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特镇的邀约【06】· 费舍尔先生的上镜体验

<KP机>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你俩都被手机闹钟吵醒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起床先搓手机,弗洛德看看南希和帕克有没有回消息

\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到点了?我感觉自己刚躺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强行打起精神起床,拉开窗帘,然后收拾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嗯哼,在咖啡起效的时候睡着对第二天你的精神有奇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感觉自己全身像是变成了粉末一样,我先去洗把脸,你看看他们回复你没有”
<KP机> 南茜还是没回消息,帕克则回复了一条,表示如果你们需要的话,他今天上午可以帮你们提交纸质申请材料和帮忙沟通,但他也表示哈德士对外人私自参与案件调查的行为越来越不满了,即便能获得同意,或许也就只能进入一次,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今天中午或者下午就可以给你们回复消息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回个消息感谢帕克的帮忙,并问问南希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KP机> 他给你发了一串号码过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说起来昨天太累了没有问你,我记得你不会用枪械来着?”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知道怎么开枪,但是基本上超过三米就瞄不准了,”弗洛德耸耸肩,一边拨号给南希,“枪嘛,发出的声音比子弹本身有用。”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希望我们压根用不上这些玩意”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嗯哼。”
<KP机> 电话响了,但响起来的是南茜的录音:“非常抱歉,我现在有事情在忙,您可以在提示音后给我留言,我会尽快回复您……”然后就是嘟的一声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南茜,我是康曼侦探。我们知道苹果籽和兔子的事情,尽快回电。”弗洛德皱眉挂掉电话,然后看看韦德,“现在我真的开始担心了,这姑娘根本不接电话。”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她好像一直在躲着我们,我搞不懂这个年纪的孩子”韦德打开房门“走吧,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Nah,走吧,咱们快去快回。”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带着康曼前往汇合地点
<KP机> 那你们离开了酒店,顺便在一楼的餐厅草草解决了早饭
<KP机> 还是那个集市区,还是那个摊位,还是那个大叔,他今天什么都没摆,背后放着好几个箱子,脸上神情跟做贼似的左看右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放轻松,费舍尔先生,”弗洛德露出阳光开朗的笑容,“准备好了吗?”
<KP机> “啊!你们来了!”他看见了你们,明显松了一口气似的站了起来,“坦白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准备好没有”他表情有些僵硬,“但我会尽力的,只是不知道你们想去哪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稍等我一下”弗洛德往旁边走几步回避,然后打个电话给牧师
<KP机> “您好,我是帕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帕克牧师,是我,”弗洛德压低声音,“我想问问,之前你跟我讲过的那个,南希小时候的故事。当时你是在林子的哪个位置找到她的?”
<KP机> “额……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您问这个做什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呃,无论如何,你对此还有印象吗?这有可能会对最近几次的案子很重要,你是相信我的职业能力的。”
<KP机> “好吧,我想当时我是在靠向西北边的森林发现她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感谢感谢,我们有新的消息会尽快告诉你——对了,南茜有联系你吗?她回家了吗?”
<KP机> “还没有,哎,这孩子偶尔就会这样跑出去一趟,找不到人,我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KP机> “我为这件事甚至和她吵了好几次了,但是不管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样啊……如果南茜回来的话,麻烦给我打个电话吧,”弗洛德微微眯起眼睛,“她之前帮了我个忙,我想亲口谢谢她。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电话了,帕克。”
<KP机> “好的”
<KP机> 那电话挂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去镇子靠西北边的森林,就麻烦你当向导了,费舍尔先生——那些,工具,可以晚些再给我们,”弗洛德朝费舍尔点点头,又看向韦德压低声音,“南茜会不定时地消失一阵子,她绝对在up to something”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低声回应“这个孩子绝对有自己的秘密,她在这场案件中作用绝对不小”
<KP机> “好,我尽量,但如果有危险的话,我不会继续深入,还希望你们理解”费舍尔也学着你们压低了声音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但愿她能全身而退。”弗洛德叹了口气,朝费舍尔点头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这就是为什么让你带着工具,我们自有决断”韦德对费舍尔笑了笑。
<KP机> 闲话少提,你们步履匆匆地离开了集市区,并沿着各种果园的边缘区域走向西北方的林子
<KP机> 靠近居民区的树林都比较低矮,有许多果园的边缘处甚至和森林的间隔就只有一扇栅栏
<KP机> “到了,这边就是西北方的林子”费舍尔稍微喘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是我带来的枪,坦白说这真的犯法……”
<KP机> “等会拍摄的时候能不能最好别把枪拍进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啊,当然当然,我们的后期团队会做处理的,您完全不用担心这个。”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随口敷衍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有后期团队,这点你放心”韦德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掏出了手机“这些枪支不会以任何形式出现在节目里,毕竟有些平台也不让我们发布这样的视频”

