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特镇的邀约【07】· 探险、汇报与可能的真相

<KP机> 书接上回,弗洛德和韦德聘请了对事件一无所知的费舍尔带领他们深入森林,并用花言巧语哄骗了对方帮他们追踪意外发现的大型类兔生物,结果他们还是在后面跟丢了,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有些狼狈的费舍尔才重新找到了他们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怎么样?你还好吗?”弗洛德战术后仰
<KP机> 费舍尔现在身上有不少被植物划开的小血口,头上还有几片落叶和树枝没清理掉,汗水把衣服都浸湿透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看起来不太好,费舍尔先生”韦德急忙上前“先休息一下”
<KP机> 他喘着粗气,眼神里带着抱怨地看着你们:“呼,呼,呼......先生们,你们怎么......追着追着......自己回来了?呼呼......”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很抱歉,我们跟丢你了。”弗洛德有些委屈地摊摊手,“你受伤了,是被攻击了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看起来更像是被灌木划伤,费舍尔先生肯定尽力了”
<KP机> “不是,只是那玩意跑太快了,我来不及躲开一些灌木”他也知道你俩都是外行,没太埋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气喘匀了之后才开口回答,“也幸亏你们没跟进去,我说实在的,林子里面真的有些邪门,我们还是回去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说说看,那里面怎么了?你跟上它了吗?”
<KP机> “我,我追着那个东西一路往里面跑了不知道多远,但是在绕过某片树林的时候,我突然就把它跟丢了,我急忙四处去找,但不论怎么样都找不到,甚至之后碰上了林雾,直接连一开始跟丢的地方都找不到了,然后我就遇到了一开始我们遇到的那种情况——我一直在一片地方兜圈子,我差点给吓坏了,好在我最后还是找到了来的时候刻在树上的一个标记,这才从那个鬼地方绕了出来”
<KP机> 他拿起水壶吨吨吨的灌水,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后怕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噢……”弗洛德轻声叹了口气,递过去一支烟,“感谢你的帮忙,费舍尔先生,休息一下我们还是回去吧,也许这次探险还是需要一些专业人士的参与。”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但你的贡献已经举足轻重”
<KP机> “谢谢”他接过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但我自己是真的不想再进去一次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不会忘记您的付出的”韦德鞠躬致意“现在,我们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KP机>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左右了,我们的体力都消耗的厉害,是该快些出去”他很快把烟抽完了,尼古丁让他的精神振奋了一些,“走吧,这外面的路还是比较好走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屁股快坐麻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拿起装备,跟在他后面“没想到这次的收获如此不一般”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可惜没找到它的老巢。”
<KP机>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也许是来的路上积累了经验,你们返程的速度要快不少,下午三点半,你们一行人可算走出了那片森林,不远处出现的果园栅栏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切
<KP机> “费舍尔先生?您又去打猎了?诶,这两位是?”一位正在果园忙活的青年还隔着栅栏跟你们打招呼
<KP机> “是……我的朋友,刚从镇子外面来的”费舍尔打了个哈哈,糊弄了过去,然后继续带着你们往外面走
<KP机> 现在你们总算回到了有房屋的地方,费舍尔看起来也松了一口气,他和你们告别了,并嘱咐你们那两把枪和匕首还有防刺服之类的就先留给你们,你们离开前去集市区还给他就行,或者带去给那个酒保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去警局前先找个地方把枪放着,弗洛德眼神示意韦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满怀感激地把这些东西装箱,然后放在了酒店大堂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现在去局子?”韦德从路边整了个共享充电宝,插在手机上整理白天的录像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走吧,大家伙儿都等着呢。”弗洛德惦记着尸体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希望局长的脑子能好使一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迈步前往局子
<KP机> 就当你们去酒店的时候顺便补充了一点食物和水分吧,下午四点,你们第二次来到了警局
<KP机> “请问你们二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今天执勤的是个新的警员,他站起来询问道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受洛克斯警长的邀请,来讨论案件。”弗洛德递一张侦探名片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是韦德,他是康曼,或许有人告诉过你们”
<KP机> “哦!你们原来就是……”警员显然也听过你们的大名,“额,好的,请从这边走廊往里面走,走到尽头就是洛克斯警长的办公室了,我会帮忙通报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原来是什么?哈德士天天挂嘴边的情人?”弗洛德嘟囔着往走廊走
