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特镇的邀约【01】· 两个骗子探命案

<KP机>———————————————————开幕———————————————————
“呜呜————”

9月23日,星期六,中午时分,汽笛的鸣响似乎还萦绕在空气中,出站的人群里,弗洛德·康曼与化名为韦德·亚历克斯的菲克·沃伦正一起缓缓地走下拉比特镇那座老式火车站的木制楼梯,在他们身后的站台里,工人们正在紧张有序地为那辆颇有年头的绿皮火车检修注水,一箱箱堆砌齐整的特产苹果则被安静地放置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等待着被装上火车发往英国各地。

出站的人群很快在熙熙攘攘中散去了,只有新鲜的空气伴随着吹拂树叶的风迎面而来,在出站口不远处的前方,一座小小的木质路牌上正标注着拉比特镇的简要地图,路牌的不远处就是一处报刊亭,一位留着红胡子的大叔正在向路过的旅客们兜售着今日刚刚发行的报纸。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随手买了两份报纸,递了一张给康曼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与韦德交换一个眼神,接过报纸随手翻开:“南丁格尔先生会来接我们吗?”
<KP机>根据你们了解的消息,作为本地仅有的牧师,帕克先生可能无法来迎接你们,不过他一般都会留在自己教堂旁边的家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牧师这个点应该在上班吧,虽然我是看不懂他们的工作”韦德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太阳“要不咱们打听一下他的教堂,直接过去可能还能蹭个午饭”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朝着卖报纸的大叔搭话“嘿,大叔,你知道帕克.南丁格尔的教堂在哪个方向吗?我俩是他的朋友,外地来的”
<KP机>“你们找帕克牧师?当然,伙计,我很乐意帮忙,你们看到那张路牌上的地图了吗?沿着这条路往前,路过广场,再朝着西边走,帕克先生的家就在教堂附近咧!”红胡子大叔笑呵呵地说着。

<KP机>你们翻开报纸后,看见这份本地的日报上的头版正用严肃的字体刊登着一份警方通告:

【继本月9日与15日的凶案后,今日凌晨在镇西居民区发生了第三起凶杀案,凶手疑似与前两起相同。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并积极与阿伯丁、爱
丁堡警力配合,以期早日破案,抓获凶手。
警方在此呼吁镇民们尽量于天黑前返回居所,关好门窗,不要在街道上走动。警方也会进一步加大巡逻力度,还小镇以安宁

拉比特警局

2022年9月23日】
<KP机>而除了警局通告外,报纸上还刊登了一些关于苹果园收成不错,旅游旺季即将到来,本地特色餐厅推出新品苹果塔一类的消息,不过都没有什么重要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收起报纸,微微皱眉:“谋杀案?这比我想象得棘手一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康曼你的笑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咱们混这行的,见过的人命还少吗”韦德咧嘴笑了一下,然后一边往大叔指出的方向前进一边继续打趣“这都是生意,我们可得抓住机会”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棒极了,弗洛德心情复杂地开始考虑如何安全地把牧师的委托金搞到手,一边低声嘟囔:“我只会耍耍嘴皮子,韦德,你知道我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这次也没带什么真家伙,要是动起手来,说出去肯定得被别的同行笑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安全第一。”弗洛德眯着眼睛确认一下方向,与韦德向着教堂方向出发,“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也许需要……起码能保护自己。”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这边的枪支管理法和老家的大相径庭,我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长的家伙都能搞到手,小小的手枪却不能过境,我带了一把凑活用的匕首,你还带了什么家伙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知道的,我只是个小小的侦探,怎么可能带武器。”弗洛德耸肩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也学着康曼耸耸肩“那看起来是我这个学者不称职喽”
<KP机>偏远小镇的道路符合你们对一切田园风光的美好想象,混合着稀碎卵石的沙土小路在你们的脚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阳光洒落在你们脸上,空气中飘来苹果的香气,路过的居民大多都会向你们点头问好。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要我说,来都来了,咱们必须吃一次拉比特的苹果派。”弗洛德咂咂嘴,“太绝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这边的苹果酒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单要是成了,我肯定得让牧师往我家里多寄上几瓶”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说到酒,几年前我在酒吧遇到过一个小贼,帮过他一把脱身。如果他还没进去,也许能帮到我们。”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这边就只认识了几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希望这次不用再打扰他们”韦德翻了个白眼,开始模仿拙劣的苏格兰口音“你知道和操着这样口音的UFO目击者聊天有多痛苦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乐呵呵地点一支香烟:“投其所好嘛,这也正常。谁知道这些人情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备着以防下雨也好。”
<KP机> 就这么的,你们一路前进,很快就路过了人来人往的中心广场,随后你们沿着那条道路继续向前,最终来到了一处低地上,一栋高大且明显颇有年头的教堂耸立在不远处的道路边,看起来庄严肃穆,同时另有一座小屋坐落在教堂的不远处,屋子的周围种着几棵松树与苹果树,烟囱正往外冒着烟,看上去非常温馨。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那个词叫未雨绸缪”韦德看见了教堂旁边的那座小屋“看来我们到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啊,想当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那棵苹果树才刚刚种下去。”弗洛德把烟在脚下踩熄,“走吧,我们去见见老受害者——我是说朋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老朋友,你在家吗?”韦德上前敲了敲门,站在门口静静等待。
<KP机> 就在韦德刚准备敲门的时候,另一个方向上突然传来了一连串轻快的脚步声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扭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扭头
<KP机>你们回头望去,便看见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姑娘,她一头金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辫,头上戴着鸭舌帽,背后背着书包,她脚步飞快而且熟稔的抢先一步赶到你们前面,并微微仰头,朝着你们露出了一个略带挑衅的眼神,接着她便拧动把手,打开了房门
<KP机>这个穿着冲锋衣和牛仔裤,看上去更像一个假小子的姑娘径直钻进了屋子里,你们听见帕克牧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KP机> “南茜?南茜?”