<KP机>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然后开始给你们分发武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清清嗓子,进入状态。对着韦德举起的手机咧着嘴一拍手掌,开始念词儿:“好的,女士们先生们,这里是卡拉汉和亚历克斯的狩猎之旅。我们今天来到的是美丽的拉比特镇,这里盛产苹果,你没听错,也许你在亚马逊下单的苹果就来自这里——而我们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探寻这个神奇的小镇,除了苹果之外,是否还盛产什么其它的东西,比如……我们的猎物!很有幸我们邀请到了经验丰富的猎人,费舍尔先生。费舍尔先生,请问可以向看视频的几十万位观众介绍一下这个美丽的小镇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笑一笑,灿烂点”韦德在手机后面装模做样地提示费舍尔
<KP机> 费舍尔正在从箱子里取出三把12号泵动霰弹枪,三套防刺服和防刺手套,三把匕首,他表情茫然的抬起头看向韦德的镜头
<KP机> “啊?开始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没事,我们后续补拍也可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噢,没事,我们可以晚些重新来一遍。”弗洛德垮下来
<KP机> “喔,吓死我了”他呼了口气,“先换上这些装备吧,先生们,林子里可不安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芜,我已经感觉到安全了。”弗洛德把装备穿戴好,然后背上一把霰弹枪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轻车熟路地换上这些家伙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在前面领路就好,素材我们一般是后期配音,所以你只需要放轻松”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拿着手机打开录像,跟在费舍尔后面
<KP机> “那,那我先不穿”他看你们都搞定了后,把箱子和装备放到一边,借着汗水捋了捋头发,“我先补拍一遍刚刚那什么开头的部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啊,好啊。”弗洛德清清嗓子,“XXXXXXXXXXX,费舍尔先生,请问可以向看视频的几十万位观众介绍一下这个美丽的小镇吗?”
<KP机> “好的,我们拉比特镇曾经是……”他马上摆出一副营业笑容,然后开始略有些磕巴地说着搞不好是昨晚排练了一宿的台词
<KP机> 五六分钟就这么过去了,他可算念叨完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非常完美,这条素材很棒。”弗洛德拍拍手,“费舍尔先生,我们出发吧,路上你可以随时向我们介绍一下你平时的狩猎技巧和你对这个林子的了解,这些音频素材都会有用的。”
<KP机> “我的表现还不错吧?”他呼了口气开始给自己穿戴装备,脸上讪笑着看着你们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有点心疼面前这个被骗的团团转的可怜人,想了想,或许这个视频可以发给自己的一些朋友,让他们帮忙剪辑发布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完美的表现,一遍过”韦德比了个大拇指“您天生就是上镜的料”
<KP机> 那,在一番倒腾之后,你们终于出发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打开了自己胸前的那只钢笔的录音功能,跟在队伍后面
<KP机> 早晨的阳光穿过外围低矮树林的叶片,变成清冽而柔和的光纱,吹过泥土与植被的风里带着大自然独有的芬芳
<KP机> 森林里只有你们三人的脚步声与草木被剥开的沙沙声在回荡,偶尔,你们会遇上一只兔子,或是一只小鹿,也或许是某个猎人留下来的蹩脚陷阱,费舍尔往往会在这个时候非常详细地对着韦德的镜头讲解相关的知识,这让你们的进度略有些缓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感觉当猎人好像也挺有趣的,这单结了要不要一起找个营地打猎”韦德一边露出迎合的笑容一边对着康曼低声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打靶的时候,左右相邻的窗口是不能站人的。”弗洛德苦笑,“还是算了吧。”
<KP机> “两位,前面就要进入比较深层的部分了,坦白说,我之前也没有进去过”费舍尔打开背包上携带的水壶喝了一口,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KP机>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在森林里的前进比外界耗体力的多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不会给这个视频留下缺憾的,对不对?”弗洛德低声诱惑,“你可是这次拍摄的主演。”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可惜了”韦德没有让狩猎的话题继续下去,然后他转向了费舍尔“没有人进去过,也就意味着我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先生,我们相信你,观众们也相信”
<KP机> “那,当然,现在天气还算好……”他把水壶放回背包里,“我们继续前进吧,不过一定要小心,这儿的植被越来越茂密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当然,安全第一。”弗洛德点头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但你是专业人士,你要记住这一点”韦德跟着队伍
<KP机> 于是,你们跟随着费舍尔继续向着森林前进,周围变得愈发安静下来,高大的树木也导致环境逐渐变得昏暗......
<SCP-682> SCP-294暗骰掷出了…… D100=52!
<KP机> 一个小时后
<KP机> 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些树,你们仨有些晕乎乎地站在这,看着周围和一个小时前几乎一致的环境,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们只记得在深入不久后遭遇了一片雾气,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当雾气消散之后,费舍尔又依靠着各种野外求生知识和你们手机上的指南针确认方向,然后你们就回来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能不能来一个看破现实的检定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San Check:
<SCP-682> 1D100=16/75 成功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75点
<KP机> 弗洛德使劲揉了揉眼睛,但周围的景物并没有什么变化,你们看来的确回到了出发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幻觉
<KP机> 不过你的确感觉也许是中途的那场雾气和昏暗的环境扰乱了你们的方向感,导致你们迷失了方向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遇到……鬼打墙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有点迷糊。”
<KP机> “这……不对呀,我明明辨认了方向,再离谱也不可能直接绕出来的吧……”费舍尔也懵了,他反复确认着自己身后和身前的景物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做过一些功课,据说在沙漠中,因为人的左右步长不同加上缺乏参照物,会出现原地兜圈的情况”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费舍尔先生,指南针能正常使用吗?”

