了
20:58:32 <亚当·阿德米林德> “开个车直接带人走也成”
20:58:45 <肯·特纳> “摩迪卡依·奥利依,咱们一边叫他‘锤子’,”肯带着史密斯迈开脚步,“他是个很热心肠的人,总会主动教新来城里的朋友们一些……规矩。你知道杰克,那个小贼在哪吗?”
20:58:48 <亚当·阿德米林德> “总不会有人头铁到在锤子的地盘上和他对着干吧”
20:59:02 <莉莉莉娅希尔> .ra妙手
20:59:04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妙手检定结果是!D100=88/50 诶嘿,失败了!
20:59:07 <伊古拉·博金> “在理”
20:59:21 <莉莉莉娅希尔> 管他呢就算他意识到了我也要摸
20:59:53 <守秘人> “先生,我身上没有什么武器,你大可让你的这位女士朋友放心”
21:00:28 <守秘人> 如史密斯所说,希尔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是一套普通的西装,仅此而已
21:00:45 <肯·特纳> “啊,咱们能混到现在,还是需要一些警惕的。”肯乐呵呵地转了转枪管,“关于那个小贼的事情?”
21:01:15 <亚当·阿德米林德> “要不直接上车,路上聊?”
21:01:20 <守秘人> “至于杰克,是的,我委托他帮我弄些东西,手段确实不甚干净”史密斯笑了一下“但大家半斤八两,而杰克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交货”
21:01:29 <莉莉莉娅希尔> “最好如此,我们有话要问你,离十点还有点时间,你不介意回答我们点问题吧”
21:02:04 <肯·特纳> “好回答,如果你能坚持住的话,也许‘锤子’会相信你的。”肯点点头,车在附近吗?
21:02:24 <守秘人> “我有拒绝的余地吗,女士”
21:02:44 <守秘人> 亚当似乎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他提前把车停在了不远处
21:02:56 <亚当·阿德米林德> “就在边上”
21:03:02 <伊古拉·博金> 我们有没有什么废弃仓库之类的地方
21:03:28 <莉莉莉娅希尔> “如果你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你说不定还能赶上你的祈祷会”
21:03:30 <守秘人> “这是事实,东西确实不在我手上,我也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
21:03:48 <肯·特纳> 肯把史密斯送到车后斗旁:“抱歉,位置有限,咱们在后面委屈一下。”
21:04:14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不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自行车,也坐进了车斗
21:04:16 <肯·特纳> “自己爬上去吧。”肯后退半步,把史密斯的两只鞋扒了
21:05:19 <守秘人> 史密斯乖乖地爬上了车斗,听话地让人生疑
21:05:32 <伊古拉·博金> “要不你们先去,我找个马车赶过来”博金抗拒2人座要做五个人
21:05:46 <亚当·阿德米林德> “都上车了就走吧”亚当因为能交差了心情有些愉悦
21:05:48 <莉莉莉娅希尔> “那你下去”
21:05:51 <肯·特纳> “屁事真多。”
21:06:05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敲了博金的脑壳一下
21:07:07 <伊古拉·博金> “走吧走吧,带他去见BOSS”
21:07:40 <伊古拉·博金> 上车盯着史密斯防止他逃跑
21:08:17 <肯·特纳> 肯和史密斯面对面坐着
21:08:45 <守秘人> 史密斯自打上车以来就没说过话,你们虽然感到一阵放心,但心底总觉得毛毛的
21:09:21 <莉莉莉娅希尔> “先生,你是体面人,我们也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你体谅一下,我们不会为难你的”莉莉莉娅顺手从车斗里捡起一根麻绳套在他身上
21:09:38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抽着烟直奔面包房
21:10:09 <守秘人> 史密斯任凭你捆绑住他,不紧不慢地回复到:“我一开始便说过,我热衷于救赎所有羔羊,你们也是,你们的老大也是”
21:10:15 <伊古拉·博金> “我挺好奇一件事,你是怎么知道斯坦利大卫的笔记本”
21:11:12 <守秘人> “很多方法,比如买点情报,比如监视图书馆,但或许,我恰好拯救过一名密大学生呢?”