“砰!”(房门关上的声音)

“哎……”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摸摸自己的头发,“我脸上长东西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要看也应该先看我啊”韦德有点不甘心
<KP机> 帕克牧师的叹息声从里面传来,接着,他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房子的门口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牧师!”弗洛德打个招呼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刚才那位是?”韦德微微鞠躬,示意了一下刚才的那个假小子
<KP机> 留着山羊胡须,两鬓斑白的帕克牧师此时满脸无奈,他有些尴尬地看着你们两位熟人,又叹了口气:“抱歉……那是我的女儿,给两位添麻烦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No way!上次我来拉比特的时候,都没见到她。”弗洛德面带笑意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很活泼的孩子,也谈不上什么麻烦,要不我们进去聊?”
<KP机> “当然,请进吧,我为二位准备了上好的茉莉红茶”这位年过五十的牧师轻咳了两声,让开了道路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居然只有红茶吗……要不要来比比谁先能从他这里搞到一顿免费午饭”韦德对着康曼耳语,然后走进了屋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接受了。”弗洛德眨眨眼,跟着走进屋
<KP机> 客厅里氤氲着红茶的香气,你们放下茶盏,那美好的滋味却还留在你们的唇齿之间,伴随着温暖在你们的肠胃里逐渐扩散,一路兼程赶来的些许疲惫也得到了舒缓。
<KP机> 帕克牧师安静地看你们享用了几口茶水后,才缓缓地开了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非常感谢两位能前来帮助,请原谅我的心急,但我想现在就向你们说明一下情况”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真是惶恐,我们二位本来还想着从您这里离开之后,去尝尝本地的苹果派呢”韦德放下茶杯,看向牧师“您要不先说说信里面没有介绍的情况?”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请允许我表达哀悼,很抱歉发生在你亲人身上的事。”弗洛德端着红茶,酝酿情绪
<KP机> “嗯”帕克有些沉重地点点头:“那我就开始了”

“我看二位手上拿着报纸,那你们可能也已经知道了,是的,我们这最近发生了三起命案”他的声音低缓,带着牧师特有的那种敬畏感,“最近的一起甚至就发生在今天的凌晨,而最早的那一起的受害者……是我的牧师,也是我收养的孩子,考文德”

“那是两周前的星期六早上五点(9月9日)……拉比特是个小地方,所以只有周六周日才有人到圣卡尼尔教堂礼拜。”

老人悲伤地看向窗外,高地上小教堂顶端的公鸡风向标被吹得摇摇晃晃的。

“多年以来,这间教堂只有我,还有考文德两人负责打理。我们周一到周五轮流打扫教堂,那周五正轮到考文德。他是个勤快的小伙子,原本是流落到这里的孤儿,比南茜大两岁……”提到南茜,帕克牧师又叹了口气,“十年前我收留了他,安排他跟随我聆听主的教诲,并为他在镇上找了住所”

“咳咳,抱歉,我说的闲话有点多了……”帕克摘下眼镜,擦拭了一下,“那天清晨,我来到教堂为礼拜做准备。当我拿出钥匙的时候,却发现门没有锁。我还以为教堂遭了贼,但转念一想,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难道会有人惦记那尊六人才能抬动的圣母像?”

