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缴款【01】 · 斥责,学术和前台咨询

1920s,民风淳朴阿卡姆。你们是混迹阿卡姆底层的罪犯和混混,因为某些原因,你们欠下了一个地区头目的人情,现在他给了你们一个机会——帮他去追回一笔欠款



1922年10月26日早晨,法山区南法山街,霍根面包房内


20:01:51 <守秘人> 这是一个明亮的早晨,空气很清新,太阳也刚刚好,你们不用刻意裹紧自己身上那廉价的大衣。
20:02:04 <守秘人> 你们四人曾因为一些原因,欠下了一个黑帮地区首领的人情,所以,当他要求你们今早过来“见他一面”的时候,尽管一头雾水,但你们还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出现在了这里。
20:02:24 <守秘人> 按照约定,你们四人来到了摩迪卡依 · “锤子” · 奥 · 利依的办公室前,奥 · 利依的办公室位于霍根面包房内部,你们都知道,他正在用这间面包房作为他非法行为的一个掩饰。
20:02:39 <守秘人> 你们轻车熟路地进到了面包房里,显然,你们不是第一次光顾这里,所以迷宫般的走廊根本挡不住你们或快或慢的脚步。
20:02:58 <守秘人> 随着肯将标有“办公室”门牌的门打开,你们进到了一个逼仄的房间,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这是屋里仅有的家具。
20:03:18 <守秘人> 房间里安静的出奇,房间里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名目露凶光,有着纤瘦脸庞的人,他有着典型的美籍爱尔兰人的面貌,面容整洁但却不乏横肉,衣装考究但肌肉线条隐隐若现,他就是你们的委托人——摩迪卡依 · “锤子” · 奥 · 利依。
20:03:50 <守秘人> 他正坐在他的桌子后面,读着一份新闻报纸,而在奥 · 利依身后,在他的右侧,另一个高大的男人靠墙站着,双手背在身后,冷冷地盯着你们。博金认出他是“钉子”奥'基弗,奥 · 利依手下的得力干将,出了名的狠角色
20:04:00 <守秘人> 你们进来之后,奥 · 依依旧在一言不发地读着报纸,头也没抬一下。
20:05:18 <肯 · 特纳> “呃……”肯挠挠后背,“头儿,你要我们找谁?”
20:05:33 <守秘人> 当肯开口说出第一个词的时候,奥 · 利依背后的那个男人便紧紧地盯着你,这时你们看见奥 · 利依背对着那个男人抬起了一只手,示意那个男人停下
20:05:41 <守秘人> “别那么激动,钉子”,接着,奥 · 利依仔仔细细地将报纸折叠起来并将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抬头望向了你们,审视了一遍你们的面容。
20:06:19 <守秘人> 接着,你们的委托人靠在椅背上,干笑了两声,然后侧对着你们,说到“很好很好,让我看看是哪几只小猫进来了。不要那么害怕!哈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我只是想要和你们说几句话,仅此而已”
20:06:36 <守秘人> “我们先从哪里开始说起呢?对,希尔女士,我们好久不见了,对吗?”奥利依把他的钉头锤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来“你的小店生意如何?我知道你一直想找个机会清算一下咱们之间的交情,但我体谅你,所以我一直没有上门找你的麻烦”
20:06:58 <守秘人> 奥利依开始在你们身边踱步,他似乎完全无视了肯的提问,随后,他看向了博金
20:07:10 <守秘人> “博金,我一直很羡慕你的漂亮脸蛋,而且,多少有些嫉妒,但我没有在你从我手中敲走那么一笔巨款的情况下,找个人帮你整容,我想,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20:07:20 <守秘人> 言毕,奥利依走到了亚当的身后,将一只大手搭在了亚当的肩上
20:07:33 <守秘人> “哦哦,亚当先生,你的身材最近愈发富贵了,我们可是有一些交情,过命的那种,对吧?我有时候在想,或许你比我更合适,坐在这个办公室里”随着奥利依的语气加重,亚当感到肩上传来一股剧痛
20:07:34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走进门之后就一直看着锤子的报纸,她不敢直视锤子的眼睛,但觉得看向别处又有点不太礼貌
20:08:10 <守秘人> “至于你,肯”当亚当还在倒抽凉气的时候,奥利依踱步坐回了椅子上,拿起了桌面上的那个钉头锤“你是道上的人,你比他们专业,你也比他们更清楚,干咱们这行的,交情就是命,所以——”
20:08:22 <守秘人> “我本应当狠狠敲碎你们所有人!”奥 · 利依突然重重地将锤子敲在桌面上,但紧接着神态又变得放松“但是我是个讲道理的男人…”
20:08:3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您太抬举我了,您才是我们的领头羊”
20:08:59 <肯 · 特纳> 肯战术后仰,小心地盯着锤子手里的锤子
20:09:10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被突如其来的相声吓的一哆嗦
20:09:25 <守秘人> 希尔在训话的功夫,盯紧了桌上的报纸,那是今天的新闻报纸