<KP机> 走廊并不长,你们很快就来到了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门口上标着“警长办公室”的字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敲敲门
<KP机> “请进”一声中气十足且很有威严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整理整理汗湿的领子,推门往里走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上帝保佑……”韦德也走向门内
<KP机> 办公室内,一切都摆放的舒适又富有秩序感,能看见在办公桌后面正坐着一位体格健壮的老警员,他看上去已经年过半百,头发都已经染上了些许花白,但依然显得精神矍铄,当开门声响起后,他抬头望向你们,这时你们才注意到他的左眼似乎是因伤病而戴着眼罩,他的左胸挂着一张名牌,上面写着:“洛克斯.安多哈尔,高级警司”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下午好,洛克斯警官,”弗洛德点头打招呼,“爱丁堡那边忙完了吗?”
<KP机> “你们好像对警局很熟悉啊,先生们,但不管怎样,很高兴认识你们”他笑了笑,站起来,伸出一只手,“我的确从爱丁堡带回一些消息,但我想你们也有一些我想知道的消息”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哦,哈德士警长的报告不够让你满意吗?”弗洛德阴阳怪气,“虽然他的思路比我们慢一些,但我想他应该是了解到了足够的线索的——我是说,有关这一次的案子。”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好了,康曼,别这么有攻击性”韦德上前握手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是韦德,上午我们在忙着调查,很高兴见到你”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康曼,私人侦探。”弗洛德也做自我介绍
<KP机> “谢谢你们的理解,哈德士的事情我向你们道歉”洛克斯和韦德握了握手,然后松开,“他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过去的他一直都待人宽厚且热情,只是最近他的性格的确有些变化,尤其是今年,但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的夫人在几个月前病故了的关系,还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当然,对事不对人,我们是来帮老朋友的”以及他的万美金酬劳,弗洛德腹诽,“无论如何,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们解答的问题吗?”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人之常情,镇上需要这样负责任的警官”韦德掏出手机示意“我们这边肯定有你们没调查到的东西”
<KP机> “那我先说说我得到的情况吧,就当是赔罪”他很客气地邀请你们坐下并一人倒了一杯温水,“其实也没什么,我这几天前往爱丁堡就是为了去苏格兰总署调阅在逃犯人的资料,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我已经基本排除是外地人流窜至拉比特作案这种可能,哎,说实在话,当初提供这种思路的就是哈德士,但很可惜,看上去并不是这样”
<KP机> “那么你们呢?我听其他警员说你们手上有很多警方都没有掌握的线索?南丁格尔牧师也非常信任你们”他抿了一口温水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天差地别,先生”韦德看向康曼“要不讲讲上午我们的发现?”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又到了我最爱的电影环节。”弗洛德咯咯笑着侧身往旁边站站
<KP机> “洗耳恭听,先生”他看着韦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知道镇子上的拉比特源自于哪个单词吗?”韦德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示意洛克斯靠近点
<KP机> “是什么?”
<KP机> “可别告诉我是‘兔子’”他像是想开个玩笑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就是兔子,被称之为灾难的兔子”韦德直接把录像调到了怪物的镜头上
<KP机> “这是什么?”洛克斯惊讶地看着画面里那个毛茸茸的背影
<KP机> “这是兔子?它看上去和人一样高!”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昨晚它已经到镇子上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上午去了一趟森林,追踪到了这个玩意”韦德长话短说,描述上午的冒险过程
<KP机> “上帝……这听起来……太邪门了”听着你们的描述,洛克斯显得越来越难以置信,“你们的意思是,这种……额,这种大型兔子一样的生物就是镇子上凶杀案的元凶?”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不,我们认为是我们镇子的另一个特色。”弗洛德咂咂嘴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然后从怀里取出卷烟盒,从里面取出一个带血的种子放在桌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杰克的部分交给你了”
<KP机> “不是这种生物,那会是什么?”洛克斯好奇地看着那颗种子:“这又是什么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根据我们的调查,受害人很有可能在去世前都食用了一种特殊的、无核的苹果,而这种苹果中实际上含有这样的种子。”弗洛德顿了顿,“我们的另一个发现是,尸体的伤口似乎并不是如同卷宗中提到的,被大型刀具造成,而像是某种东西从里面钻出来而导致的。这之间的推理和调查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确认——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计划做的:去停尸房做尸检。”