“在我犹豫该不该报警的时候,我闻到了令人作呕的气味……”帕克牧师又是一阵咳嗽,“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医生,认得这种味道……我用力撞开了大门,心提到了嗓子眼……”说到这,他停住了,接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考文德,我的孩子……他就靠在那尊圣母像旁边,每周五晚上他走前都会锁门的,难怪门没有锁,也难怪会有那样的味道……他的肚子,他的肚子被整个撕裂了。像红棕色泄气皮球一样的东西……挤成一团,从破洞流到了地上,血液染红了石像的基座。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面容狰狞,盯着天花板空无一物的角落。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见到天父……但是我想,他临走前一定很痛苦……”老牧师颤抖着放下了茶杯,杯盖差点被掀翻在了桌面上。
<KP机> 他用力闭了下眼睛,粗重地呼吸着,好似在平复着胸腔里激荡的情绪,同时他用手势示意自己的话已经说完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如此悲剧……但我愿意相信,考文德此时已经回归了天父的怀抱,而在人世间的我们不能如此沉溺于悲伤”韦德听完案情后脸色难看地看了康曼一眼“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上帝啊。”弗洛德皱皱鼻子,用手在额头和胸口点了几下,“我明白你的心情。”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们言归正传吧,考文德应该也不希望见您一直这样,您是委托我们两位找出凶手吗?可恕我直言,警方应该已经介入了调查,不是吗?”
<KP机> “是的,是的,我很相信洛克斯警长的能力,我也相信他们有能力将罪犯绳之以法”帕克捂了下面颊,“但,上帝啊,我实在不能忍受就这样等待着消息,考文德他就那样在我面前离开,我实在不能......所以我希望能得到两位的帮助,哪怕能快上一天抓住凶手,我也能得到一些安慰”
<KP机> 他又喝下一口茶水:“二位如果愿意帮忙的话,我在本地还算有些威望,只要你们不和警方发生正面冲突,我应该还是能说上一些话,帮你们周旋一下的”
<KP机>“关于我所知道的,二位还有什么要询问的吗?我愿意提供任何我能提供的帮助”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另外两位受害人你了解吗,或许三位受害人有某种相似之处?”
<KP机>“另外两位……”帕克抿了抿嘴唇,“今天凌晨受害的那位可怜人是谁我还并不清楚,但报纸上说他是在西城区遇害的,也许那里有人知道,至于考文德之后的第二位受害者我知道,她叫玛莎,是位性格很直爽的女士,她在集市区她自己的摊位上被发现”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沉思片刻:“我们确实可以先就这些事情进一步聊聊——不如我们先去餐厅坐坐,边吃边说。”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不错,您的红茶确实让我们胃口大发,我们下车之后第一时间就过来了,当然,前提是帕克你不介意的话”韦德顺着康曼的话往下说,然后对着牧师眨了眨眼
<KP机>“额……当然,我很乐意尽一点地主之谊”俩骗子这一唱一和给帕克直接整的在道德的火刑架上烤,他愣了一秒之后点了点头
<KP机>年长的牧师站起身,轻轻弹了弹自己身上的衣袍:“那,我带二位去中心广场上的那家餐厅?外地来的旅客都喜欢去那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嗯……我们会想办法去调查一下的,”弗洛德的神情完全沉浸在案件中,似乎有些走神地起身披上外套,“警方能为我们公开一些线索吗?我是说,假设我以私人侦探的身份拜访的话。”
<KP机>帕克一边换上外出用的长袍一边沉吟了一下:“……我想应该是可以的,二位在业界应该都很有名望,如果你们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我想警方也会愿意和你们进行一些合作,当然,如果你们遇到了麻烦,可以来找我,我可以为你们向警方做担保”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噢,当然,我相信我们会和官方合作愉快的。”弗洛德说着差点露出兴奋的微笑,但很快收敛住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们也可以自己想点办法,但如果以您的名义,这些事情会好办不少”韦德也起身跟在两人后面“路上您可以讲讲考文德的社交情况吗,我比较好奇这是不是熟人作案”
<KP机>“绝对不可能!”韦德话音未落,帕克就斩钉截铁地说到,“抱歉,我有些激动了,但我坚信这绝对不可能,考文德……考文德他是那样好的一个孩子,他的言行都符合主的教诲,除了在教堂服务,他还经常无私地帮助其他人,镇子上的邻居们也经常用水果或是糕点之类的答谢他,他绝对不可能在镇子上有什么仇人,我想肯定是外地来的逃犯之类的害了他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老实说,能够在教堂中做出这样的事……我很难不怀疑凶手的信仰。”
<KP机>“我们不应以这些行动来判断一个人的信仰”听你提及教堂,帕克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但不管他是谁,在圣母与天父面前犯下这样的恶行,他都无疑要受到主的制裁”
<KP机>你们就这么一边聊着,一边走出了房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愿罪人都受到应有的制裁。”弗洛德仰望远方虔诚地同样在胸口画十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毫无人性的凶手……唉”韦德见没有什么重要信息,只是不住地叹气
<KP机>路上的行人稍微多了一些,你们默契地没有在公开场合讨论案情,只是闲谈着一些风景之类的事情,很快就来到了位于广场附近的餐厅,命案的风波看起来被警方控制的很好,这里的生意依旧兴隆,有不少本地人和旅客打扮的人在门口进进出出