20:10:00 <守秘人> 奥 · 利依在亚当回复后,稍微的顿了一顿,“我告诉你们,你们该怎么做。你们帮我一个小小的忙,而我或许可以忘记你们给我造成的巨大的问题?你们会怎么回答呢?”
20:10:35 <肯 · 特纳> 肯咽口口水:“当,当然没问题。头儿,你知道的,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20:10:38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那当然是尽我所能去完成”
20:11:03 <伊古拉 · 博金> 博金微笑着看向BOSS,笑容中多少带着点无可奈何“BOSS,如您所愿,我会答应的”
20:11:43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点了点头,现在她的目光落在地板上
20:11:53 <守秘人> 奥利依咧开了嘴,点了点头,继续说到“你们听说过年糕杰克吗?一名小偷,他努力让自己保持自由飞贼的身份。看,我和杰克达成了一个共识。他不会在没有获得我的许可下偷窃任何东西,并且当他偷了东西时,他会支付一部分作为对我们友善支持的感谢。”
20:12:14 <守秘人> 说罢,奥 · 利依开始把玩手上的那把锤子,接着说道“而现在,某只小鸟告诉我,杰克接受了一份极好的工作。某位刚来到镇子上的新玩家将会慷慨地奖励我们的杰克,只要他能够在一晚上内偷来3样东西。啊呀,多么贪婪而下等的人。杰克贪婪地接受了工作并且,‘忘记’了告诉我这件事。在那晚上,他出发了并且将3样东西都偷到了手——一件来自于大学图书馆,一件来自于大学博物馆,而另一件来自于某位教授的家中。”
20:12:29 <守秘人> “但那是一周前的事情了,并且自从他完成了工作后就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踪迹了。也许他藏起来了?也许他逃出了镇子?我不清楚…我知道的只是他欠了我很多。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里接到工作却不给我任何的分成!”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出,你们的耳边再次传来一声巨大的敲击声
20:13:03 <肯 · 特纳> 肯认识这个年糕杰克吗
20:13:05 <守秘人> “随后,我这样告诉自己,” 奥 · 利依调转椅子,面朝向了你们“我想要某人可以帮我一个忙,帮我了解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你们四个得到了这次机会”
20:13:07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痛苦的闭上了眼
20:13:31 <守秘人> “如果你们想要与我算清楚我们之间的人情债——并且我强烈建议你们那么做—你们将会乐意替我处理这件事。我想要知道他到底偷了什么东西,那个来到镇子上雇佣了他的新玩家是谁,以及我要我的钱。此外,如果你们没办法拿回我的钱,那么至少把他偷走的东西带来给我。你们要在这周结束前给我完成一切!
20:14:01 <守秘人> “现在,给我从这里消失!” 奥 · 利依下达了他的逐客令,然后开始重新把玩他的锤子,不再看你们一眼。
20:14:29 <守秘人> 肯渐渐地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他站在原地开始检索自己的回忆
20:14:55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后退两步,转身就走,也不再看锤子一眼
20:15:06 <肯 · 特纳> .ra int
20:15:07 <SCP-682> 特纳的int检定结果是!D100=14/70 这是……极难成功!!
20:15:5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亚当扯扯博金拉他一起离开房间
20:16:22 <守秘人> 提到年糕杰克,肯听说过他的名字,或许是从街坊邻居的闲聊中,或许是一些工作上的关系,但总之,他不是一个著名的罪犯,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飞贼,并且时常会在下城南区的西克莫地下酒吧闲晃。
20:16:23 <伊古拉 · 博金> “嘿,BOSS,我们不会拒绝您的要求,但我想,如果我们能得到您的一些支持,我们会更快的帮到您,为您及时止损,或许也会为您找到一笔额外的奖励,您意下如何”
20:16:34 <肯 · 特纳> “当然头儿,我…我们会去搞定他的。”肯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句,便也不继续留在这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房间里,点点头往外走
20:17:07 <伊古拉 · 博金> 博金微微鞠躬,恭敬向BOSS说道
20:17:26 <守秘人> “博金,你是在和我讲价吗?钉子——”奥利依用他的锤子敲了一下桌子,打断了博金的提问,然后冲着后面的那个男人挥了挥手“送他出去”
20:17:56 <守秘人> 博金看到奥 · 利依背后的那个男人面露凶色地朝你走了过来,很轻易地就把你推出了房间,让你加入了外面三个人的行列。

