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特镇的邀约【02】· 要小女生搭救,你丢不丢人啊

———————————————存档分割线——————————————

<KP机> 书接上回,韦德与弗洛德二人被哈德士警官从警局赶了出来,但二人也算是把档案都看完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真是狼狈啊,”弗洛德挠挠头,“不过这个案子,实话说挺诡异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还记得酒吧在哪个方向吗”韦德打开了谷歌地图,把手机抛给了康曼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找找自己上一次来拉比特去过的那个酒吧的位置
<KP机> 作为社交与娱乐的场所,酒吧的位置当然也在中心广场附近,不过现在才刚刚下午两点多,很显然酒吧还没开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望着紧闭的大门,“我们来得不是时候。”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看了看手里提溜着的苹果酒: “那晚上再来吧,现在我们是先去西边还是去找南茜?”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先去看看案发现场吧,去得早说不定还能来得及找到些什么新线索。”弗洛德点一支烟叼在嘴里,“得,这下我真成侦探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好像案发现场和脚印指向的都是西面,没事,我刚才不也掉了掉书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欺诈失格”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但愿能尽快搞定这件事情。”弗洛德吐出个烟圈,“有位智者曾经说过,当大家都认为你在欺诈的时候,你没有欺诈,这未尝不是一种欺诈。”

<KP机> 在短暂的商议后,俩骗子决定下一步先前往西城区的案发现场看看情况
<KP机> 按照报纸上的记载,二人沿着城镇上的主干道一路往西前进,周围的喧嚣不知不觉的小了,房屋也变得稀疏起来,那茂密的森林已然出现在前方的不远处
<KP机> 就在这毗邻森林的位置上,你们终于找到了那条案发的小巷
<KP机> 巷口拉着一条黄色的警戒线,但周围看起来并没有值守的警察,只有两名中年妇女正在那窃窃私语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没有条子,这次你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咳,我这人很胆小的。”弗洛德咧咧嘴
<KP机> 那两名妇人并没有太掩饰她们的讨论,你们听见那边依稀传来:“……听说啊……死的可惨……那时候……可怜……”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有点茫然“调查个现场怎么还露怯了”,然后他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难道是……你……”韦德看向了中年妇女“我尊重你的个人癖好”

<KP机> 俩妇女显然没注意到你们,她俩一边聊着一边慢悠悠地准备向其他方向走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逗你玩的。”弗洛德耸耸肩,低声朝韦德撂下一句话,然后晃悠着往警戒线走,“那俩姑娘就交给你了,我没那么擅长和人打交道。”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的表情: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看不出来”韦德不想搭理康曼,追上那两位妇女,露出了职业假笑“两位女士,打扰一下,我是外地来的学者……我对你们刚才口中的话题有点感兴趣”

———————————————弗洛曼线——————————————
<KP机> 趁着韦德去吸引妇人们注意力的当口,弗洛德迅速地就来到了警戒线旁边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警戒线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


<KP机> 在警戒线外看不到什么,但你看见这是个死胡同,里面还有一个小拐角,拐角口依稀能看见许多人留下的脚印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Okay……来吧。”弗洛德从行李箱中取出一顶鸭舌帽戴上,然后钻过警戒线往里走
<KP机> 你轻松越过了警戒线,说到底这也就是一根轻飘飘的塑料绳而已,并不能拦住那些对它没有敬畏之心的人
<KP机> 弗洛德三两步跨过那简短的距离,来到了拐角处
<KP机> 转过拐角后,一座用旧板凳和旧沙发搭成的“窝”出现在你面前不远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挺艺术的。”嘟囔着凑近看看,注意不破坏可能有的线索
<KP机> 靠近后,你看见这个“窝”此时已经被发黑的血液所覆盖,干涸的血迹从沙发坐垫的位置呈现放射状覆盖了一米见方的范围,你注意到小巷的两侧是高高的砖墙,再往外是两栋三层住宅楼与行道树。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掏出手机整体拍张照,然后弗洛德看看沙发附近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细节
<KP机> 你过个侦查
<SCP-682(骰子)> 弗洛德·康曼的侦查检定结果是!D100=86/25 诶嘿,失败了!
<KP机> 这里显然是类似流浪汉的人的居所,地面上堆放了各种杂物,它们对搜索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加上警方之前已经来过一次,现场早已被他们勘察过,因此弗洛德在周围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值得注意的新线索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那就不看了,弗洛德仰头避开血腥味,远处那几个居民楼的位置能看到小巷吗?换句话说,假设楼上有住户的话,有可能看到案发现场吗
<KP机> 理论上可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好,那么弗洛德先撤出来,打算去看看韦德那边聊得怎么样了