<KP机>帕克牧师显然在本地很有威望,服务生看见是他后,非常恭敬地把你们请到了位于二楼的一处包厢内
<KP机>“最近正是苹果收获和出口的时候”帕克微笑着翻开菜单递到你们面前,“二位自便吧,不过我推荐你们可以尝尝那个苹果塔,那是应季的特色菜”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很不客气地点了苹果塔,再加个派:“南丁格尔先生,你太客气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三份苹果塔,三份苹果派,两杯苹果酒……”韦德接过菜单,一边点菜一边看向帕克“还有什么推荐吗”
<KP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们觉得帕克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与苹果有关的特色菜,你们可以都看看”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算了,让你太破财也不好,服务员,就这么些吧,哦对,先给我们来点冰柠檬水”
<KP机>服务员接过你们的菜单,点点头出去了,不多时,新鲜的冰镇柠檬水和帕克点的热红茶就端上了桌子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上菜前,弗洛德还是聊一些开胃的话题:“南丁帕尔先生,现在考文德在什么地方?”
<KP机>帕克用勺子搅动着红茶:“考文德他……还有其他的受害者,应该都在警局的停尸房里,另外,我想警方应该还留有现场的档案”
<KP机>“当然,有关考文德的事情……你们也可以问我,我毕竟是目击者”他抿了一口茶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他在遇害前,有没有表现过什么异常?”弗洛德嗦一口冰水,“对了,南希单独留在家里没关系吗?”
<KP机>“没有,考文德他那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帕克摇摇头,“至于南茜……唉,那孩子,随她自己去吧,她在十年前遭遇了一些意外之后就跟我疏远了,尤其是五年前她母亲因病去世之后更是如此”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挑出一块冰块,放在嘴里含着“对了,作为案发现场的教堂应该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吧,当时有发现什么线索吗,我们想在找警方之前先了解一下”
<KP机>听见韦德的话,帕克点了点头,在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开了口:“我也算略通医术,当时我第一时间就过去检查了那孩子的身体,但很遗憾他那时候早已离开了我们,根据我的判断,他离开人世的时候可能在我发现他的十个小时前,也就是……九月八号晚上的七点左右”
<KP机>“他离世的原因无疑是腹部的那个伤口,我想那应该是锐器制造的,但我没有在现场发现什么凶器,我当时立刻就报了警,但后续的警方通报也没有发现,也许是被凶手带走了吧”
<KP机>“当时教堂里的窗都关着,地面上除了那孩子身边都很干净,没有什么延伸的血迹之类的东西,而且我事后去清点过,也没有发现财物上的损失”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陷入了思考,然后他继续提问“你说当时他的腹部被撕裂了,这不像是一个常见的伤口描述词汇啊……”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从自己的手提箱中取出笔记本,皱眉专注地在上面写写画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这……至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都不太寻常。”弗洛德很快在笔记本上完成了对服务员胸部的评价,合上笔记本严肃地开口,“这不像是什么常规的攻击手段。”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说到南希,她对考文德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了解吗?”为了不让牧师误解,弗洛德补充,“毕竟她和你住在一起,也许她也会留意到什么?”
<KP机>“她……说来惭愧,她最近几年几乎从不与我交流太多,每次回家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帕克显得有些尴尬和失落,“但帕克算是她的半个哥哥,我能感觉到她内心也是难过的,她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只不过也许她不愿意让我看见她软弱的一面吧”
<KP机>提及自己女儿的教育问题,帕克又叹了口气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方便给我一个南希的联系方式吗?我想线上和她聊聊。当然,我的职业素养会让我的调查尽可能不影响到她。”
<KP机>“联系方式?这个,我找找”帕克有些笨拙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在上面点了半天:“这个叫什么推……推特的可以吗?抱歉,我平时很少用这些年轻人的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当然,这个很有用,”弗洛德瞥了一眼账号,反手关注了南希:“我们晚些也许会联系她聊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也瞄了一眼,然后继续吃饭:“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KP机>闲谈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就在你们感到有些饥饿的时候,房门被敲开了,几位服务员鱼贯而入,然后把你们点的菜肴堆满了桌子——每一份苹果塔和苹果派的分量都足够喂饱一个成年人,而现在桌上放了一堆,隔着这堆东西你们都快看不见对面帕克牧师的脸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这边没有什么想要提问的了”韦德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开始拿起刀叉