1922年10月26日早晨,法山区南法山街,霍根面包房外


20:18:41 <守秘人> 或被推搡,或是主动,你们四人站在面包房前,为了还清你们所欠下的人情,你们不得不接受奥 · 利依的委托,换句话说,威胁。
20:19:04 <伊古拉 · 博金> “啧,一点情面都不留”
20:19:52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亚当给自己点上根烟,递给博金一根“他就这样,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先看看报纸上有没有关于这些事情的报道吧”
20:20:03 <肯 · 特纳> “我知道这个年糕杰克,”肯朝地上吐了口口水,“他平时就在下城南区晃,我准备去西克莫酒吧打听打听。”
20:20:55 <守秘人> 亚当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名字:阿卡速报,以及阿卡公报,他们的报纸平分了阿卡的市场
20:22:22 <伊古拉 · 博金> “希尔,还有亚当,你们曾经与这个年糕杰克交易过吗”同时博金也自己在回忆以前是否与年糕杰克有过交流
20:22:58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你抽吗”问问肯要不要烟“那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带博金一起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他偷了些什么”
20:23:13 <莉莉莉娅希尔> “总之,先....离开这里”莉莉莉娅觉得自己离锤子还不够远,她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在脑海中回忆自己最近几天看过的报纸或者其他的新闻,试图寻找和年糕杰克有关的线索“如果可以的话我跟着你去酒吧,我对这些事情不太清楚,但我们现在一条船上了”
20:23:17 <伊古拉 · 博金> .ra教育
20:23:17 <SCP-682> 伊古拉 · 博金的教育检定结果是!D100=86/70 嘿,失败了!
20:23:20 <莉莉莉娅希尔> .ra教育
20:23:21 <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教育检定结果是!D100=52/87 噢吼,居然成功了!
20:23:23 <肯 · 特纳> “谢了兄弟。”肯毫不客气地取一根叼上,一边点燃打火机
20:24:0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听了博金的话亚当想想有没有和杰克打过交道
20:24:07 <守秘人> 博金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下业务清单,但这哥们可能是太默默无闻,或者说你们的工作区域不对头——你一无所获
20:25:00 <守秘人> 希尔虽然有看报纸的习惯,但这种新闻,想也不会出现在头版头条或是深度报道的位置,而自己又对都市奇一类的专栏没有兴趣,所以脑海中没有浮现出回忆
20:25:1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ra智力
20:25:12 <SCP-682> 亚当 · 阿德米林德的智力检定结果是!D100=11/90 这是……极难成功!!
20:26:53 <守秘人> “年糕杰克……年糕杰克……年糕杰克……”亚当决定不能让同伴们出力而自己看着,所以他也试图捕捉一些可能出现的回忆碎片
20:27:11 <莉莉莉娅希尔> “可恶,最近看的都是些明星绯闻,完全没有在乎这些事...但是如果是大学博物馆这种地方失窃的话肯定会上报的吧”莉莉莉娅看看附近有没有报童,如果有的话就买几份报纸
20:27:26 <肯 · 特纳> “那个,你们还有钱吗?”肯叼着烟,突然想起什么,“借我点儿,不然我不好问话去。”
20:28:22 <守秘人> 飞贼和销赃是相伴相生的,所以你似乎在不久前和年糕杰克打过交道,他说,他最近有一笔新的大单子,如果办成了,还准备请你喝上几杯
20:29:10 <莉莉莉娅希尔> “你但凡平时少买点有的没的东西,攒下的钱都足够你置办点家业了,肯先生”莉莉莉娅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钢镚递给肯
20:29:10 <伊古拉 · 博金> “很抱歉,我的钱全都再BOSS哪里了”博金对肯表示无能为力
20:29:3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我想起来了,他前段时间来店里过,跟我说最近有笔大单子,事成之后还请我喝几杯”
20:29:51 <肯 · 特纳> “……我靠。”肯满眼写着嫌少,但也没拒绝地收下揣兜里了
20:30:12 <守秘人> 希尔随手从路边买了几份报纸,迅速扫视了几遍,虽然据锤子所说,盗窃案是一周前发生的,但你还是从一份三天前的报纸的角落里瞥到了一个告示
20:30:24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在那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也有可能是事成之后被人灭口了”
20:31:10 <守秘人> 阿卡速报
20:31:10 <守秘人> 1922年10月19日,周三
20:31:10 <守秘人> 双重盗窃
20:31:10 <守秘人> 一起惊人的双重盗窃案于昨晚在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发生,图书馆和博物馆都被人闯入,并且偷走了某些稀有的古物。警察和大学的领导们认为盗窃案是发生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之间,然而没有任何能将两起盗窃案联系起来的线索。
20:31:10 <守秘人> 阿奇博尔德 · 普林格尔,副院长室的发言人,确认有一副古代希腊的卷轴于图书馆丢失,以及一柄美国土著的匕首于博物馆丢失。两件东西都有着极大的学术上的重要价值,然而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价值。
20:32:00 <伊古拉 · 博金> “如果我们分头行动的话,那我们在晚饭时间在亚当的店面集合吧,一同交流我们的收货,我相信如果我们一周后完不成BOSS的要求,我们就不能完整的站在这里了”
20:32:40 <肯 · 特纳> “别说丧气话,抓个人而已,我都敲断好几条这种家伙的腿了。”
20:33:41 <莉莉莉娅希尔> “图书馆丢了古希腊卷轴,博物馆丢了土著匕首...”莉莉莉娅把报纸递给其他人“丢的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
20:34:19 <肯 · 特纳> “希腊是什么?”
20:34:25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听起来买家像是个收藏家之类的人”
20:35:23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教授家被偷的事没登报吗”
20:35:28 <伊古拉 · 博金> 我的消息来源能知道BOSS所说的那位新玩家是谁吗
20:35:45 <莉莉莉娅希尔> “希腊是一个欧洲国家,在欧洲,就像美国在美洲一样”莉莉莉娅讲了个不算笑话的冷笑话
20:36:10 <肯 · 特纳> “……噢,外国。”肯点头
20:36:55 <守秘人> 博金动了动并不特别灵光的脑子,你以前从没听锤子这么称呼过别人,或许,这位新玩家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比喻而已
20:37:46 <莉莉莉娅希尔> “丢东西的教授或许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不愿报警....那或许意味着这些东西有一些我们并不了解的价值”
20:37:46 <莉莉莉娅希尔> 你的消息被设为了精华消息
20:38:26 <肯 · 特纳> “也可能在另一份报纸上。”
20:39:13 <守秘人> 三天前,一周前,一周应该要大于三天吧,可能,肯就这么盘算着
20:39:38 <莉莉莉娅希尔> “其他的报纸等晚上回店再看,我没有闲钱去买我售卖的东西”莉莉莉娅耸了耸肩“那我和肯一起去酒吧”
20:40:07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确实,那我和博金先去了解一下失窃的物品吧”
20:40:16 <伊古拉 · 博金> “这些疑惑,年糕杰克会为我们解释的。”
20:40:16 <伊古拉 · 博金> “记得在晚饭前回来,如果没回来我们会去找你们的”
20:41:10 <肯 · 特纳> “老实说西克莫的酒不太行。”肯撇撇嘴,“老板也不让我赊账。”
20:41:4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我们去那什么大学问问看吧”
20:43:30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我们可以扮成,嗯,同样的失窃者”
20:43:5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先看看图书馆里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吧”
20:44:47 <肯 · 特纳> “你要这个么?”肯从兜里掏出左轮递给希尔,“虽然它坏了,但是如果酒吧里有人想操你,你可以用这个把他吓软。”
20:44:58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亚当带着博金开皮卡过去
20:46:34 <莉莉莉娅希尔> “哦,不,野蛮的事情我不擅长”莉莉莉娅一开始想摇头拒绝,但想了想,还是收下了“我和你们不是.....好吧,谢了”