21:11:54 <莉莉莉娅希尔> “那真是太棒了,我现在正需要救赎,从那该死的人情里”莉莉莉娅把绳子绕在他的衬衣里,注意不弄脏他的西服,顺便摸摸他的个人物品,如果能知道他住在哪就最好了
21:12:19 <肯·特纳> “你胆子也太大了,兄弟,”肯一只手握着枪,另一只手摸了根香烟抽,“恐怕你得欠我们的头儿几个人情了。”
21:12:36 <守秘人> 史密斯的兜里只有几张廉价印刷的传单,除此以外再无他物
21:13:03 <守秘人> 传单上印刷的是希望教会的标语和图标,还有许多引导性的口号
21:13:40 <伊古拉·博金> “啧,拯救,那你能拯救一下我们吗,我们需要你的拯救,史密斯先生”
21:13:56 <守秘人> “人情是很可怕的东西,一旦染上,很难摆脱干净”史密斯咧嘴笑了一下,你们三人打了个寒碜“感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21:14:41 <莉莉莉娅希尔> “在这方面你倒是挺留心,平时有考虑被抓的情况吧,做贼心虚”莉莉莉娅看着他一身洁白的西装”明明是教会里的人还都穿着这么贵的西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什么资本家呢”
21:14:42 <守秘人> “我的能力不足,我只能传达我主的意志,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在日后参加我的祈祷会,他会对您的救赎很有帮助”
21:15:33 <守秘人> “您想错了,我不隶属于任何教会”史密斯歪头看着希尔“希望教会是我自己成立的宗教组织”
21:16:32 <肯·特纳> “你这种人,再早几十年会被挂在木架子上烧死的。”肯咯咯笑
21:17:29 <守秘人> “但今非昔比,宣传思想也是需要看时机的,不是么?”史密斯应和着肯“阿卡姆是一篇处女之地,大家的思想非常的纯净,但又充满罪孽,他们需要我的帮助”
21:17:29 <伊古拉·博金> “我想想,你付出了多少让杰克去帮你偷东西呢”
21:17:51 <伊古拉·博金> “我猜,不会是杰克也被你拯救了吧”
21:18:09 <莉莉莉娅希尔> “说实话,现在你把他放在我老家那边也会被打一顿的。怪不得说这里是什么没有信仰的土地”莉莉莉娅眼珠子转了转“你们的神不会是你自己吧”
21:18:10 <肯·特纳> 肯瘪瘪嘴:“无所谓吧。”
21:19:21 <守秘人> “三十美元,每件十美元,杰克和我只是单纯的商业合作关系,当然,我不介意在日后帮助一下他就是了”史密斯看向了希尔“您抬举我了,我只不过是希望的侍祭而已”
21:21:03 <莉莉莉娅希尔> “你们这些神棍也不过就是编几个神话故事来骗人罢了”
21:21:19 <肯·特纳> “你已经把钱给他了?”
21:23:19 <守秘人> “神话故事当然是假的,这只是一种表达的方式而已,我只希望能见到贫苦的人们再度欢笑,他们也只希望能让自己的生活重新焕发生机,哪怕是主观臆断,这就是我的目的”他叹了口气“我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所以我还没给他付钱”
21:23:46 <莉莉莉娅希尔> “那三样东西能让贫苦的人们再度欢笑么?”
21:24:03 <肯·特纳> “……那他为什么还不来找你,你真没骗我?”肯皱皱眉
21:24:30 <守秘人> “那是我的个人喜好,我祖上都是干收藏起家的,和希望教会本身无关”
21:24:52 <守秘人> “至于杰克,我本来计划下午就去他家里找他好好说说这回事的”
21:25:09 <守秘人> “现在看来,只能先和你们的老大交流一下了”
21:25:14 <莉莉莉娅希尔> “你们的教义里不会没有不偷盗这一条吧,简直骇人听闻,至少表面功夫要做足”
21:25:33 <肯·特纳> “嚯,你还知道他家在哪呢?”
21:25:45 <肯·特纳> “来说说看?”
21:26:09 <守秘人> “偷盗?女士,不要把人想的太过干净,在座的各位应该没有人手是干净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有理想,对吧?”