———————————————韦德线——————————————
<KP机> “额……”听见韦德打招呼的话语后,两位女士面面相觑,“好吧,您好,先生,您的意思是……?”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是这样的,我是来你们镇子上采风的,我的研究方向属于那些都市传说什么的”韦德递出一张名牌“你们口中那个‘死的很惨’的人能详细说说吗”
<KP机> 俩妇女看了看你的名片,选择相信了你:“喔,好吧”
<KP机> 其中一位先开了口:“哎……先生,这件事本来我们是不该讨论的,但我可认识那个死掉的家伙呀,他叫埃文斯,本来是镇子上的一个护林员”
<KP机> “但是几年前的一次巡林之后,这个可怜人突然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痴呆,什么事都做不成了,还成天蹲在小巷里面,一旦有人想靠近,他就会嚷嚷着“它们要换掉我!它们要换掉我!”然后在小镇里乱跑”

<KP机> 另一位妇女也开了口:“是呀,当时还闹出不少乱子呢,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埃文斯疯了,也没责怪他,他以前还给镇子做了不少事情呢,所以最后一来二去的,大家就把埃文斯赶到了这里,给了他点旧物件让他有个容身的地方,然后轮流给他送些剩饭菜吃”

<KP机> “当时给埃文斯送饭的就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据说当时现场太惨烈了,那可怜的孩子直接吓晕过去了,哎”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哦哦哦,我听说过这种事情”韦德掏出笔记本,快速地记录下她们说的重点:“这就好像那种……那叫什么来着……对,寄生或者是附身一样的事情?”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咬了咬笔,继续问道“他有找过驱魔或是看过医生吗?”
<KP机> “当然找过,可驱魔的牧师和医生想靠近他他都会发狂咧”第一位妇人晃了晃脑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真是可怜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丧心病狂的凶手会挑这种人下手”韦德只感到唏嘘“我听说类似的谋杀案件还发生了两起,那两起案件你们有了解过吗?”
<KP机> “不清楚”她们摇了摇头,“只知道好像是发生在教堂还有集市区那边,哎,真希望哈德士先生能尽快抓到那个凶手呀”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哈德士先生一定能不负众望的”韦德收起了笔记本“两位女士,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埃文斯既然是在巡护树林之后发疯的,你们有听说过那个树林的风言风语吗?或者那个树林是在哪个方向?”
<KP机> “这……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俩人茫然地摇了摇头,“您瞧,我们镇子周围这一圈都是树林,只有守林人知道他们的巡逻路线,不过林子的深处应该是没人进去的,我听说守林人一般也就在镇子边上这一圈树林里巡逻”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感谢二位,方便透露一下最后那个送饭的姑娘的联系方式吗,我觉得采访一下她一定会很有趣的”
<KP机> “她好像就住在附近吧……”二人想了想,“但我们不清楚她到底是谁,也许警官们知道”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再次露出一个职业假笑,冲着两位女士点点头“那我的冒昧叨扰就到此为止了,希望二位女士生活愉快”