1922年10月26日上午, 下城南区,西克莫地下酒吧入口


20:47:35 <守秘人> 你们来到了下城南区的西克莫地下酒吧入口,作为为下层人士准备的消遣地点,这里和北面的那个酒吧不同,这里常年挤满犯罪分子、暴徒以及下等的黑手党成员,换句话说,这是你们唯一消费的起的地方。
20:47:49 <守秘人> 现在是上午,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将自己浸泡在酒精里,因为穷酒鬼要么还没起床,要么就是在为酒钱而奔波。
20:47:52 <守秘人> 你们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鲜花店——酒吧的伪装——的后门那里,果不其然,大门紧锁。
20:48:11 <守秘人> 坐在后门旁边读报的是一位鲜花店员工打扮摸样的人,他打着哈欠躺在椅子上读着一份报纸,肯认得他,酒吧的老板,莱克西,那个不赊账的男人。
20:48:22 <守秘人> “上午鲜花店不开门”莱克西慵懒着回应你们
20:48:50 <肯 · 特纳> “嘿,莱克西,”肯凑过去,“我来打听个事儿,最近年糕来过吗?”
20:49:11 <守秘人> “杰克啊”莱克西继续打了个哈欠“我记得他,但我已经有一周多没见过他了,所以,答案是没有”
20:49:29 <莉莉莉娅希尔> “啧,天杀的......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那个混蛋肯定是打算把我拖下水,什么两清,今天是讨债,下一次就是盗窃,杀人放火”莉莉莉娅一路上都骂骂咧咧的
20:49:50 <肯 · 特纳> “真没有?你不会藏着掖着什么不说吧?”肯咬咬牙,从兜里摸出两枚dime
20:50:11 <莉莉莉娅希尔> 看着自己的钱被递了出去,莉莉莉娅也咬了咬牙
20:50:16 <守秘人> 黑帮的讨债可能和盗窃与杀人放火没什么两样,这么一个念头浮上希尔心头
20:50:48 <守秘人> “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莱克西收下了肯递过来的两枚硬币,从报纸后面探出了头“我是老板,而老板不需要知道所有顾客的信息,那是‘蜘蛛’的事情”
20:51:06 <肯 · 特纳> 肯眨眨眼,他认识蜘蛛吗
20:51:08 <守秘人> “但看在你这次主动掏钱的份上,我会帮你带个话,让蜘蛛帮你们查查”
20:51:43 <守秘人> “蜘蛛”文森,西克莫地下酒吧的二号主人,情报贩子,他的外号充分说明了他的业务水平
20:52:29 <肯 · 特纳> 肯对蜘蛛搞情报的速度有了解吗,大概啥时候来找他能出结果?
20:53:14 <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从来没来过酒吧,她在后面听着,盘算着要不要去博物馆看看
20:53:54 <守秘人> 晚上酒吧开门的时候,蜘蛛就会出现在吧台前;早上酒吧打烊的时候,蜘蛛就会消失在八台后。肯虽然没有从蜘蛛这里买过情报,但其他人对他赞誉有加——前提是钱给的够
20:54:17 <肯 · 特纳> “谢了兄弟,改天再来照顾你的生意。”肯走出两步,又回头瞥了瞥莱克西,“嗯,就今晚吧要不。”
20:54:46 <守秘人> “你哪个晚上不来?”莱克西又翻了个身,背了过去
20:55:01 <肯 · 特纳> 肯咯咯笑着挥挥手,回头去找希尔
20:55:20 <莉莉莉娅希尔> “那个花店?是酒吧”莉莉莉娅狐疑地看着肯
20:56:13 <肯 · 特纳> 肯点点头,“搞情报的家伙不在,咱们今晚再来……呃,你得多带几个子儿,蜘蛛那家伙是个金猪,钱不够很难从他嘴里挖出来东西。”
20:57:09 <莉莉莉娅希尔> “多带几个是几个?如果太贵不如直接我把店卖了跑路”
20:58:03 <肯 · 特纳> “……”肯陷入沉思,“也没那么夸张,实在不行你讲讲价,和他睡一晚。”
20:59:58 <莉莉莉娅希尔> “可闭上你的臭嘴,我听说干这一行的更喜欢你们这些男人的肛门”莉莉莉娅对肯自然是毫不客气“没开门的话,我们去博物馆看看吧,亚当他们去大学了”
21:00:28 <肯 · 特纳> “行啊,”肯点头,“丑话说前头,我认识的单词不多。”
21:03:28 <守秘人> “说真的,肯,你的身体这么健壮,干哪一行都比干这一行有前途”在你们两人迈步前往校园区的时候,肯听到背后传来莱克西的声音

1922年10月26日, 校园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校内,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