21:26:51 <守秘人> “下城南区,科曾街22号”
21:27:22 <肯·特纳> 肯不置可否地抬抬眉毛,准备把他交给锤子再说
21:28:25 <莉莉莉娅希尔> “看看这位”莉莉莉娅拍了拍肯的肩膀,开始胡诌“杀人不眨眼,他最喜欢的手法是将子弹从你的脚后跟射入,子弹会击碎你的后腿骨,卡在你的膝盖上,如果没有手术,你的腿会在一周之内发霉生蛆”
21:28:44 <肯·特纳> “?”肯眨眼
21:29:39 <莉莉莉娅希尔> “他的愿望是把你献给我们的老板,在座的各位应该没有人手是干净的,如果事情出了意外,你也会变成他手上的污点”
21:30:04 <莉莉莉娅希尔> “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你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少在这里对我们指手画脚了”
21:30:26 <守秘人> “听上去是一位勇敢且富有创造力的先生,请允许接受我的敬意”史密斯似乎不为所动“我没有对你们指手画脚,一直都是你在提问,不是么?”
21:31:06 <莉莉莉娅希尔> “你打算怎么拯救他,用你的故事,笑话,吃香喝辣睡大床的人说话真的是一点也不腰疼”
21:32:09 <守秘人> 史密斯眨眨眼“女士,您很了解我吗?还是了解我们教会?”
21:32:45 <肯·特纳>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肯伸长脖子看看路况,“讲讲你的信仰呗,就当听故事了。”
21:32:48 <莉莉莉娅希尔> “我不在乎,我只知道你说着拯救世人,又在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
21:33:14 <莉莉莉娅希尔> “还在用花言巧语为自己脸上贴金”
21:33:54 <守秘人> “你不在乎,你只是宣泄你的愤怒”史密斯简短地总结“我不知道你的愤怒来自哪里,我替它道歉,但我无意与被愤怒遮蔽双眼的人争辩”
21:33:55 <伊古拉·博金> “希尔,你的话语对他不痛不痒,无意义的拌嘴够了,我只希望他能在下地狱这件事前也这么悠然自得,我想你不愿意体会酷刑的”
21:34:33 <伊古拉·博金> 后半句话,博金用枪抬着史密斯的下巴说道
21:35:39 <守秘人> “我的信仰么”史密斯清清嗓子“先生,您是否也认为这个世界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无力的,绝望的,为生活所纠缠而不能抽身的?”
21:36:00 <守秘人> 史密斯完全不在意下巴上的枪管,双眼盯着肯
21:36:03 <伊古拉·博金> “希望等会你趴在地上大哭求着我们不要折磨你的时候也能这样”
21:36:06 <肯·特纳> “不知道,我觉得还好吧。”肯想了想
21:36:31 <肯·特纳> “不过有钱确实挺好的,但我们都很穷。”
21:36:37 <伊古拉·博金> “亚当,开快点,我受够和这个老神棍交流了”
21:37:47 <守秘人> “许多人都失去了某些东西—工作、配偶、孩子或者单纯地失去了继续生存下去的意志”史密斯赞同地点了点头“我的一位信徒,她的目标只是让丈夫少擦一些鞋子,为此她需要一天打四分工”
21:37:54 <亚当·阿德米林德> “好,坐稳了”亚当提提速
21:38:27 <守秘人> “而与此同时……”史密斯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起他的故事
21:38:42 <守秘人> 他没有大谈特谈贫穷是如何扩散的,疾病和灾难是如何在街道间蔓延的,以及许多人如何渴望能在他们的生活中寻找到希望
21:39:23 <守秘人> 他亲切地描述着车斗外所看到的街角的垃圾堆,巷子里的醉鬼,店铺外边的喧闹
21:40:11 <守秘人> 但他还没有讲述完,亚当的一个急刹车,宣示着你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1922年10月27日上午,法山区南法山街,霍根面包房
21:40:47 <守秘人> 面包房周围的肃杀氛围依旧
21:41:05 <守秘人> 但此刻你们的心情已经远不如上次拜访时那么沉重
21:41:31 <守秘人> 你们完成一项任务,虽然还有事情没有解决,但功绩终归是功绩
21:42:06 <守秘人> 钉子就那么笔挺地站在面包房外,就好像自你们离开后,他就没有改变过位置
21:42:44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下车喊车斗里的几个人
21:43:00 <莉莉莉娅希尔> “我确实很愤怒,因为我已经受够了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哪怕你们把舌头嚼烂,世界也不会被你们说服的,因为你们只是在发出一些无意义的聒噪罢了”莉莉莉娅站起身,把绳子头递给肯
21:43:00 <亚当·阿德米林德> “到了,走,交差去”
21:43:26 <肯·特纳> “哥,我们把那个新人带来了,他叫雅阁·史密斯。”肯牵着史密斯下车,去和钉子搭话
21:43:28 <伊古拉·博金> “交差吧,但愿他能拯救我们”
21:43:32 <守秘人> “但是我认为……”史密斯话头突然一掐,不再说话
21:44:06 <守秘人> “好的”钉子粗暴地抢过绳子“杰克和那三样东西呢?”