<KP机> 洛克斯听完你们的话,差不多这个表情: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大概这个表情


<KP机> “我确认一下,您……这不是一个玩笑,是么?”洛克斯满脸震惊地看着那颗种子,又看看弗洛德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只是告诉你我们的调查结果,洛克斯警长,”弗洛德低声细语地回答,“中国有句话说得很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获得决定性证据前,我们没法做出任何决断。”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视频不会造假,这个事件的疑点比我们想象的都多”
<KP机> “不,好吧,就算是这样,可你们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而且你们说的那个苹果和那种生物有什么关系吗?你们是怎么注意到那种从未被发现过的生物的?”洛克斯似乎满是疑惑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与其说是我们发现了它们,不如说是……它主动撞上我们了。昨晚遭到袭击的那位女士应该同样对此有印象。”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昨晚的案件,我们是第一目击证人……上午的调查则是纯粹的意料之外,我们本意是想看看南茜当年经历了什么”
<KP机> “南茜?南丁格尔牧师的女儿?这件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省流来讲呢……”韦德把关于南茜的部分也说了一遍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要心理学一下洛克斯
<KP机> 你心理学什么内容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想知道他对这个案件的态度,他听了我们的描述之后是确实在震惊和迷惑,还是有什么其它的情绪
<SCP-682(骰子)> SCP-294暗骰心理学掷出了…… D100=79!
<KP机> 弗洛德在森林里的体力消耗有点大,他看不太出来面前这个老警长的真实情绪,感觉真或假都有可能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现在,我们说的够多了,长官,您有什么珍贵的线索便于分享吗?”
<KP机> “不,我想我需要捋一捋思路,见鬼,我只是出去了三天,怎么事情一下子变成了这样”洛克斯揉着自己的眉头,“你们调查到的东西让我很震惊,我回来后没有在警局内部的报告上看到任何相关的东西,也没有看见所谓的种子,也许是下面的警员在调查的时候疏忽了”
<KP机> “你们想看尸体是么?好吧,我可以同意,我们的老法医最近退休了,我们正好难以完成尸检工作,看来你们能帮上我们的忙”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哈德士的图书馆借阅记录有植物学相关书籍……他有自己的想法,先生”
<KP机> “哈德士借阅植物学书籍?”洛克斯脸色更加古怪,“我从没听说过他还有这方面的兴趣”
<KP机> “好吧,关于这个我会去问问他的,哎,真是头疼”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停解剖室现在是空着的,二位要用的话就去吧,如果你们后续还有任何发现麻烦都告诉我,必要的时候警方也会为你们提供帮助”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先去看看尸体吧”韦德看了康曼一眼“你有相关经验,对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嗯,也许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KP机> “再次感谢你们的帮助,先生们,这些线索很有帮助”洛克斯把你们送到了门口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只是在做我们的工作。”弗洛德告辞去看尸体
<KP机> 洛克斯显然吩咐过了,有几位警员来帮助你们一起从停尸房将那三具尸体都带到了解剖室
<KP机> 弗洛德换上了解剖室里的服装,戴上了白色手套,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还真像那么回事。”弗洛德自我欣赏一下,然后看看三具尸体的大致情况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跟在后面看看热闹
<KP机> 弗洛德来个医学,良好的解剖环境给了你一个奖励骰
<SCP-682(骰子)> 弗洛德·康曼的医学检定结果是!B1=81[奖励骰:2]=21/51 嗷嗷!是困难成功耶!
<KP机> 对尸体的检验与解剖是一项精细且耗时的工作,无影灯下,弗洛德拿着柳叶刀和其他各种工具按照顺序仔细地检验着三位受害者的尸体,韦德则在旁边帮忙打下手
<KP机> 得益于冷柜的保存,三具尸体都还算保护的比较完好,弗洛德首先检查了考文德的尸体,发现其与档案描述的基本一致,腹部的撕裂性伤口也的确很像是大型刀具造成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发现
<KP机> 其次是玛莎的尸体,这一次,除了档案上的伤口描述之外,弗洛德还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玛莎的部分身体组织出现了奇怪的纤维化,她的手指和脚趾也变得有些瘦长,似乎存在营养不良的迹象
<KP机> 接着是埃文斯的尸体,弗洛德发现这个可怜的守林人的身体组织也出现了和玛莎类似的纤维化,而且程度要更加严重,他的胃内还存在着类似于植物纤维样的内容物,而这种内容物与那些纤维化的组织有些相似,此外,他的手指变得细长,指甲出现了情况不明的增生。他的耳朵也变得尖锐,门齿和臼齿相比正常人类甚至要长出一半左右。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这他妈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康曼,你发现了什么”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看看他。”弗洛德拿着埃文斯的一根腿骨,指向他身体的基础变化的部位,“你看看这像什么。”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不想说出那个词……”韦德的后背渐渐被汗水浸湿“如果他们没有吃下那颗苹果,这是否意味着……”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也许那些孩子真的在……”弗洛德把腿骨潦草地塞回肌肉里,没敢继续说下去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还记得护林员疯了之后的那些疯话吗”韦德想起了什么“它们要换掉我”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脱掉手套,摸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我现在真的,很需要立刻马上和南希谈谈,该死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还需要在这里调查什么东西吗,我觉得真相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去找昨晚遇袭的那位女士谈谈吧,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弗洛德猛吸一口烟,被自己呛得咳嗽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来吧,今天要做的事情不多了”,韦德转身离开这个令人不快的地方
<KP机> 就这样,下午六点,你们离开了警察局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要路过集市买点浆果,然后在酒吧买一瓶伏特加基酒
<KP机> 那你从警局出门,绕了一个大圈,“顺路”买到了这两样东西,接着你们提溜着一袋子浆果和一瓶伏特加来到了小镇上的医院
<KP机> 在经过简单的询问并告知了前台护士你们是昨晚的目击者后,她告知了你们那位女士的病房位置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径直前往病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走吧,看看那位可怜人。”
<KP机> 【普通病房区,204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呃,knock knock?
<KP机> 你们俩很快找到了这件房屋,刚准备动手敲门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KP机> 门后站着的是南茜
<KP机>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门外的你们