21:04:24 <守秘人> 提到阿卡,很多人会先想到密斯卡托尼克这所远近闻名的大学,紧接着就是这所大学最有价值的地方——校内图书馆。校园对外开放,所以你们并不费劲就来到了图书馆门前。
21:04:32 <守秘人> 图书馆大门敞开,人来人往,对于这个存有超过400000 册精心挑选的书刊、由纯天然花岗岩修建而成的三层楼高的哥风瑰宝而言,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概念。
21:04:41 <守秘人> 但一旁的告示牌还是表明了明面上的营业时间:“图书馆每周一至周五早 8 点至晚 9 点开放;周六上午 10 点至晚 6 点开放;星期日下午 1 点到 6 点资料阅览室对外开放 ”,而拴在门前阶梯附近的獒犬正在狗窝中沉睡。
21:07:07 <伊古拉 · 博金> “图书馆,青春焕发!”
21:07:32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我都没上过学”
21:08:09 <伊古拉 · 博金> “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吧,工作人员或许会知道一点消息”
21:08:53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走,我都没去过图书馆,逛逛”亚当苍蝇搓手
21:09:06 <伊古拉 · 博金> 说罢,带着亚当走进图书馆的大门
21:09:07 <守秘人> 你们进到了图书馆内部,尽管大理石修建的大厅寒冷而多风,但图书馆内部光照良好,高高的拱形窗户让光线最大限度地透射进来,使得建筑内部不至显得沉闷。你们吸引了一些路人的眼光,但看起来还是他们手中的书本比你们更有吸引力。
21:09:37 <守秘人> 这间图书馆占有4个楼层,包括一间地下室,根据馆内警方张贴的一张简短且敷衍的公告,你们两人很轻松地就得知,被偷走的希腊卷轴位于第二层的西南角的稀有书籍区。
21:10:5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这下方便多了,直接去失窃那边应该就能找到相关的书了”
21:11:1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警方封锁上”
21:11:15 <伊古拉 · 博金> “我想想,这里管事的貌似是图书管理员,我们去找他问问情况,另外,图书馆不要大声讲话”
21:11:45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好,好,好,也不能抽烟是吧”
21:12:08 <伊古拉 · 博金> 看看周围的环境“如果你不想被赶出去的话”
21:13:18 <守秘人> 博金看向了图书馆前台的方向,管理员此刻正在皱眉翻阅一本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母的书,注意到你们前来,她饶有兴趣地抬起头来,带着微笑望向你们:“您好,请问我能为各位做些什么呢?”
21:13:20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亚当收回从兜里掏烟的手,跟在博金后面
21:17:22 <伊古拉 · 博金> “美丽的小姐,我在门口发现图书馆丢了东西,我们挺好奇,不知能否请您为我们讲解一下,是什么被偷了吗?想来窃贼所偷之物也是很珍贵的吧”
21:17:57 <守秘人> “您是说上周二晚上的那件盗窃案么”她的眼神放出了一些光芒,然后刻意压低了声音“实话告诉你们,我注意那个案件很久了”
21:18:21 <守秘人> “知道为什么么?”她挥挥手示意你们靠近她一些
21:18:26 <守秘人> “根据警方的消息,某人从图书馆一侧的墙壁爬了上来,并且撬开了稀有书籍区的窗户。随后那名小偷跳了进来,并偷走了书。那里并没有任何的警报系统,因此一旦小偷进来了,那么他需要做的也仅仅是避开校园保安的巡逻。”
21:18:39 <守秘人> 说完后她将伸出的头收了回去,然后用一种挑逗的眼神看着亚当“你知道我为什么关注这件警察都懒得管的盗窃案么?猜猜看?”
21:19:16 <伊古拉 · 博金> 微笑注视着面前的女士“我想,您对那件物品也很在意”
21:20:5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不懂”
21:21:39 <守秘人> “真可惜”她笑了一声,然后继续压低声音说道“因为那名小偷一定知道他到底想要偷什么东西,因为那人并没有尝试侵入限藏品房间,而那里有着许多更加稀有并且更加有价值的书籍!但就像另外两桩盗窃案一样,小偷偷走的东西可一点不值钱哦!”
21:21:50 <守秘人> “所以我猜你们也不是什么善茬,但只要能为我提供消遣,打发打发无聊的图书管理员时光,就足够了”她后躺在了椅背上,等待着你们的回答。
21:23:26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另外两桩?这里不是只丢了两个东西吗”
21:24:19 <守秘人> “图书馆、博物馆、教授家,你不知道吗?”她故作惊讶地捂住了嘴巴“我的高等数学应该修及格了啊”
21:25:48 <伊古拉 · 博金> “还请您解惑,没有价值的东西,小偷何必费力去偷呢,如果您要是知道他想偷的具体是什么,我也不介意陪您消磨时间的”
21:27:0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你是怎么觉得这些事是一个人做的,我看警方都说没关联”
21:28:39 <守秘人> “啊,报纸上写了的啊,一张卷轴,一把匕首,一份笔记,他偷走的就是这三个东西呗”管理员白了博金一眼,然后看向了亚当“我也觉得是一个人做的,或者,至少是团伙作案!”
21:30:37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说不定是什么有奇怪癖好的收藏家之类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特殊联系吗”
21:31:59 <守秘人> “嗯……我没记错的话,匕首和卷轴应该都是希腊的东西,然后那个教授的研究方向好像也是相关的”
21:33:49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喔,怪不得”
21:34:32 <伊古拉 · 博金> “你知道教授的联系方式吗,或者说,我们在哪里能找到教授呢”
21:35:0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我的店里其实也丢了一件和希腊有关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找那位教授聊聊”
21:37:20 <守秘人> “斯坦利 · 大卫教授,教授希腊语和有关语言学研究,你们可以在他下课的时候去教学楼碰碰运气”管理员拿了一张便签,草草写了几行字“他胖胖的,大胡子,戴着眼镜,右手总是有一个公文包,很显眼的”
21:38:50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拿过便签“那就多谢了,我们要是找到失物,一定再好好感谢你”
21:39:03 <守秘人> “安啦”管理员摆摆手
21:39:10 <伊古拉 · 博金> “感谢你的帮助,有需求可以来找我”给他留一个亚当店面的地址“对了,认识一下,我叫肯 · 特纳”
21:39:51 <守秘人> “好的,肯先生”
21:40:03 <伊古拉 · 博金> “怎么称呼你呢?”
21:40:59 <守秘人> “露西就行”
21:42:22 <伊古拉 · 博金> “好的,露西小姐,有需求我会再来找你的”
21:42:51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走吧,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位教授”
21:42:58 <亚当 · 阿德米林德> 拉拉博金
21:43:06 <守秘人> 露西冲你们两位笑了一下,然后忙起了自己的工作
21:43:07 <伊古拉 · 博金> #和亚当去教学楼碰碰运气,或者去问问学生仔