21:44:32 <肯·特纳> “我们正准备去呢,”肯眨眨眼,“我们……不用进去吧?”
21:44:37 <莉莉莉娅希尔> “这才过去了一天,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21:44:39 <亚当·阿德米林德> “他应该知道些,不过还没招呢”
21:45:15 <守秘人> “你们,没有完成任务”钉子冷冷地打量着你们“我会处理这个人,你们去干你们该干的事情”
21:45:37 <肯·特纳> “行行行,”肯举手投降,“那,哥你先忙。”
21:48:10 <守秘人> 钉子接过绳子,史密斯就那么站在他的身边,两人一起冷21:49:07 <肯·特纳> 肯眨眨眼,转头就往车里钻,去抢副驾
21:49:31 <莉莉莉娅希尔> “保重”莉莉莉娅摆摆手“去拯救世人吧,祝你好运”
21:49:49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直接坐上驾驶座
21:49:55 <亚当·阿德米林德> “怎么说,直接去杰克家吗”
21:49:58 <守秘人> 肯直接从博金身边钻过,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21:50:07 <伊古拉·博金> “走吧”
21:50:10 <肯·特纳> “走!”
21:50:26 <亚当·阿德米林德> “那你开,我坐后头去”
21:50:36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直接烧胎起步
21:50:40 <伊古拉·博金> 和亚当上后面待着
21:50:52 <守秘人> “我会的,我当然会”史密斯在你们上车后冲你们深深地一鞠躬,然后,被钉子带进了面包房
21:50:57 <莉莉莉娅希尔> “赶快了结了这桩差使,我受够了”
21:51:12 <莉莉莉娅希尔> 这女人看起来还在气头上
1922年10月27日中午, 下城南区,科曾街22号
21:51:47 <守秘人> 处理完了史密斯,你们四人决定来把这桩破事彻底做个结算
21:51:52 <守秘人> 你们来到了杰克的公寓——至少你们是这么认为的
21:51:59 <守秘人> 这公寓是一栋巨大的建筑,并且有着一扇巨大且上着锁的双层门,看起来现在不允许人们从公寓前面进入。
21:52:23 <守秘人> 希尔开车环顾了公寓几周,然后留意到,除去一个很难够到的位于公寓背面的出口——或许是安全出口,唯一其他可以进入这建筑的方式只有建筑后面的一个侧门。
21:52:53 <莉莉莉娅希尔> 这公寓看起来是什么人住的,富人?穷人?有权有势的人?
21:53:58 <守秘人> 褪色的墙壁和荒废的花园,生锈的大门和没有人烟的街道——有钱人才不会在这里找不痛快
21:54:16 <莉莉莉娅希尔> 附近有保安之类的人么
21:54:50 <肯·特纳> “这个我在行啊!”肯取下枪和撬棍往博金手里一掼,“你看我给你整个厉害的活儿。”
21:55:24 <伊古拉·博金> 接住物品静静等待肯发挥
21:55:35 <守秘人> 希尔打量着街道,别说是保安,你连行人都找不到一个
21:55:58 <肯·特纳> 肯在墙根摩拳擦掌,准备表演一个蜘蛛上墙
21:56:05 <莉莉莉娅希尔> “棒”莉莉莉娅一个急刹,停在了肯一直窥伺着的地方
21:56:15 <肯·特纳> .ra杂技
21:56:16 <SCP-682> 特纳的杂技检定结果是!D100=15/35 嗷嗷!是困难成功耶!