———————————————汇合线——————————————
<KP机> 在韦德聊完天后不久,弗洛德也完成了他对现场的勘察,而就在弗洛德打算重新跨出警戒线的那一刻——
<KP机> “踏踏踏……”
<KP机> 一连串的脚步声从箱子入口的位置传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有些狼狈地弯腰想躲回拐角
<KP机> 你刚刚退回拐角,就看见你们刚刚见过的哈德士警官带着俩警察步履匆匆地从巷子口走了进来,而不远处的韦德也看见了这一幕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顺势躲进旁边的阴影里,然后开始坏笑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下尴尬了,弗洛德龇牙咧嘴地蹑手蹑脚地绕过沙发,准备蹲在它后面躲好,等警官们离开
<KP机> “走吧,进去现场再搜查一圈”
<KP机> 哈德士的声音从警戒线外面传来
<KP机> 弗洛德有潜行吗?有你过一个困难难度的潜行
<SCP-682(骰子)> 弗洛德·康曼的潜行检定结果是!D100=87/40 诶嘿,失败了!
<KP机> 那么,两分钟后......
<KP机> “不许动!!!!”
<KP机> 哈德士的怒吼炸响在巷子里
<KP机> 一名年轻的警员手枪都掏出来了,瞳孔地震地瞪着蹲在沙发后面的弗洛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哇哦……好像玩脱了”韦德听见那声怒吼,咽了一口唾沫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弗洛德没有理会哈德士的话,按照自己的节奏,顺势絮絮叨叨地慢慢直起身,用手中的铅笔敲打着画了些抽象图案的笔记本,“我们又见面了,哈德士警司。你们已经亲历三个现场了,难道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吗?朋友们,你们真的需要一些来自专业人士的帮助,我可以考虑成为你们的顾问——言归正传,你们没有注意到几位受害者的伤口之间的巨大的、诡异的共同点吗?”
<KP机> 哈德士眯着眼睛:“我警告你,我现在随时可以开枪把你击毙”
<KP机> “我不会听你的巧言令色,我只知道,有一种人会在事后未经允许地返回案发现场——凶手本人”
<KP机> 两名警察也很紧张地看着弗洛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想了想,再次用手机拨出了牧师的电话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检查我有没有携带武器。但如果你们没有找到实质证据却对我做出这样的指控,我会在之后起诉LTPD——不好意思,我忘记提到我还有专业审计师的副业了,”弗洛德摊摊手,走到哈德士面前,“我之前在警局已经告诉过你我私人侦探的身份了。所以你们有判断出到受害者们究竟受了什么伤吗?事先说明,你们在卷宗中提到的大型刀具是错误的判断。”
<KP机> “不许动!”哈德士喝住了你继续向前的行动,然后扭头向另一位警员,“去,搜他的身”
<KP机> “先生,请配合”另一位警察来到你旁边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配合搜身:“麻烦不要弄乱我的行李箱。”
<KP机> 警察对着弗洛德开始上下其手
<KP机> “报告!没有发现枪支,但有一把裁纸刀,还有一包……大麻叶!”没多久,警察完成了对弗洛德的搜身,起身报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诶,怎么没动静了”韦德把还没拨出去的电话掐了,然后悄咪咪地靠近现场
<KP机> “大麻叶?”哈德士瞪住弗洛德,“还有裁纸刀?”