<KP机> “额……”她也有些愣,“怎么是你们”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卧槽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得谈谈,现在立刻马上。”弗洛德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堵住房门
<KP机> “你想干什么?”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你,“我只是……来这里看望一下这位女士”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倒不如说,你怎么也在这里”韦德慢慢靠近南茜,话中有话“我们当然是来调查的”

<KP机> 她不知道你俩怎么突然这个态度,她指了指自己的背后,你们看见那里有一个果篮:“我只是来看望她的”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们聊聊那些苹果籽,还有兔子的问题,”弗洛德的鼻腔中仍残留着烟味和血腥味,“你想在这里谈,或者我们找个别的地方?”
<KP机> “苹果籽和兔子?”南茜的眼睛一瞬间瞪大了,“你们怎……好吧,我知道了”
<KP机> 她示意你们出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KP机> 现在你们都在走廊上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应该有个故事能给我们讲讲。”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别糊弄大人,这样对我们都好”
<KP机> “我真没想到你们能这么快就调查出这些东西”她呼了口气,像是放下了某种纠结,“这里不太适合谈这些——去我家吧,我想给你们看一些……我房间里的东西”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好哇,如果你再不回我消息的话,我就真的要闯进你的房间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你和里面那位女士聊过天了吗,我们不想一会儿再折返一趟”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或者,你更清楚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KP机> “聊过了,我可以告诉你们”她耸了耸肩,“先去我家里吧”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谁能想到这个镇子的秘密是由孩子们守护着的呢。”弗洛德苦笑,“你怎么把那么小的孩子也牵扯进去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无所谓地耸肩回应“像是某种童话故事”
<KP机> “什么孩子?”南茜看着弗洛德,不明所以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杰克啊?你不知道……好吧,我们可能有很多东西需要聊聊”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杰克,珍妮特家的孩子。”