1922年10月26日上午, 校园区西学街687号,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博物馆


21:46:02&#xa0;<守秘人> 密大博物馆是阿卡当地相当有名的一座建筑,虽然你们平时并不会去到那里,但经过简单的打听,肯和希尔还是很顺利地找到了前往它的路线,并沿着主校园广场一路到达了你们的目的地。
21:46:24&#xa0;<守秘人> 博物馆大门敞开,这是一座相当大的博物馆,虽然只有一层,但足以让考古系或民俗系的学生好好地研究上三四年了,更不用说对你们这些普通人,甚至是不识几个单词的肯。
21:47:05&#xa0;<肯 · 特纳> 有管理员吗
21:47:40&#xa0;<莉莉莉娅希尔> “肯,我不怀疑你的生活常识,不要在博物馆里做太让我们丢人的事”
21:48:27&#xa0;<守秘人> 肯稍微思索了一下,这么大的地方,肯定很容易迷路,所以肯定有导游一类的东西
21:48:32&#xa0;<肯 · 特纳> “啊?”
21:49:31&#xa0;<肯 · 特纳> “要不我们找个……”肯陷入沉思,然后终于想起来那个词,“带路的?”
21:49:52&#xa0;<莉莉莉娅希尔> “没,没什么,你来过博物馆么?”莉莉莉娅拾级而上,虽然她没来过博物馆,但她觉得自己理应来过这里
21:50:42&#xa0;<肯 · 特纳> “以前来勒索过人。”肯点点头,“在外面那个厕所。”
21:52:00&#xa0;<莉莉莉娅希尔> “嘶希望那个人现在既不在这里也不认识你”莉莉莉娅感到一阵恶寒“那我们去找个带路的”
21:52:46&#xa0;<肯 · 特纳> “嗯哼。”肯老老实实跟在希尔后面,“是不是要付钱的?”
21:53:23&#xa0;<莉莉莉娅希尔> 听到这句话,莉莉脚步停了一下,她眨了眨眼,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21:54:26&#xa0;<守秘人> 你们两人就这么走进了博物馆,博物馆里到处都是恐龙骨头,化石,地址样本一类的东西,正中间还摆放了一套看上去就很厉害的立体模型
21:55:07&#xa0;<守秘人> 肯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没有人出现在你旁边,找你收费,至少目前没有
21:55:13&#xa0;<肯 · 特纳> “……”肯眯着眼睛端详片刻,一边从怀里摸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夹在耳朵上
21:55:43&#xa0;<莉莉莉娅希尔> “酷”莉莉莉娅小声感叹,然后张望着寻找可能是接待或者是导游的人
21:56:05&#xa0;<守秘人> 你们两人自打进馆开始,就让很多游客敬而远之,所以就在你们四处张望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咳嗽声打断了你们
21:56:07&#xa0;<守秘人> “咳咳,先生们,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罗里 · 巴克斯特,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诸位的么?
21:56:11&#xa0;<守秘人> 罗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你们,你们能觉察到他毫不掩饰的敌意。
21:57:21&#xa0;<肯 · 特纳> “有。”肯面无表情地用满脸的横肉回去,“你想找事?”
21:58:18&#xa0;<守秘人> “我不想,我们博物馆也对所有的公众开放”罗里面不改色“但我们的安保系统同样优秀,我想你不会想体验一下的”
21:59:05&#xa0;<莉莉莉娅希尔> 四处射来的目光让莉莉莉娅有些不自在“呃,先生,我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些有关美国土著的事情的”
21:59:07&#xa0;<肯 · 特纳> “切,说得天花乱坠。”肯皱皱鼻子,下巴一翘懒得理他
22:00:35&#xa0;<守秘人> “美国土著……”罗里眯起了眼睛“我们最近确实在举办密斯卡托尼克有关民俗学研究的雕塑展示,但恕我冒昧,您二位不像是会光顾我们这种地方的人”
22:02:09&#xa0;<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赶紧按住旁边已经垮起个逼脸的肯
22:03:17&#xa0;<莉莉莉娅希尔> “是这样的,其实我个人对这些很感兴趣,我是开书店的,平时也会去读一些历史著作”
22:03:29&#xa0;<莉莉莉娅希尔> .ra说服
22:03:31&#xa0;<SCP-682> 莉莉莉娅希尔的说服检定结果是!D100=15/70 嗷嗷!是困难成功耶!
22:04:02&#xa0;<莉莉莉娅希尔> “这位是我的朋友,如你所见,虽然有些粗鄙,但他也想来长长见识”
22:05:11&#xa0;<守秘人> “……”罗里静静地思索着,然后径直走向你们进来时忽略的那个立体模型“女士,这边”