<KP机>一个小时后——弗洛德扶着韦德,韦德扶着弗洛德,你俩手上还提溜着两瓶没喝完的苹果酒,帕克看起来想扶着额头但他忍住了,总之差不多这么个状况下,你们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餐厅的大门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感觉……嗝……你把我埋在墓地里,第二天我那边就得发芽……嗝”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这次算平局。”弗洛德低声向韦德嘟囔,如何向牧师道别,“南丁帕尔先生,我们会尽快找到真相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跟你电话联系!”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好好照顾南茜,我们有消息了,嗝,第一时间联系你”韦德对着牧师道别
<KP机>“感谢你们了”帕克毕竟是个好人,他真心实意地画了个十字架:“主会保佑你们的”
<KP机>牧师离开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那我们谁去局子跑一趟,还是一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我们一起行动吧,人生地不熟的,互相也有个照应。”弗洛德意有所指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然后弗洛德翻翻南希的主页,看她最近发了什么推
<KP机>南茜的主页上鲜有文字,而且发推的频率也不高,你发现她发的大多都是一些看起来古古怪怪的雕塑或是素描
<KP机>那些雕塑看上去就像是覆盖着叶子的人脸,素描里则绘画着一些风格粗犷但意义不明的图案,看起来像是什么古代浮雕或类似的艺术作品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啧,什么东西。”弗洛德挑几张抽象图案点赞,去刷刷存在感,然后收起手机,“走吧,咱们去找警官们聊聊,正好消消食。”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别急,这玩意我熟悉”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在手机上也打开了南茜的主页,开始调用自己那贫瘠的学者细胞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那就交给你了。”弗洛德乐呵呵地取出自己的侦探名片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这些东西的古怪是拙劣的模仿吗,还是在民俗与神秘象征的领域意有所指?那些素描能够构成什么信息吗,还是单纯的涂鸦乱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来都来了,弗洛德一边等韦德研究,一边翻翻推上的色图
<KP机> 韦德过神秘学
<SCP-682(骰子)>韦德·亚历克斯的神秘学检定结果是!D100=35/45 噢吼,居然成功了!
<KP机>那些覆盖树叶的人脸雕塑你看不出所以然,你从没有见过类似的雕塑风格,但那些素描你倒是有些眉目,这些素描里描绘的东西很像是所谓的“凯尔特结”,这是一种具有鲜明特色的传统之物,作为艺术品,凯尔特结是凯尔特历史中最与众不同的一部分,但是凯尔特结远非只是艺术品。他们是有着历史,文化和宗教意义的强有力的象征物,遗憾的是,现代学者仍未能对凯尔特结的具体含义解读达成广泛一致。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咳咳,康曼,看我给你露一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清了清嗓子,开始装腔作势地念到:“那些覆盖树叶的人脸雕塑我看不出所以然,我从没有见过类似的雕塑风格,但那些素描我倒是有些眉目,这些素描里描绘的东西很像是所谓的‘凯尔特结’,这是一种具有鲜明特色的传统之物,作为艺术品,凯尔特结是凯尔特历史中最与众不同的一部分,但是凯尔特结远非只是艺术品。他们是有着历史,文化和宗教意义的强有力的象征物,遗憾的是,现代学者仍未能对凯尔特结的具体含义解读达成广泛一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哇哦。”弗洛德半张着嘴,“你……有点东西。”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喏,这是常见的凯尔特结的图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咳,某种意义上南希算不算是异教徒?”弗洛德恶趣味地小声评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这玩意应该牵扯到宗教的正统性什么的了,单从这些图案倒看不出什么”韦德耸耸肩“省流来说,我也不知道这孩子发这些东西干什么,或许我们晚点得去找她一趟,现在我们先去局子吧,路上我再思考一下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嗯,一件件事做。”弗洛德点点头,在南希最新一条推文下评论:「我们行走于黑暗,侍奉光明」
<KP机>警局同样在广场附近,但比起餐厅,来往的人群总是更倾向于敬畏地稍稍远离这栋高大的三层建筑,餐厅的位置离警局本就不远,你们三两步路的功夫也就到了
<KP机>“中午好,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自动感应门打开后,负责接待的警员礼貌地站起来并询问道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交涉就交给长得帅的人了,弗洛德递给警员一张名片,然后后退半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们两位是帕克牧师的朋友,他委托我们来询问下考文德一案的最新进展”韦德掏出当时的委托信在警员面前晃了一下“我是韦德,学者,旁边这位是康曼,干侦探这行的”