<KP机> “杰克?哦,我认识他,他是詹妮婶婶的儿子”南茜了然地点点头,“珍妮特是他祖母的名字,怎么了?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她可能不想知道这件事。”弗洛德深深地看了一眼韦德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先回家吧,我们需要一个相对清净的环境”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的表情越来越复杂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没什么,你一会儿先把你知道的都说说。”

<KP机> 你们一边聊着,一边走着
<KP机> 很快就返回了牧师家里
<KP机> 在简单打了个招呼后,南茜就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并带领你们走了进去
<KP机> 眼前的一幕让你们有些吃惊,这实在不像是一个少女的房间——房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各种花纹的素描,看起来与凯尔特结相似,但显得粗犷原始得多,大量的图案覆盖了整面墙,让你们都不禁有点头皮发麻。
<KP机> 房间内还有一张床,一座书架与书桌,你们看见书架上堆着的书籍大部分都有着图书馆的标签,从名字看似乎主要是凯尔特神话与植物学相关,书桌上的笔记本甚至堆到了和窗户一般高的位置,此外还摆着一些奇怪的雕塑,看起来就像是长着树叶的脸孔。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所以……其实你的爱好不只是爱好?”
<KP机> “嗯……”南茜沉默了一下,抚摸着那些墙上的贴图,开始向你们娓娓道来这十年来的故事:
<KP机> “……我昨晚在那个现场看见你们了,当时我躲在林子里”南茜显得有些犹豫,“那你们是否愿意相信,一个有组织有社会、懂得围猎人类的兔子人部落的存在?”
<KP机> “十年前的时候,父亲和我刚刚搬到这里。那时候我还……不懂事,责怪他没有照顾好母亲,作为医生挽救不了自己的妻子,所以他想让我做的事情,我都会去违反;他不想让我去的地方,我一定会去”南茜在床上坐了下来,神情有些复杂
<KP机> “那个下午,我闯进了森林里面,”南茜看起来有些怅然,“结果我迷了路,我在森林深处遇到了一个穿着染血布袍的爷爷……他看上去伤的很重,周围还有几具兔子人的尸体,他很努力想安抚被吓坏了的我,他问我:‘小姑娘,你知道汉赛尔与格莱特的故事吗?’我点了点头,他就交给了我一个布袋,里面装着圆滚滚的石头,接着他说:‘顺着石子……你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KP机> “接着,我按照爷爷的说法握住了那些石子,结果我竟然真的感应到了一条路,一条由石头组成的向标——在那些神奇石头的帮助下,我走出了森林,然后告诉了父亲这一切,但是后来警察们什么都没有找到,这十年间,我一直在尝试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也开始理解父亲当年的忙碌,只是我一直没法向他开口”
<KP机> 她叹了口气,走到自己的书桌旁,拿起了一本带锁的笔记本:“这十年来,我一直在尽我所能地调查这一切,幸好我也有了些成果”
<KP机> 她翻开了那本笔记,你们看见里面的内容非常古怪,像是经过了某种加密,但南茜轻车熟路地翻越着它,看上去她对这本笔记异常熟悉
<KP机> “……我查了很多资料,很多历史和神话传说相关的典籍,现在我的结论是:在拉比特镇周围的森林中也许存在某种不为人所知的远古势力,并且它们正在对人类造成威胁。这股势力崇拜某种植物形态的神袛,并因此被那个神祇赐予了丰富的植物学知识,桌面上的雕塑就是我偷偷从森林中发掘出来的,我认为这象征着这个未知神袛的拟人化”南茜指着那些面具说到