21:56:58 <守秘人> “草,走,忽略!”一番简短的吟唱后,肯直接一个后空翻接鹞子翻身接蜘蛛上墙
21:57:36 <莉莉莉娅希尔> “我觉得我走不了这条路”莉莉莉娅看看哪个门比较好开锁
21:57:58 <莉莉莉娅希尔> “或者你把门打开”又对肯说道
21:58:07 <守秘人> 但当你往上攀爬的时候,你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墙壁似乎产生了某种波动,当你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已经跌落在地
21:58:11 <守秘人> sc 0/1
21:58:20 <肯·特纳> .sc 0/1
21:58:21 <SCP-682> 特纳的San Check:
21:58:21 <SCP-682> 1D100=95/60 失败
21:58:21 <SCP-682> 特纳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21:58:52 <守秘人> 最简单的门锁自然是没有上锁的门锁——这么想来侧门似乎就比正门友善
21:59:11 <肯·特纳> “我操……!”肯捂着脑袋
21:59:20 <莉莉莉娅希尔> 走到侧门边上,试试能不能把门打开
21:59:28 <肯·特纳> “这墙有问题啊!我好像撞到什么了!”
22:00:05 <守秘人> 肯的脑袋像是吃了一记棒槌,但稍稍休息后就缓了过来
22:00:28 <伊古拉·博金> 走到希尔旁边伸手试图去推门
22:00:57 <守秘人> “稍等”希尔和博金听见一声沉重的拖着脚步行走的声音从门内侧传来
22:01:13 <守秘人> 大概过了会后,一名身材臃肿且衣着凌乱的中年妇女把门打开了。她身上的气味很糟糕,并且在她那有着污渍且松弛的面容上,一对充血的眼睛紧紧盯着你们
22:01:20 <肯·特纳> “邪门儿……”肯嘀嘀咕咕地找博金要回武器,从兜里揪一撮烟草塞进嘴里嚼
22:01:22 <守秘人> 还没有等你们开口说话,她便奋力挤出一个笑脸,说道,“汤煮好了”,然后大大地打开门,转身并且拖着步子回到了她的公寓。
22:01:59 <莉莉莉娅希尔> “呃我只是来找人的,不是来要饭的”
22:02:02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里怪怪的”亚当和博金小声说
22:02:15 <肯·特纳> “……什么疯女人。”肯愣了愣,急吼吼喊一句,“什么汤?!”
22:02:32 <守秘人> 希尔的提问没有得到回应,那个女人只是笑着看着你们
22:02:35 <伊古拉·博金> “嗯也许是没休息好,不要自己吓自己”
22:02:44 <守秘人> “进来坐,我去煮咖啡”
22:03:23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里有这么热情好客的人?”
22:03:39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看了看身边三个同样疑惑的人,跟着女人走进去
22:03:42 <肯·特纳> “噢好……诶,不是,等一下!”肯刚准备顺着往里走,“那个,娘们儿,我是来找杰克的,他在这儿不?”
22:04:48 <守秘人> 女人只是背对着你们走进了前厅隔壁的房间,没有搭理肯的提问
22:05:24 <守秘人> 希尔迈步进入走廊,走廊直通前厅,前厅有一些椅子
22:05:54 <肯·特纳> 那肯就不客气了,能看到上楼的楼梯吗
22:06:07 <亚当·阿德米林德> “小心点”亚当手握住了兜里的枪,跟博金说
22:06:19 <亚当·阿德米林德> 然后跟着他俩一起进门
22:06:46 <守秘人> 前厅接着两个房间,一个看起来是厨房,一个看起来是卧室,除此以外,还有一个紧闭的门在远处的另一个走廊的底部
22:07:10 <守秘人> 肯没有看到上楼的楼梯
22:08:11 <肯·特纳> “奇他妈怪了,从哪儿上楼啊……”肯到处钻,去找楼梯
22:09:08 <守秘人> 肯打量来打量去,也没有看到楼梯的影子
22:09:16 <伊古拉·博金> 跟着这个女人进去厨房,看看她在里面煮什么
22:09:32 <肯·特纳> “……坏了,我迷路了。”肯去找咖啡
22:09:59 <守秘人> 博金和肯迈步往厨房走去,但还在门外,你们就里面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
22:10:12 <守秘人> 接着,你们注意到了那熟悉的沉重脚步声
22:10:25 <守秘人> 那个女人用一只手提着一个大型咖啡壶走出了厨房,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她的笑容依旧灿烂
22:10:38 <守秘人> “肯——啊啊——肯——”
22:10:44 <守秘人> 随着一声尖叫,她的眼睛在眼窝里向上翻起,只露出了眼白
22:10:59 <守秘人> 她将盖子打开的咖啡壶猛地扔向博金,然后亮出了另一只手上的菜刀朝肯扑了过来
22:11:00 <伊古拉·博金> “卧槽!”