<KP机> “可以,你瞧”他把指南针递了过来“好着呢”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呃,这应该是意外吧,至少没什么危险。”弗洛德挠挠头,“我们再往里走走?”
<KP机> “休息一会吧,先生们,等一会我们可以再尝试一下”他喘着气坐了下来,“我有些……有些累了,这块还不算太深入,还有点信号,我想看会视频,休息一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知道汉赛尔与格莱特的故事吗,我们下次再出发的时候,或许需要一些标记物”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好啊,歇歇吧。”
<KP机> 那你们席地而坐,开始补充水分和食物
<KP机> 费舍尔果真拿出了手机,然后又从背包里掏出了三个三明治和三个苹果:“你们饿的话可以吃点,先生们,我都带来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谢谢,您真是准备充分”韦德掏出手机开始拍摄周围的雾气“观众朋友们,我们遇到了百年一见的大难题,我们已经在林子里兜兜转转了一个小时,你们猜发生了什么,没错,我们又回到了出发点balabala”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想得太周到了,感谢。”弗洛德接过三明治和苹果,下意识地想先把苹果掰开
<KP机> 你真要掰开吗
<KP机> 真要掰来个力量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掰!
<KP机> 你过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力量检定结果是!D100=56/40 诶嘿,失败了!
<KP机> 韦德借着镜头看见自己背后的弗洛德扣了一手苹果皮

<KP机> 满手都是苹果汁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别费劲了,你胸前不是有一把匕首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只是想试试……”弗洛德嘟囔着拿出匕首
<KP机> 你把苹果切开了,里面一切正常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可别让苹果汁引来了什么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不至于。”弗洛德嘬嘬手指,开始炫饭
<KP机> 就在你们享用水果的时候,弗洛德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哦?”弗洛德看手机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一边吃着水果和三明治一边假装自己是个吃播
<KP机> 来电显示是帕克牧师打来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接电话接电话
<KP机> “……滋滋……”电话的信号不是太好,夹杂着干扰的杂音,但勉强还算能听清楚,“滋滋……喂?是康曼先生吗?额,您在哪……滋……怎么信号这么差……滋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在郊区,有什么事吗?”
<KP机> 【以下对话省略杂音(不是因为打字麻烦)】
<KP机> “好吧,我来电话是想告诉您,我去警局的时候得知,洛克斯警长先生从爱丁堡回来了,我向他阐述了你们的事情,他似乎对此很感兴趣,并且批准了你们进入停尸房的申请,并且还跟我说他想见见你们,另外我还从其他警察那打听到了你们昨晚的遭遇,那位昏迷的女士好像已经苏醒了,她想当面答谢你们,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赶回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好极了,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下午就会尽快赶到RTPD,感谢你的帮忙和提醒,南丁格尔先生。”
<KP机> “好的,那晚些再见”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那么高兴?帕克那边有结果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等我们回去,我们能见到洛克斯警长、三位受害人和昨晚那位女士。”弗洛德压低声音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下午感觉也不会轻松,上午这边要怎么办呢?”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恐怕我们只能就此止步了……总感觉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不让我们靠近林子的深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或许可以…尝试一下,但说实在的,我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样,费舍尔先生,我们加快速度再试一次,如果我们能够拍到更多东西,那当然更好。但如果实在没法深入了,您的报酬同样不会减少。”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就算没有成功,见识到这番景象,也是不虚此行”韦德看向费舍尔“这里的素材实在离奇,当作卖点已经足够了 ”