22:05:57&#xa0;<守秘人> “早期密斯卡托尼克生活场景的立体模型,描绘了从原始人到早期殖民生活的历史,民俗学和人类学学生共同献上,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好的取材方向”
22:06:00&#xa0;<莉莉莉娅希尔> “十分感谢,十分感谢”莉莉莉娅一把揪下肯耳朵上的烟,然后拉着肯往那边走
22:06:13&#xa0;<肯 · 特纳> “嘿……”肯小声抱怨
22:10:58&#xa0;<守秘人> 正如罗里所说,面前的一系列微缩模型展示了许许多多的民俗场景:从狩猎到用餐,从婚礼到祭祀,让人应接不暇
22:11:13&#xa0;<莉莉莉娅希尔> 莉莉莉娅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模型,同时也寻找着周围,是否有空展柜
22:12:14&#xa0;<守秘人> 你的余光扫到,就在不远处,离展柜不愿的一个地方,有一个空空的展示柜
22:13:15&#xa0;<肯 · 特纳> 肯研究研究博物馆的天花板
22:14:49&#xa0;<莉莉莉娅希尔> 为了打消导游的疑虑,莉莉莉娅努力地认真听着“他们的祭祀的对象是谁?我听说在五月花号来到这里之前,这里是一片没有信仰的土地”
22:14:49&#xa0;<守秘人> 肯假装舒缓脖子的酸痛,扬起了头颅,博物馆的天花板很高,就像是教堂那般,天花板上甚至还有一些简单的壁画装饰
22:16:23&#xa0;<守秘人> “这是民俗学最新的研究课题,但最近的调查遇到了一些瓶颈”罗里用手指了指微缩模型的一个场景
22:16:52&#xa0;<守秘人> 那是一块展现了密斯卡托尼克土著人围绕着火的场景,其中一名巫医姿势奇特,看起来像在进行某种仪式。
22:17:05&#xa0;<守秘人> 模型中的巫医高举右手,左手上放着一个卷宗,同样高举,身体站立,整体呈Y字形,巫医带着面具,你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22:17:28&#xa0;<守秘人> 巫医背后有两个盘腿坐下的小人,双手将一个小型管状物送入嘴中叼住,似乎在演奏这个你们无法认出来的乐器。
22:18:53&#xa0;<守秘人> “早期的祭祀本就没有目的,我们也只能进行种种猜测,人们会在早期祭祀自然的力量、祭祀野兽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这取决于他们的巫医通过致幻剂看到了什么”
22:19:31&#xa0;<守秘人> “但这是一个相互影响的过程,我们能做的也不过是根据壁画、卷宗、考古出土的文物进行推测”
22:19:53&#xa0;<莉莉莉娅希尔> “嗯嗯”莉莉莉娅附和着点点头
22:20:03&#xa0;<守秘人> “宗教学上认为这是一种游戏的方式,换句话说,宗教祭祀和游戏在早期是没有区别的”
22:20:25&#xa0;<肯 · 特纳> 肯绕着圈圈在希尔附近转,四处打量
22:20:40&#xa0;<守秘人> 罗里继续发表着他的长篇大论,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22:21:53&#xa0;<守秘人> 肯借着四处转悠的功夫,来到了那个空空的展示柜旁边
22:22:39&#xa0;<莉莉莉娅希尔> 那莉莉莉娅在旁边聆听并附和着,等待一会他讲到那个空展柜附近
22:22:41&#xa0;<守秘人> 肯一眼就看出,展示柜的锁被破坏了,现在可以看到的仅仅是两张展示卡
22:22:41&#xa0;<肯 · 特纳> 这展示柜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22:22:46&#xa0;<守秘人> 第一张:土著匕首被认为是被巫师用于与灵魂交流的工具。于1867年的密斯卡托尼克河的河畔被发现。
22:22:49&#xa0;<守秘人> 第二张:陈列品由于近期的盗窃而失踪。如果你知道有关失踪物品所在的信息,请联系前台。
22:23:09&#xa0;<肯 · 特纳> 肯稍加思索,决定去找前台聊聊
22:23:39&#xa0;<守秘人> 展示柜本身平平无奇,或许,这玩意你一拳就可以打碎,也许两拳,你心里没把握
22:23:44&#xa0;<肯 · 特纳> .ra锁匠
22:23:44&#xa0;<SCP-682> 特纳的锁匠检定结果是!D100=74/1 嘿,失败了!
22:24:21&#xa0;<守秘人> 至于锁本身,看起来凶手用了一些专业工具,毕竟人力是不可能造成那样的损坏的
22:24:49&#xa0;<守秘人> “女士,您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个展示柜”罗里看你兴致平平,准备打住自己的论述
22:25:40&#xa0;<守秘人> “这里本来存放了一个匕首,但,丢失了,就像上面写的那样”
22:26:16&#xa0;<莉莉莉娅希尔> “诶?”莉莉莉娅看模型看得出神,她在考虑要不要在自己店里整点这样的花哨玩意来吸引小朋友,被这一叫才回过神来
22:27:03&#xa0;<莉莉莉娅希尔> “天,这也太粗鲁了,这把匕首特别值钱么?”
22:27:53&#xa0;<守秘人> “保守考虑的话,学术价值或许很高”罗里扶了一下下巴“经济价值几乎是0”