22:11:01 <肯·特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2:12:06 <肯·特纳> 肯下意识地躬身反手给她面门一拳
22:14:08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把兜里的枪掏出来,对准那个女人开枪
22:14:27 <伊古拉·博金> 转身躲过扔过来的咖啡壶,随后掏出手枪对准这个大妈
22:20:1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后退几步,她不会打架,她寻找周围能够当家伙用的趁手物件
22:20:47 <伊古拉·博金> .ra闪避
22:20:48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闪避检定结果是!D100=60/55 诶嘿,失败了!
22:21:33 <守秘人> 滚烫的咖啡就那么浇在了博金准备掏枪的手上,博金呲牙咧嘴,痛不欲生
22:21:43 <守秘人> 博金到1d3的伤害
22:22:12 <亚当·阿德米林德> .ra手枪
22:22:13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手枪检定结果是!D100=73/60 诶嘿,失败了!
22:22:50 <守秘人> .rd3
22:22:51 <SCP-682> 守秘人掷出了…… D3=3!
22:23:27 <守秘人> 亚当同样被同伴与女人的喊叫吓得不轻,掏枪的手微微颤抖,随着一声枪响,女人脚边的地板出现了一个小洞
22:23:55 <守秘人> 与此同时,女人迎着肯挥舞的拳头劈刀砍去
22:24:19 <肯·特纳> .ra斗殴
22:24:19 <SCP-682> 特纳的斗殴检定结果是!D100=80/80 噢吼,居然成功了!
22:24:44 <守秘人> .ra 反击 60
22:24:46 <SCP-682> 守秘人的反击检定结果是!D100=67/60 诶嘿,失败了!
22:25:13 <肯·特纳> .r1d3+1d4
22:25:14 <SCP-682> 特纳掷出了…… 1D3+1D4=1+2=3!
22:25:31 <守秘人> 但肯终归是见过世面的人,侧身闪躲后一拳打在女人的面门上
22:26:18 <守秘人> 远处的希尔拎起了一把椅子——用来防身大概够用了
22:27:54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一枪没中再来一枪
22:28:03 <肯·特纳> “我操,咖啡!”肯抬脚就踹
22:29:38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举着板凳试试能不能悄咪咪摸到她后面给他的惊喜
22:31:05 <伊古拉·博金> 忍着烫伤试图给老女人来一枪
22:31:33 <守秘人> 老女人看准肯的大腿挥刀反击
22:31:56 <肯·特纳> .ra斗殴
22:31:57 <SCP-682> 特纳的斗殴检定结果是!D100=73/80 噢吼,居然成功了!
22:31:58 <伊古拉·博金> .rb射击
22:32:00 <SCP-682> 为了射击,伊古拉·博金投出了B=52[奖励骰:8]=52嗷!
22:32:10 <亚当·阿德米林德> .ra手枪
22:32:11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手枪检定结果是!D100=98/60 诶嘿,失败了!
22:32:12 <莉莉莉娅希尔> .ra潜行
22:32:13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潜行检定结果是!D100=83/50 诶嘿,失败了!
22:32:19 <伊古拉·博金> .stshow手枪
22:32:20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手枪为75
22:33:07 <守秘人> .ra 女人反击 60
22:33:08 <SCP-682> 守秘人的女人反击检定结果是!D100=37/60 噢吼,居然成功了!
22:33:30 <肯·特纳> .rd3+d4
22:33:30 <SCP-682> 特纳掷出了…… D3+D4=3+4=7!
22:34:11 <伊古拉·博金> .rd10
22:34:12 <SCP-682> 伊古拉·博金掷出了…… D10=7!
22:34:56 <守秘人> 亚当恼羞成怒,再次扣动扳机,现在,老女人脚下有两个小洞了
22:35:54 <守秘人> 而肯对着老女人的膝盖踹去,随着清脆的“咔嚓”声,老女人的腿反向扭曲,连人带刀地砸在了希尔身上
22:36:46 <守秘人> 博金抓准机会,屏息凝神,扣动扳机,老女人的脑浆直接飞溅而出,洒在了希尔的脸上
22:37:12 <肯·特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2:37:17 <伊古拉·博金> “贱货!,该死!*****”问候祖宗
22:37:18 <肯·特纳> “有毛病啊!”