<KP机> “好吧”费舍尔抹了抹自己的嘴巴,收起手机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我们再试一次吧”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掏出手机,准备完整记录下这次重闯迷雾的经过
<KP机> 那你们又一次踏入了密林之中
<SCP-682> SCP-294暗骰掷出了…… D100=3!
<KP机> 这一次,你们没有遇上那种雾气,在更加集中精神的费舍尔的带领下,你们开始朝着越来越深入的林地行进,接着,在路过某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时——
<KP机> 此时,你们的身影正遮蔽在茂密的植被里,这时候,韦德和弗洛德的目光突然注意到,在不远处,有一个大号的,和人差不多大小的身影,它浑身长满长毛,斜斜地背对着你们,手部放在脸庞的位置,好像正在快速啃食什么东西,费舍尔则忙于专心看路,似乎没有发现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急忙拉住费舍尔,然后用自己的镜头对准了怪物
<KP机> “怎么了?”费舍尔吓了一跳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把手搭上费舍尔的肩膀,用极低的声音开口:“费舍尔先生,我现在需要你非常,非常地冷静和安静。”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别说话,深呼吸,然后看向我手指着的方向”
<KP机> 那个怪物就在不远处,它的动作和兔子真的很像,进食的过程中时不时抬起头,机警地四处张望,鼻子还抽动几下,只是你们现在的位置正好在它背后的视野盲区里,周围还有灌木丛遮掩,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KP机> “嘶————”费舍尔眼睛瞪的滚远,要不是有你们的提醒他恐怕早就叫出来了,“上帝……那是什么?!”
<KP机> 他压低声音惊呼着

<KP机> “难道你们一直想来林子里找的就是这种……动物?这是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别害怕,那只是一只大兔子,他的胆子不算太大,别吓唬它。”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还记得我们镇的名字吗——RABBIT”
<KP机> “大兔子?!”他看你们的表情像是在看外星人,“你管这玩意叫兔子?!”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先不要打草惊蛇,毕竟自身的安全最重要,现在,我们需要冷静地讨论一下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韦德低声对费舍尔说到“不管是与不是,这玩意就在那里”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嘘嘘,起码它表现得像个兔子,你先假装它是个兔子吧。”弗洛德舔舔嘴唇,“所以,你有什么降低它警惕的办法吗——假设这是一只兔子。”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有没有可能判断出来这个兔子是不是和昨晚看到的同一只?

<KP机> 弗洛德如果要分辨,来个困难侦查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困难侦查检定结果是!D100=16/12 诶嘿,失败了!
<KP机> 弗洛德觉得这玩意长的都差不多,鬼知道是不是同一只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个兔子是不是和昨晚看到的同一只?”弗洛德问韦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仔细瞧瞧”
<SCP-682> 韦德·亚历克斯的困难侦查检定结果是!D100=58/30 诶嘿,失败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不行,我没找到指定的特征”
<KP机> “兔子……好吧,我就当那玩意是兔子……”费舍尔吞了口口水,“兔子是一种非常机敏的生物,正常情况下很难让野生的兔子放松警惕,所以捕猎的手法一般都是用枪或者弹弓射击,亦或是布置陷阱,我听说老练的猎手还会试图跟踪落单的兔子,方便找到它的窝,因为兔子是群居动物,这样可能可以一网打尽……”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等等,我好像听到了一个词”韦德咽了一口口水“你说‘群居’?”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群居。”弗洛德瞳孔放大
<KP机> “额,我是在说普通的兔子,它们往往以家庭为单位生活,但是这么大个的……我不知道那玩意是不是也群居……”费舍尔摇了摇头,看上去还是很紧张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费舍尔先生,你擅长追踪吗?”
<KP机> “啊,我还算……等等,您的意思是让我追踪那玩意?!”费舍尔表情有些惊恐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这些物种的人,你的名字会被写进历史书里。”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说实在的,我不想对这玩意开枪,毕竟我们没有它伤人的证据”韦德掏出霰弹枪,举枪瞄准“但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现在有三个选择:射击它,不管它,以及追踪它,费舍尔先生,您是老练的猎人,您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做”
<KP机> “我不太想管它”费舍尔目光躲闪,“这玩意看着就邪门……”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但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昨晚发生的案件没有,这玩意出现在了镇子上”韦德依旧端着枪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要放弃这个机会吗?”弗洛德压低声音,“几年之后,全英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有一位姓费舍尔的英勇猎人,第一次涉足了没人去过的森林深处,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物种。你会名留青史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达特.费舍尔,巨型兔子的发现者,拉比特小镇的救星,当然,选择权在您,毕竟我俩对追踪一窍不通”
<KP机> 来点话术或者取悦或者说服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话术检定结果是!D100=35/70 嗷嗷!是困难成功耶!
<KP机> 你俩絮叨着仿佛来自亚空间的喃喃低语,用各种美好的前景鼓动着这位狩猎爱好者的心
<KP机> “该死......愿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他一咬牙,一跺脚,“我试试看,但不保证能成功”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朝韦德悄悄比了个胜利手势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费舍尔先生,如果这个兔子突然逃走,会影响你追踪的效果吗?”