<KP机>你过一个带奖励骰的信用检定
<SCP-682(骰子)>韦德·亚历克斯的信用评级检定结果是!B=8[奖励骰:7]=8/65 这是……极难成功嗷!!
<KP机>韦德过去的几次经历显然让他在业内闯荡出了一些声望,警员接过名片后端详了几眼便瞪大了眼睛:“喔……您就是韦德先生?我听说过您,唉,看来帕克先生他还是放不下考文德先生的死,竟然把您给请过来了,好吧,我想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一些帮助”
<KP机>警员恭谨地把信件和证件还给了你们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们不想麻烦你们太多,你们有这个案件的卷宗吗,可以翻阅一下吗?”韦德礼貌地提问“还有尸检报告,我们对尸体状况也很关心”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亲眼看看受害者的尸体。”弗洛德出示自己的从医资格证
<KP机>“我们的局长洛克斯先生他因为公务去爱丁堡了,现在局子里的事情都由副局长哈德士先生负责,调阅卷宗的话……理应给他打个报告的……”警员挠了挠自己的脸:“不过我想他应该会同意的,这样吧,你们先进去,回头我向哈德士报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点点头“辛苦你了,如果很麻烦的话,我们也可以直接和你们的副局长沟通”
<KP机>“没有关系,哈德士先生现在也在为案件的事情忙碌呢”警员点点头,“他现在应该正在巡逻,或许晚些就会回来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那我们就直接进去了,副局长回来了还请知会一声”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走进档案室,开始寻找这三起谋杀案的卷宗
<KP机>小镇上的治安明显很好,你们没过多久就翻到了最新的几期档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翻开来仔细瞅瞅
<KP机>其中第三期,也就是今天凌晨的那起案件明显还没有经历完整的调查流程,上面只贴着几张现场照片,尸检报告一栏写着“等待进一步解剖检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一会看看能不能把你搞进停尸房,这尸体应该还有很多现场痕迹在”
<KP机>另外两份档案你们先看哪一份?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按照时间顺序进行阅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从第一个开始看
<KP机>第一份尸检报告是有关考文德的,他也是最早的受害者,报告显示,考文德的死亡时间约为9月9日晚7时30分,全身肌肉呈现出痉挛的现象,推定为遭受了极大痛苦,致命伤为腹部的撕裂伤,推定凶器为大型刀具,且长度超过60公分。
<KP机>其他有关现场的内容基本与帕克的描述一致
<KP机>根据案发后的周边调查,现场没有搏斗的迹象,且在案发现场附近没有找到凶器,但是在距离教堂十余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处鞋印,鞋印指向西面的森林,之后暂时没有找到更多线索。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那,弗洛德简单对这些记录进行一个判断,看能否解读出什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一想到自己过去的不愉快体验,韦德打了个寒碜“西面的森林……看来我们还得去一趟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嗯……不知道为什么警方没有去调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或许是调查了但是没有结果,谁知道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对医学一窍不通,尸检报告这部分交给你了”韦德摆摆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卷宗里有图吗
<KP机>卷宗里有尸体的图片,既有现场的,也有放在解剖台上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那弗洛德配合这些资料能解读出什么新的东西吗
<KP机>你过个医学
<SCP-682(骰子)>弗洛德·康曼的医学检定结果是!D100=7/51 这是……极难成功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哦还有最重要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考文德app多少
<KP机>生前的照片上,考文德是一个十八九岁,看起来嗨略带稚气的小伙子,五官端正,有一头微卷的金色短发,带着神学教育造就的谦和气质,至于死后尸体的照片……不太好形容,反正很狰狞
<KP机>弗洛曼仔细观察着那几张尸体的照片,一开始,他也认同了警方有关“凶器切开腹部”的结论,但在更仔细的观察后,他突然注意到了那些外翻的肌肉的形态——看上去非常怪异,怪异的就像……那把撕裂他腹部的凶器并非来自外界,而是从他体内朝外捅出来一样……
<KP机>SC0/1
<SCP-682(骰子)>弗洛德·康曼的San Check:
<SCP-682(骰子)>1D100=72/75 成功
<SCP-682(骰子)>弗洛德·康曼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75点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你看这个。”弗洛德把尸体照片递给韦德,“我不确定,但是…你看这个伤口,像不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体内捅出来一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瞅瞅,反正自己见过大世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顺便碰运气似地调用一下自己的神话经历