<KP机> “我想你不会介意和我们回去做一次毒品测试吧,私家侦探先生?”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请谨言慎行,哈德士警官,”弗洛德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假设你个人对大麻有什么意见,那么这是你的自由;但你现在代表着法律,最好还是不要发表一些不合适的言论,不是么?”
<KP机> 就在现场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时候
<KP机> “哼哼~~哼~~”轻快的歌声伴随着脚步声再次传来
<KP机> 一个穿着冲锋衣,带着鸭舌帽的金发少女蹦蹦跳跳地出现在巷子的另一端,她手上还握着一杯鲜榨苹果汁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见状,再次识趣地消失在阴影里
<KP机> 这明显就是你们不久前刚刚见过一面的牧师女儿——南茜,在看到现场的画面后,她愣了愣,然后一蹦一跳地走向这边,嘴里还对着弗洛德喊到:“师兄!你怎么在这?”
<KP机> 弗洛德甚至能看见她朝自己挤了下眼睛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是有关考文德的事情,南茜。”弗洛德很微妙地挑挑眉,然后看向哈德士,“well,警司先生,我之前提到的,作为顾问的offer依然有效,”
<KP机> 南茜点点头,完全不害怕地靠过来,甚至还打算把手上的苹果汁递给弗洛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接过苹果汁,表现自然地向南茜咧咧嘴,然后看向哈德士:“警官,我还需要去做检测吗?”
<KP机> “别靠近他,小姐!”哈德士伸手拦住了南茜,“他身上有刀具,还有大麻叶,我现在怀疑他可能有吸毒后激情杀人的嫌疑”
<KP机> “大麻叶?喔……”南茜眨巴了一下好看的蓝眼睛,露出了然的样子,“我想那可能是我的课外兴趣作业,长官,我很喜欢研究植物,所以拜托师兄给我带了一点……师兄,你不会带太多了吧?”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向弗洛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眼角抽了抽,苦笑着回答:“也许吧,我想我准备的量还算合适,主要是担心你不够用。”
<KP机> “喔,天哪,你看,长官,我这个师兄他可能这里有点……”南茜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还对这里不熟悉,我想他一定是想看看风景结果迷路到这里了”
<KP机> 哈德士左看一眼弗洛德,右看一眼南茜,满脸狐疑,但他最终还是抬起头看着弗洛德:“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KP机> 作为牧师的女儿,哈德士显然是认识南茜的,你们这一唱一和之后,他语气显然松动起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说了不算,警官先生,”弗洛德真诚地摊摊手,“毕竟你现在怀疑我是犯罪嫌疑人。”
<KP机> “南茜小姐,我要以警官的身份告诉你,这位先生身上携带的大麻叶达到了50克,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剂量,你明白吗?课外兴趣也不能触犯法律”弗洛德的花言巧语让哈德士再次瞪了他一眼,接着,他蹲下身,很认真地对南茜说到
<KP机> “明白,明白,长官”南茜点着头
<KP机> “我还是不能信任你,但我想你暂时可以走了——那包大麻叶得留下”哈德士重新站起身,冷冷的看着弗洛德:“有问题么?先生”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没意见,但是像我之前提到的,我有审计师的副业。”弗洛德笑眯眯地回答,然后收拾自己的行李箱
<KP机> 在这一番插曲之后,南茜和弗洛德肩并肩走出了巷口,他们听见背后远远传来哈德士的命令声:“看住现场,接下来不能再让任何无关人士进去,明白了吗!我要亲自进去再搜索一遍物证……”