<KP机> 费舍尔捏了捏手掌,脸上都是汗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追踪过这种东西”
<KP机> 那么大兔兔在那炫不明食物又炫了五六分钟,似乎终于炫饱了,它左右看了看,蹲下身子开始一蹦一蹦地往森林深处跳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gogogo”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哦,看来它趁着我们闲聊的时候走掉了,我还想和它聊聊呢”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跟在费舍尔后面继续录像“要不我们先看看他刚才在吃什么?”
<KP机> “我是自己跟上去么?我不保证能带着你们一起追踪它,目标太大也许会被发现”他说到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估计也就是些浆果之类的,可以回来再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呃,那我们在后面跟着?”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见势不对就给我们打手势,我们看得懂……大概”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加油,历史第一人。”
<KP机> “好吧,请跟紧我”
<KP机> 我先过他的技能
<SCP-682> SCP-294暗骰追踪掷出了…… D100=20!
<SCP-682> SCP-294暗骰潜行掷出了…… D100=9!
<KP机> 轮到你们了,费舍尔给你们打头阵让你们降低了检定难度
<KP机> 要跟上他的步伐,需要一个成功的追踪和一个成功的潜行技能
<SCP-682> 弗洛德·康曼的追踪检定结果是!D100=12/10 诶嘿,失败了!
<SCP-682> 韦德·亚历克斯的追踪检定结果是!D100=48/10 诶嘿,失败了!
<SCP-682> 韦德·亚历克斯的潜行检定结果是!D100=46/20 诶嘿,失败了!
<KP机> 那大兔子的速度比你们想象的要快,费舍尔几乎费尽了全力才能跟住它,后面的你们追着追着,然后就跟丢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要不,咱俩就呆在原地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下好了。”弗洛德翻个白眼,给地上的草一脚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没事,我们至少还能看看浆果”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也是来都来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等猎人走远,猫着腰回到了进餐现场
<KP机> 进餐现场的地面上散落着一些残渣,看起来像是不知名的浆果,基本已经吃干净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尝尝?”韦德捡起比较完整的一个残渣,递给了康曼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老实说我真的有点想试试……”弗洛德接过来吹一吹便往嘴里塞

<KP机> 果肉夹杂着些许泥土——可能还有些许那个大兔兔的涎液——在弗洛德的嘴里化开,总体来说,抛去那些杂质带来的略显诡异的口感,这玩意还挺甜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气息”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说词,说词啊”,韦德示意手中从未关机的手机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不要,这玩意儿又不是真的会剪出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不,我觉得或许可以,我认识一些干这行的朋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有一位最近正在创业,他肯定对这些素材来者不拒”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认真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算了,言归正传吧,现在我对那只大兔子更感兴趣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也很感兴趣,我等不及看到哈德士那张不得不配合我们的脸色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哈,那家伙最好别被我抓到什么把柄。”
<SCP-682> SCP-294暗骰费舍尔意志掷出了…… D100=92!

<KP机> 又是一个小时后,有些狼狈的费舍尔回到了摸鱼摸得无聊的你俩面前

拉比特镇的邀约【06】· 费舍尔先生的上镜体验

https://blog.dominoh.com/32af452.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3-01-20

更新于

2023-02-08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