<SCP-682(骰子)>韦德·亚历克斯的克苏鲁神话检定结果是!D100=100/30 诶嘿…大失败,这可是你自己骰的,跟本大爷没有关系!682与KP勾肩搭背,愉悦地晃着尾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我感觉不太好,亚历克斯,我真的感觉不太好……”弗洛德深呼吸,有些眼神失焦地看着韦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的状态说不上更好,只能说更糟
<KP机>韦德接过那张照片,在弗洛德的指点下,他很快注意到了那些古怪的撕裂伤口,他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这不同寻常的细节,下意识地,他开始回忆自己过去曾经经历的那些不同寻常的事件
<KP机>他凝视着那个伤口,脑海中则泛着回忆,他还想起来那些刚刚在推特上看见的古怪面具与凯尔特结,这种种的印象突兀地叠加在他的脑海中,让他猛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KP机>在那么千分之一秒或是更短的时间里,韦德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被投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领域,他感到阳光与泥土的芬芳,一种令人分外恐惧的感觉传遍自己那副实际上早已非人的躯体,他感到似乎有无数的枝条或是类似的东西在自己体内蠕动,紧接着,它们破土而出……
<KP机>在下一个千分之一秒里,韦德在一片天旋地转般的感受中清醒过来,他感觉自己有些作呕的冲动,但他忍住了,下意识地,他看向自己的右手,看到一点点蓝灰色的粉末正从自己的掌心剥落下来,迅速消融在空气中,剩余的部分则重新凝结起来,变回人类的血肉之躯
<KP机>SC1/1D3
<SCP-682(骰子)>韦德·亚历克斯的San Check:
<SCP-682(骰子)>1D100=55/64 成功
<SCP-682(骰子)>韦德·亚历克斯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63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呼……呼……”韦德猛然惊醒,吓出一身冷汗,跪在地上大声喘着粗气“康曼……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不太妙”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喔哦,冷静,哥们。”弗洛德迷茫地拍拍韦德的后背,“我们确实需要小心一点,但是没必要那么,呃,反应过激。”
<KP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KP机>就在韦德大喘粗气的时候,一个并不太友好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回头看看在嚷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站起身,擦了一下汗“我还好,看来当班的回来了”
<KP机>一位身穿明显更高级的警司制服,体格健壮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出现在档案室的门口,他用手里的警棍敲击着门框:“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门口的警员,”弗洛德递过去自己的名片和牧师的委托书,“我们受南丁帕尔先生的委托,来调查最近的案件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嗯……我们是帕克牧师的朋友,他委托我们来调查考文德的案件”韦德慢慢镇定自己的情绪“我们和门口的值班警员打过招呼了”
<KP机>“洛克!”他盯着你们看了一会,然后扭过头大喝了一声,没多久,那个接待你们的警员就跑了过来,行了一礼:“是!哈德士长官!”
<KP机>哈德士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盯着你们,一把拿过你们递过去的信件:“哼……这种东西,谁能说得清楚真假?洛克!你太让我失望了,如果这封信是假的怎么办?你就犯下大错了,你知道吗!明天交五千字的书面检讨给我!”
<KP机>“……是,是!”名叫洛克的警员苦着脸看了你们一眼,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KP机>哈德士拿着那封信审视了半天,然后才递还给你们:“……听着,二位,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私家侦探来帮我们探案,那只会越帮越忙,现在,我姑且相信你们这封信是真的,但是以后你们来警局调阅任何东西,都必须向我打书面报告,否则我是不会同意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心情复杂地拨牧师的电话,“警官,我们可以解释的……”
<KP机>“喂?这里是帕克牧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在旁边看着弗洛德拨通电话,然后对着哈德士说到“局长先生,我们确实有些冒昧,但你应该也能理解帕克牧师现在的心情,我们为自己的冒犯行为道歉,但希望您不要太刁难那个小警员,他也是关心则乱”
<KP机>“他需要这个教训,这次是你们,那如果下次是别人呢?”哈德士冷哼了一声,“档案室是机密重地,怎么能随便让外人进出?”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牧师,我们在警局,希望你能帮忙证明一下我们是接受你的委托来探案的。”弗洛德打开免提