———————————————存档分割线——————————————

<KP机> 书接上回,弗洛德与韦德在从警局离开之后,前往了刚发生的第三起凶案的现场小巷,结果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中,前去勘察现场的弗洛德意外与哈德士带领的警察队伍相遇,在气氛紧张的时刻,帕克牧师的女儿——南茜突然出现,并用谎言帮助弗洛德化解了危局
<KP机> 现在,南茜与弗洛德一起离开了小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呃……谢谢你的苹果汁…和刚才的一切”弗洛德举杯喝一口,“我应该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弗洛德康曼,私人侦探。这位是韦德·亚历克斯。”

<KP机> “不用客气”少女拉了拉自己的鸭舌帽,撇着嘴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们是父亲找来的人,但我想我也有关心考文德的权利”
<KP机> “当然,我想我们可以做点交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出来跟上两人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康曼,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运气不太好,别提了。”弗洛德摸摸鼻子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南茜小姐,你好”韦德低头示意“你在现场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吗,我这边有一点小收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有用的不多,我一会儿想去别处看看。”弗洛德向韦德点点头,然后转向南希,“刚才那事儿,你干得……嗯,很漂亮。对于交换,你有什么想法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对吧”
<KP机> 南茜单手插兜地走在你们前面,在外人看来她就像是在给你们带路似的:“你们有你们想调查的,我有我的,但你说得对,先生,我们目前的目标应该是一样的——所以……我想我可以给你们分享一点我的‘课外活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的爱好挺……少见的,很有意思。”
<KP机> 少女停了下来,转过头,盯着弗洛德看了一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所以我推特下面那个回复是你发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笑眯眯地没正面回答:“我很感兴趣。”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来了一点兴致“我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会喜欢凯尔特结”
<KP机> “喔……”她点了点头,却没多说什么,只是又转回了身子,继续带路:“一点个人爱好而已,说说现在的事吧,我其实本来也是想来看看现场的,不过我在来之前先去了一趟周围,拜访了几位邻居”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哦?你有打听到什么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在这方面有过一些研究,或许有空了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KP机> “我刚刚看见这位韦德先生和那两位女士聊天了,看来你们现在已经知道第三位受害者是那位叫埃文斯的患有精神疾病的先生了吧”南茜叹了口气,说着自己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大部分人在他受害的时候都睡得很熟,但乔蒂奶奶碰巧睡眠一直都不好,她告诉我说凌晨一点左右她曾经听见过埃文斯的惨叫声,但埃文斯的精神状态一直都有问题,所以她没放在心上,结果早上起来才知道他遇害了,奶奶她……很自责”
<KP机> “不过奶奶说她很确定那个时候她没有听见第二个人的声音”接着,南茜补充了一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看着旁边其实并不清楚状况的康曼,小声对他补充着自己刚刚收集到的信息:“埃文斯,镇上的护林员,去了趟森林然后疯了,具体的事情回头再告诉你”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想也是。”想到那些骇人的伤口,弗洛德声音有些低沉,“你见过考文德吗?我是说,那个时候。”
<KP机> “没有,我对宗教一向没什么兴趣,出于一些……私人原因”她看上去不想深入谈论这个,“而且自从考文德出事后教堂就一直封锁着,连我父亲也没再进去过”

<KP机> “我已经说了一条我的发现了,那你们呢?两位侦探先生在现场有发现什么吗?甚至让哈德士先生那么紧张”她挑了挑眉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回答了南茜的提问“我们翻阅了一些案宗,这样说吧,那些伤口就像是异形电影里的受害人一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有一个比较吓人的猜想,但现在还需要一些证实。”弗洛德点一支烟嘬一口,“在这之前,我们不如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其它能打听到的线索。”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不过……假设之前两处案发现场都发现了可能是凶手的足迹,也许这里也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弗洛德扭头看看巷子的方向,“可惜我不方便回去了。”
<KP机> “卷宗?”南茜眼睛一亮,“那些伤口怎么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言简意赅地说道“破体而出,他们的伤口是向外翻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警察们认为这些伤口是大型刀具造成的,但根据我的判断,正如韦德所说,它们的痕迹很让人不安。”
<KP机> 金发少女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那……那就跟我从那位姐姐那问到的情况对上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洗耳恭听”弗洛德挑挑眉
<KP机> “我去找了那位给埃文斯送饭的姐姐,她说她当时去送饭的时候,看见埃文斯整个躺靠在那张他的旧沙发上,面目狰狞,肚子上破了个血淋淋的大洞,可惜当时天还没完全亮,她没有把尸体的模样看的太清楚,后来她就吓晕过去了”

<KP机> “她还说她在过去的路上没有看见过其他人的脚印,附近也没有其他人的踪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埃文斯疯了之后生活就不能自理了,镇上的人可怜他所以会给他送饭”韦德低声对康曼补充细节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主啊,我们在对付什么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无论这些案件的始作俑者是……谁,直觉告诉我,林子里也许会有什么线索。”弗洛德深吸一口烟,焦油带来的刺激让自己清醒一些,“也许我们最终没法避免探索野外,但在那之前,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能够防身的东西。”
<KP机> 南茜听完你们的话后,也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见南茜开始思考,开始说起了自己的调查结果“埃文斯常常念叨一句话‘它们要换掉我!它们要换掉我!’”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这句疯话或许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方向”
<KP机> “它们要换掉我……”南茜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但过了一会后她还是甩了甩头,重新看向你们,“那你们下一步打算去哪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准备和你聊聊你的推特内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明明对宗教不感兴趣,但凯尔特结必然和宗教意味分不开,我看不懂你发的人脸雕塑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这些图案让我不安”
<KP机> 她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转过了脸:“……我说了,那只是一些个人爱好,你们不会感兴趣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就当是消化一下我们的紧张情绪吧,聊一聊没坏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可能没有自我介绍过,我是神秘学家,有正经学位的那种,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是侦探而是学者”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讲讲吧,南茜小姐,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过个心理学,南希对这个话题持有什么样的态度?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见康曼开始察言观色,自己也皱了皱眉头干起老本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想知道南希的遮遮掩掩出于什么情绪
<SCP-682(骰子)> KP为弗洛德·康曼暗骰的心理学结果为:63/60  失败
<SCP-682(骰子)> KP为韦德·亚历克斯暗骰的心理学结果为:84/86  成功