<KP机> “古代的凯尔特人,尤其是德鲁伊教派与这股势力进行了斗争,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将它们驱逐到了森林的最深处,据说他们甚至还驱逐了那位‘植物之神’”南茜呼了口气,“可是,由于罗马人的入侵,他们大肆毁灭凯尔特人的传统,污名化德鲁伊教派,很快德鲁伊教派就日渐式微,直至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我那个下午遇到的,也许就是最后一位有传承的德鲁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比起震惊,韦德心中似乎泛起了一种变态的安全感
<KP机> “那股古老的势力过去一度被德鲁伊教派死死地限制在森林深处,但现在,我想他们恐怕打断卷土重来了,这个势力应该是由那种兔子人组成的,但它们将自己隐藏得很好,只靠肉眼根本无法找到它们的藏身处,普通人借助超自然的力量才能锁定它们,最纯粹的德鲁伊或许知晓如何使用这种力量,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大量德鲁伊掌握的知识已经失传,我利用那袋石头钻研了很久,又翻越了非常多的书籍,这才勉强领悟到了一种也许可能的方法”
<KP机> “我认为我们需要精诚合作,先生们,我原本以为我是孤军奋战,警察们也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没想到你们居然调查的这么深入”她露出有些放松的模样,紧接着又严肃起来,“我认为那些生物一定在蠢蠢欲动,那位女士给我提供的情报就是明证”
<KP机> “来,你们先试试这个”她可能是担心你们不相信她的话,于是伸手向自己的书桌下方,那里竟然藏着一个暗格,她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一看就很有年头的灰黑色小袋子,接着从里面取出了三颗十分圆润的小石头,然后她将其中一颗摆在了窗台的位置,另外两块则各递了一颗到你们手上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接过小石子
<KP机> “握住它,闭上眼睛,摒弃杂念”她嘱咐到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需要什么姿势、咒语或者额外的材料吗?”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看了看手里的小石子,配合地闭上眼睛:“然后呢?”
<KP机> “不,不需要”南茜露出一个有些疲惫的微笑,“……有些代价我已经付过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也闭上双眼,轻车熟路地清空思绪
<KP机> 你们闭上了眼睛,让思绪沉浸在眼前的黑暗中,紧接着,令你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在那片头脑中的黑暗中,你们赫然感应到了三颗闪烁着莹莹蓝光的光点,其中一颗的位置就在你们的手上,而另外两颗……似乎对应着你身旁的队友和那个窗台的位置
<KP机> 那蓝光并不十分明亮,却像是指引孩童回家的道标,静谧又顽强地闪烁着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瞳孔地震:“woah……哇哦,这,哇哦。”
<KP机> “……感受到了吗?这就是那个老爷爷指引我回家的方法,我管这些石头叫‘回响之石’,根据我的测试,每一颗石头之间最大的感应距离大约是一英里”
<KP机> 南茜收回了你们手中的石头:“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那现在轮到你们了”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你拿到这些石头的时候,是靠什么回家的?镇子上当时有石头吗?”