<KP机>帕克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哦!是康曼先生,当然,当然,请把电话递过去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眨眨眼看向警司
<KP机>哈德士瞥了你一眼,接过你手里的电话走到一边去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是是是,还请您消消气,我们在程序上确实有些不妥”韦德继续点头哈腰,然后看着递过去的电话“我们两位没有介入你们调查的意思,我们只是以个人的名义让帕克先生心安罢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祝他好运。”哈德士走开后,弗洛德耸耸肩,转头拿起第二份档案
<KP机>模模糊糊地,你们听见旁边传来几个语焉不详的单词:“……我明白,牧师先生,但我希望您也……是的,这次太过分了……我希望下次必须有书面报告……是的,必须……”
<KP机>他旁边打电话去了,你们看档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韦德悄咪咪地掏出手机关掉闪光灯,开始对着档案拍照以备那边谈崩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们动作快点,这位警官看起来不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嗯哼……”弗洛德应了一声,快速浏览
<KP机>第二份档案:
<KP机>报案人温蒂于9月15日早上六点来到摊位,看到了双腿跪地,脸朝下趴在摊位上的玛莎,根据现场照片与报案人描述,受害者玛莎的腰部破了一个大洞,血肉组织就挂在洞壁处,被发现时已经不再往下滴血了,其膝盖下的一大片区域已经被血浸透,周边地面上还有滚落的水果。解剖台上拍摄的照片则显示死者面目狰狞,牙关紧锁。
<KP机>尸检报告指出,玛莎的死亡时间为9月15日凌晨0时30分,致命伤是腰部的贯穿伤(刺穿了腹部),甚至有脏器露出体外。推定凶器为大型刀具。此外,死者的组织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纤维化,手指与脚趾瘦长,呈现出营养不良的状况。
<KP机>后续调查报告显示,现场没有搏斗的迹象,在案发现场附近同样没有找到凶器,但是在集市外墙的墙头找到了一枚带血的鞋印,形状与9月9日的教堂附近发现的鞋印高度吻合。而死者的伤口形状与大小也与前一起凶案相似,故推定为同一凶手作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弗洛德有针对性地检查一下伤口的照片,伤口和考文德的是否有相似之处?
<KP机>非常相似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我刚才看到你递过来的照片,出现了一些幻觉”韦德对着康曼说“你应该看过异形电影吧,我觉得这些受害人的伤口很符合那种情况”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这不是个好兆头……”弗洛德干咽一下,感觉有点反胃,“从档案里我们大概也就只能看出这么多了,嗯…停尸房就不去了吧。”
<KP机你们刚刚看完,哈德士冷冷的声音就从你们背后传来
<KP机>他板着脸,把手机递到弗洛德面前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结束了,感谢您的配合”韦德赶忙把档案递过去“方便我们问一下,西边的森林是什么地方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谢谢你的信任,我们和警方是合作关系。”弗洛德扯扯嘴角接过手机,“我们这几天都会在镇上,如果警方有什么需要,可以通过我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打我电话。”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鄙人是研究民俗和神秘学的学者,如果你们需要这方面的专业帮助也可以联系我”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总之道个别,先出警局
<KP机>哈德士接过你们的名片,随手放在旁边的架子上:“西边的森林就是普通的森林,先生,如果你们要去观光,你们应该去找护林员或者其他人,而不是我,我现在最需要处理的就是这次连环杀人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好的,我们这就告辞”韦德准备离开档案室
<KP机>你们俩离开了警局,总算远离了哈德士身上那股冰冷的低气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真是个善良热情的好先生。”弗洛德摇摇头,取出手机里的sim卡换进一次性手机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那个警察真是让我浑身不自在,我拿这种人最没办法了”韦德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去哪里,先去森林转转还是去找南茜聊聊?”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我想搞把枪,韦德。”弗洛德搓搓有些凉意的手臂,“你尽管叫我懦夫吧,但是这伤口真的有点吓人。”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这里好像搞不到手枪,你有什么路子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去酒吧碰碰运气吧,万一还能遇到熟人。”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那就先走吧,我也需要一些酒精缓缓神”

拉比特镇的邀约【01】· 两个骗子探命案

https://blog.dominoh.com/c1c2fd49.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3-01-05

更新于

2023-02-08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