22:37:23 <莉莉莉娅希尔> “靠靠靠,怪吓人的”莉莉莉娅一脚把尸体踹开
22:38:12 <亚当·阿德米林德> “今天这手感咋回事儿啊”比起尸体亚当更觉得自己手感不对劲
22:38:47 <肯·特纳> “搞快点,开枪了。”肯急吼吼地继续找上楼的路,“一会儿条子该来了。”
22:38:50 <伊古拉·博金> “这女人不对劲”
22:39:05 <伊古拉·博金> “搞不好这楼里都出事了”
22:39:10 <守秘人> 肯走进厨房,发现了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间,开着门但下方漆黑一片
22:39:39 <肯·特纳> “邪门。”肯从怀里摸出打火机,“哎!这儿有个地下室,我去看看!”
22:39:45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个地方太怪了,明明外面看着是有楼上的,但是也上不去”
22:39:54 <肯·特纳> 肯举着打火机钻进去
22:39:57 <守秘人> 你从楼梯向下,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扑面而来,随着楼梯走到尽头,你成功下到了地下室,而地下室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黑暗,电灯时不时的闪烁为你们提供了必要的照明
22:40:01 <莉莉莉娅希尔> “她是不是一开始喊了你的名字了”莉莉莉娅看了看肯“你告诉了她你的名字么”
22:40:11 <守秘人> 紧接着,你就发现了恶臭气味的来源
22:40:11 <肯·特纳> “没——”
22:40:21 <莉莉莉娅希尔> “难道是你出名了”
22:40:22 <守秘人> 一个伤痕累累的无头男尸。尸体上满是刀痕和撕裂的创伤,而尸体的头颅,正在不远处——置于墙面上的一个钉子上——紧紧地用空洞的双眼盯着肯
22:40:38 <肯·特纳> “操!!!”
22:40:50 <肯·特纳> 肯认识这头吗
22:40:51 <伊古拉·博金> “发生什么事了?肯”
22:41:01 <肯·特纳> “这有个尸体!好他妈恶心!”
22:41:18 <守秘人> 这个头颅被破坏地异常严重,你完全认不出来这是谁
22:41:28 <莉莉莉娅希尔> “啊?”莉莉莉娅跟着走下去,探头看看情况
22:41:29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去看看卧室那边
22:41:51 <守秘人> 希尔下到地下室里,看到了同样令人作呕的场景
22:41:54 <肯·特纳> “我靠……见他妈鬼了。”肯干呕了几下,用撬棍去拨弄那具尸体,看看它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
22:42:06 <守秘人> 虽然你和黑道有些关联,但这么瘆人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
22:42:12 <守秘人> sc 1/1d4
22:42:20 <莉莉莉娅希尔> .sc 1/1d4
22:42:22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 Check:
22:42:22 <SCP-682> 1D100=71/70 失败
22:42:22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San值减少1D4=4点,当前剩余66点
22:42:58 <莉莉莉娅希尔> “卧槽这玩意是……yue”莉莉莉娅捂着嘴跑了出去
22:43:04 <守秘人> 希尔头上的脑浆味加上尸体的腐败味,让希尔彻彻底底地抵挡不住
22:43:24 <守秘人> 当你从地下室离开的时候,你似乎感觉到这个楼梯正在无限地向上延伸
22:43:33 <伊古拉·博金> 听着这两个的叫声,果断选择了离开去找亚当
22:43:35 <莉莉莉娅希尔> 使劲跑
22:43:37 <守秘人> 但一个恍惚的功夫,你就出现在了厨房的楼梯间门前,仿佛你从未下去过一样
22:44:01 <守秘人> 而见过世面的肯从尸体上搜出一张破旧的驾照
22:44:15 <莉莉莉娅希尔> 不管别的,莉莉莉娅直接吐在墙角
22:44:18 <守秘人> 驾照被鲜血浸湿,照片早已看不清楚
22:44:37 <守秘人> 你隐约看到了尸体的名字:肯·赫克勒
22:44:47 <肯·特纳> “……操!”