22:28:33&#xa0;<守秘人> “它不是我们的主打展品,所以我也知道的也没有那么详细”
22:28:51&#xa0;<莉莉莉娅希尔> “会不会是别的博物馆或者收藏夹雇人偷走的”莉莉莉娅仔细阅读着展牌
22:30:00&#xa0;<守秘人> “额,我不敢妄加揣测,这样的事情确有先河,而且小偷似乎就是冲着这件展品来的”罗里摇了摇头“但这是警察的事情,我没有了解过多”
22:31:25&#xa0;<莉莉莉娅希尔> “原来如此,它是做什么用的呢?”
22:34:19&#xa0;<守秘人> “初步猜测是祭祀场景,从锋利度、花纹和保存完整度推测得到的结果是这样的”
22:36:13&#xa0;<莉莉莉娅希尔> “比如说割开祭品的喉咙,让他的鲜血流进容器里,或者挖掉祭品的眼睛和舌头之类的”莉莉莉娅有些不适地咧着嘴询问
22:38:46&#xa0;<守秘人> “您的想象力很丰富,虽然这样的祭祀场景并不罕见”罗里小声笑了笑“可不要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我们拿不准先人会在致幻剂的作用下看到什么,但就像我刚才说的,这只是游戏而已”
22:39:39&#xa0;<守秘人> “很多时候比起血淋淋的三流小说场景,土著们往往采取象征意义的手法”
22:41:06&#xa0;<莉莉莉娅希尔> “即便如此,玩弄人命的游戏可不怎么有趣”莉莉莉娅皱着眉头“如果我想知道关于这个展厅里的这些展品的更多细节,有什么方法么”
22:42:08&#xa0;<守秘人> “如果只是为了取材和满足好奇心的话,您直接询问我就可以了”
22:42:42&#xa0;<守秘人> “如果是学术上的交流,我建议您通过官方途径,比如信件的方式,和教授们取得联系,有些教授很乐于帮你们解答疑惑”
22:46:27&#xa0;<守秘人> 在希尔被罗里科普的头大的时候,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前台
22:46:57&#xa0;<守秘人> 前台抛来了一个职业性的微笑“先生,您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
22:47:59&#xa0;<肯 · 特纳> “嘿,”肯走近前台,双手搭上台面,“之前不是搞丢了个匕首嘛,有人找你说过有什么新消息不?”
22:48:54&#xa0;<守秘人> “额……”前台被肯的直截了当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因为匕首不值钱,所以警方没有进一步的跟进”
22:49:05&#xa0;<肯 · 特纳> “一个都没有?真没有?”
22:49:55&#xa0;<守秘人> “我记不得了,因为这个案件在经济层面,确实不值得重视”
22:50:19&#xa0;<莉莉莉娅希尔> (即刻速成)
22:51:15&#xa0;<肯 · 特纳> “……”肯低声骂了一句,“呃……行吧,那什么,你知不知道之前还有个教授丢了个什么东西?你知道他是谁吗?”
22:52:52&#xa0;<守秘人> “斯坦利 · 大卫教授,那件事情我们全校园都知道”他擦了下额头“先生,您不会是……来找他麻烦的吧?”
22:53:44&#xa0;<肯 · 特纳> “喔不不不,”肯友好地摆摆手,“你就当我是个私家侦探好了,我是来找失物的。你知道怎么联系到他吗?”
22:55:01&#xa0;<守秘人> “教授都有自己的邮箱,也有住址,但我不能告诉您他的私人信息。如果您真的需要的话,您可以去教学楼那边逛一逛,他胖胖的,大胡子,戴着眼镜,右手总是有一个公文包,很显眼的”
22:55:51&#xa0;<肯 · 特纳> “……哦,谢了兄弟。”肯掰着手指头一边念叨着“胖胖的大胡子眼镜”一边转身离开
22:58:42&#xa0;<肯 · 特纳> “我刚去打听了一下,那个教授叫斯坦利 · 大卫,”肯在忘掉之前一股脑倒给希尔,“胖胖的戴眼镜大胡子提个公文包,在教学楼能找到。”
23:00:57&#xa0;<莉莉莉娅希尔> “好吧,我之前也确实读到过相关的事情,比如使用动物皮毛或者象征符号来代替人类进行祭祀,哪怕是祭祀的器物也都是在用旧之后才会被用作祭祀,在生产力不足的古代这是一种廉价的妥协方法”莉莉莉娅附和着点点头
23:02:25&#xa0;<守秘人> 肯和希尔迈步走出了博物馆,而在不远处,郁闷的博金伴着亚当也离开了图书馆
23:02:42&#xa0;<守秘人> 你们的调查很顺利,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23:03:11&#xa0;<守秘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周末你们就能彻底和锤子的威胁告别了
23:03:54&#xa0;<守秘人> 但天空中回荡起了鸣,你们四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碜,而你们只觉得,这是秋风使然
23:03:59&#xa0;<守秘人> ——SAVE——

失落的缴款【01】 · 斥责,学术和前台咨询

https://blog.dominoh.com/f20ed9e0.html

作者

多米诺

发布于

2022-04-01

更新于

2022-07-27

许可协议

评论