<KP机> 南茜的态度过于模棱两可,弗洛德一时半会很难把握住对方的具体心态
<KP机> 韦德则察觉出,面前这个女孩明显还了解一些你们并不知道的隐情,但或许是仍对你们有所怀疑,她现在看起来还不太愿意全部都和盘托出
<KP机> “……我们还是去看看其他现场吧”南茜没有接韦德的话头,“就在集市区那边,我认识路”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点头:“需要我给南丁格尔先生打个电话吗?他知不知道你来找我们?”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见南茜不愿开口,韦德也没什么继续说服她的想法“你会有时间了解我们两人的,我们先去现场看看吧”
<KP机> “不用”她耸耸肩,“他知道我出门玩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那就省事儿了。”弗洛德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KP机> 集市区位于拉比特镇的西南边,与小巷相隔不远,销售各种商品的摊位在街道上排成一条长龙,延伸了数百米之长,一眼望去,能发现这里最主要的商品就是各类水果和来自森林的野味,还有部分手工制作的苏格兰特色纪念品,例如形态各异的凯尔特结编织品等,你们在行进的路上甚至看到有些摊位在贩卖德鲁伊护符。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来的路上我还在思考带点什么纪念品回去,现在看来找到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案发现场在哪里呢,南茜小姐?”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看过现场回来的路上再买吧,”弗洛德叼支烟在嘴里,“拉比特的信仰还挺……自由生长的。”
<KP机> 在南茜的带领下,你们来到了集市区的一角,这里是一个空荡荡的摊位,虽然没有警戒线,但周围的人流还是都下意识地绕开了这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看来就是这个了。”弗洛德驻足四下看看
<KP机> “玛莎姑姑今年四十多岁了,以前她就在这儿卖水果,除了自己种植的水果以外,她还帮一些镇北果园的种植者销售”南茜抚摸着那摊位上的桌板,神情有些哀伤,“现在旅游旺季马上到了,她想多做准备,我常常能看见她每天都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去,基本上是集市回去最晚的人”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愿她安息……”弗洛德摇摇头,“你知道她被害时的情况吗?”
<KP机> “最先发现玛莎姑姑遇害的是旁边的摊主汉姆大叔,他9月15日的早上六点来到摊位时候,看到了玛莎姑姑,他说他那时候双腿跪地,脸朝下趴在摊位上,腰部还破了一个大洞,内脏和烂肉就挂在洞旁边,连血都滴干了,因为能看见她膝盖下的一大片区域都是血,大叔他立刻报了警,后来为了避免惊扰其他人,警察们对现场做了处理,也没有拉警戒线,但大家还是不愿意靠近这里”南茜指了指隔壁同样空着的摊位,“大叔他也好多天没有来了,我想他一定很难过”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他?也许他能帮上忙。”
<KP机> “不,我突然……我还是有些难受”她望着空荡荡的摊位,有些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然后深呼吸了几口:“我想自己去其他地方走走,就不和你们一起了,接下来的部分要不还是你们自己看看吧,下次见面的时候和我说说就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不留痕迹地瞥了一眼韦德:“呃,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留意到了异样“我们会联系你的,你注意自己的安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要求一次心理学看看南茜离开是不是真的因为难过
<SCP-682(骰子)> KP为弗洛德·康曼暗骰的心理学结果为:58/60  成功
<KP机> 南茜看起来就是触景生情了,突然感到有些难过,但又不愿意在你俩面前失态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那就由她去吧,呵,小屁孩
<KP机> “谢谢”她吸了吸鼻子,然后扭头走入了人群里

拉比特镇的邀约【02】· 要小女生搭救,你丢不丢人啊

https://blog.dominoh.com/de2c06b3.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3-01-20

更新于

2023-02-08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