22:45:13 <肯·特纳> 肯翻了个白眼,又干呕了几下。捏着驾照快步离开地下室
22:46:09 <守秘人> 博金和亚当发现,卧室里不乏被抓破的墙纸和地上、桌上的彩色瓷片。
22:46:41 <守秘人> 而在卧室正中铺有一个较大的床铺,床头上方有一幅用各种颜色涂抹而成的壁画。
22:47:05 <莉莉莉娅希尔> “简直是令人发指”莉莉莉娅抹了抹嘴,咽了口唾沫,踢了地上的老女人一脚“然后打算扒拉扒拉她身上的东西”
22:47:14 <肯·特纳> “我找到肯了,操!”肯把驾照把餐桌上一抛,“这疯女人喊的是地下那具尸体!”
22:48:04 <守秘人> 老女人的尸体还在抽搐着,脑浆的味道还萦绕在希尔的鼻翼间,你憋了口气开始搜索女人身上的东西
22:48:44 <守秘人> 你找到了一大串钥匙和一个名牌,这个女人的名字是玛吉·赫克勒
22:49:04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端详一下这幅壁画,判断一下它的价值
22:49:19 <守秘人> 这是一幅看起来非常粗糙的“壁画”,被胡乱地涂抹在墙面上,各种颜色的线条遍布了整个房间,所有的痕迹和手印,最后都指向一个黑色的球体,它位于床的正上方
22:49:25 <伊古拉·博金> 向那副壁画看去,试图理解画的是什么玩意
22:49:36 <守秘人> 当亚当和博金注视着那个球体的时候,构成球体的色块开始扭曲、转动,最后那个球直直地朝你们扑过来
22:49:55 <守秘人> SC 0/1
22:50:03 <亚当·阿德米林德> .sc 0/1
22:50:05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San Check:
22:50:05 <SCP-682> 1D100=53/60 成功
22:50:05 <SCP-682> 亚当·阿德米林德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60点
22:50:58 <莉莉莉娅希尔> “我说……这里应该不是杰克家吧?”
22:51:1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拿着老女人的钥匙和名牌站起来
22:51:23 <肯·特纳> “他,住楼上吧,大概。”肯瓮声瓮气地回答
22:51:23 <伊古拉·博金> .sc0/1
22:51:25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San Check:
22:51:25 <SCP-682> 1D100=27/45 成功
22:51:25 <SCP-682> 伊古拉·博金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45点
22:51:41 <守秘人> 亚当紧闭双眼,博金则默默念叨着什么,当你们回过神来,球体还在原位,看起来刚才经历的只是幻觉
22:52:07 <亚当·阿德米林德> “幻觉吗”
22:52:09 <伊古拉·博金> “这鬼东西太邪门了”
22:52:33 <亚当·阿德米林德> “确实,再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吧”
22:53:02 <亚当·阿德米林德> 亚当看看卧室里的其他地方,衣柜床头柜之类的翻找一下
22:53:34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拿着钥匙去北面的门挨个试试
22:53:50 <伊古拉·博金> “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个老女人不会是嗑药嗑疯了吧”
22:54:40 <莉莉莉娅希尔> “肯,你那边搞完了么?”
22:54:53 <守秘人> 亚当观瞧卧室,四处都是破坏的痕迹,你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家具和别的有用的东西
22:55:07 <肯·特纳> “搞完了,搞完了。”肯吸吸鼻子,“走,我们去找杰克……不过老实说,我感觉这地方怪怪的。”
22:55:28 <亚当·阿德米林德> “这里似乎都被破坏过了,没什么东西,我们出去吧”
22:55:40 <守秘人> 希尔来到了上锁的门前,当你伸手将钥匙插入门锁的时候,门似乎随着你的接触,扭曲成了一个点,然后再次恢复原样
22:55:46 <莉莉莉娅希尔> “你上来……我刚才走这个楼梯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22:55:48 <守秘人> 希尔再次认为,这或许是幻觉,但门把手上突然出现的血手印,似乎证明刚刚确实发生了什么
22:55:53 <守秘人> 接着,随着门内传来的“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
22:55:58 <守秘人> ——SAVE——

失落的缴款【05】 · 信仰,微笑与恶意四伏

https://blog.dominoh.com/73b55566.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2-04-08

更新于

2022-07-27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