<KP机> “老爷爷他似乎也是依靠这些石头在林子里掌握方向的,他沿途撒下了这些石头,而我只是跟着它们走了出来”南茜沉默了一下,“‘就像汉赛尔与格莱特’”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小有感慨“像是某种4D电影……这个法术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吗,还是单纯地复制了那个老爷爷的使用方法,南茜,不得不说, 你做得很不错”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原来如此。”
<KP机> “我查阅了很多东西,但最终,我还是研究出来了”她笑了笑,“我这样应该算没有辜负那个老爷爷的一片苦心吧”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既然轮到我们了,那我们也需要一些诚意”韦德想到南茜对杰克的茫然“镇子上的三起谋杀案和你有关系吗?”

<KP机> “没有”她摇着头,“但我怀疑这肯定和那种兔子人脱不开关系”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那三名受害人的尸体都有兔子化的倾向——我以为他们的死亡是在你的领导下展开的”
<KP机> “在我的领导下?!”南茜一脸震惊,“你们怎么会这么想?!”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死因是吃了一枚无籽苹果,然后有什么东西破肚而出”韦德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以为是你布下的陷阱,兔子很狡猾,陷阱很高效”
<KP机> “不,那不是我做的”南茜摇着头,“我说说刚刚在医院打听到的消息吧”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无意冒犯你的兄长,但玛莎和埃文斯的尸体有一个惊人的相似点,具体的细节你可以让康曼继续补充,简单来说,他们在慢慢变成兔子”
<KP机>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而且我现在恐怕明白我刚刚都听到了什么了,”南茜的脸色阴沉下来,“那位姐姐告诉我说她是一名裁缝,当时刚从集市购买了新鲜水果,正准备回家,路过中央广场旁边的绿化带,结果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出于好奇,她就多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是一名年轻镇民正跪在草丛里干呕,嘴里还嘟囔着这样的话——‘好痛……肚子好痛……小男孩……苹果……不该吃……要长出来了……长出来了’,接着,她说那个无辜的男人就在她眼前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突然生出了大量绒毛,耳朵变成了长长的兔子耳朵,牙齿长的超过了下嘴唇,指甲也变得尖锐,并且衣服都被撑破了,她尖叫着,看着那个男人变成了怪物,还向她扑了过来,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怪物并没有伤害她,而是抢走了她篮子里的水果开始大吃特吃,随后她就吓得昏厥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那个小男孩,就是杰克,他说的苹果,正是杰克自己种的”韦德陷入了沉思“等等,这次为什么没有破肚而出?”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见鬼了。”
<KP机> “我不知道”南茜看了一眼手表,“七点了,这个点孩子们应该也都回家吃饭了,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问问他?”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嗯,我本来也有这计划。Well,我连大兔子都见过了,现在跟我说什么我都不敢觉得是异想天开。”弗洛德顺手把南茜给的石头塞进兜里,“说说你的狩猎计划吧,小姑娘,看看我们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们搞到了一些枪支,我本人也会一些……小技俩”韦德继续思考“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专业援助”
<KP机> “我本来也打算了解到更多后去求助洛克斯警长”南茜点点头,“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杰克?”
<KP机> “至于计划,我还不确定……”南茜显得有些苦恼,“但现在有你们的帮助,也许等了解到更多真相后我们的确能制定一个计划了”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哦,还有一个疑点,关于那个脚印,我总觉得不对劲”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韦德一边念叨一边出门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话说”弗洛德眼神有些麻木地站起身跟上,“今晚吃啥?”
<KP机> “喔!你们还没吃东西是么?”南茜看了看你们身上都结出盐班的衣服,“我父亲说冰箱里还剩了一些昨天的鹿腿肉,听说是你们买的?”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听到有吃的韦德又折返了回去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好极了,我最爱吃帕克的腿了。”


<KP机> 南茜这表情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恶~”韦德表示自己不熟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我切几大块,大家带着路上吃吧,南茜,你可以给我们掰点面包”
<KP机> “下次说话可以不要省略那么多,先生”南茜轻巧地跳下床铺,表情却变得轻松起来,看来一下子倾诉完积压了十几年的秘密让她有些如释重负,“当然,我还可以带上些水果汁——无花果的,听完你们刚刚说的,我想我们现在应该都喝不下苹果汁”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我有这个。”弗洛德晃晃手里的伏特加
<韦德·亚历克斯(破空)> “有吗?”韦德想到今天康曼吃的浆果“大人比你想的要坚强的多”
<KP机> “我可不喝酒”她撇了撇嘴,“喝酒误事”
<KP机> 作为一个英国人她这话简直是离经叛道一般
<弗洛德·康曼(多米诺)> 弗洛德莫名其妙看韦德一眼,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KP机> 那你们打包了几块烤鹿肉,切了点面包,弄了点无花果汁和清水,随后你们两男一女就肩并肩地在帕克牧师莫名担忧的目光中走出了房门

拉比特镇的邀约【07】· 探险、汇报与可能的真相

https://blog.dominoh.com/8268443c.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3-01-20

更新于

2023-02-08

许可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